被总裁捡回家后,成了他的白月光最新章节,严娇,骆天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被总裁捡回家后,成了他的白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芽会发芽

简介:在要被扔到老男人床上的时候,她扯住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裤腿脚,“求求你,救救我。”阴影中的男人声音暗沉,语调冷漠,“凭什么?除非你把自己抵给我。”从此这个男人带她踹渣男,打绿茶,撕开后母面具,顺便再认个亲生父亲。还有,生个萌娃出来玩。骆总裁把严思抵在墙上,贴近她的耳根吹了口气,“乖,一个不够,我们再生一个。”严思刚想反对,声音就被吞进了嘴里,只能乖生生地被骆总裁拦腰抱进了房里。

角色:严娇,骆天闻

被总裁捡回家后,成了他的白月光

《被总裁捡回家后,成了他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严思闭眼前的最后一秒,看见了严娇,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捣的鬼。

“给她喝了多少药?不会不管用吧。”

一个猥琐的男人声音响起,“严小姐,放心吧,彪形大汉也禁不住这个量,您就等着瞧好戏吧。”

严娇哼了一声,“谁让她和我抢乔哥哥,不自量力。对了,房间里安摄像头了吗?”

“安了安了,一切都办妥了,张老板根本不在意被拍照片,只要有美人在床上等着就行。”

严娇斜瞪他一眼,“那个张老板长得肥头大脑的,看着就恶心。不过,呵呵,和这个小贱人正配。”

男人讪笑着配合她,明目张胆地朝床上的严思打量,心想,这么条顺盘正、皮肤柔嫩的美人,谁都想得到啊。

严娇嫉妒地看着严思,咬牙切齿地说,“看你还能干净多久!等到你上了那个肥猪的床,乔哥哥肯定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了。喂,给我看好了她。”说完就蹬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走了。

“您放心,严小姐。”男人虚情假意地回了一声。

严思浑身瘫软,但是意识却是清醒的,把他们两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严娇,她的妹妹,虽说两人从小就不和,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用这么阴的招来害自己。

还有她张口闭口的乔哥哥—乔白,是自己的男朋友,明明是严娇非要死缠烂打地缠着他,一到了她嘴里自己反倒是恶人了。

但是,被下了迷药的她,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连手指都动不了。

严思不甘,自己才22岁,怎么能被送到恶心老男人的床上,被人欺负?不行,她要自救。

猥琐男人哼着歌,大口大口地喝着瓶子里的啤酒。

严思知道就是他趁着撞自己的机会,把药下到杯子里的。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严娇的诡计。

她还奇怪呢,两个人的关系向来不好,好好地严娇怎么要请自己去酒吧喝酒?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趁着男人出去上厕所的机会,严思拼尽全力爬出了门。

她倚着墙蹲了下来,趁机打量起周围来,这么多车,她应该是跑到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里的灯很暗,喉咙里又干又痒,严思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触目所及的车都是黑乎乎的。

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多呆,那个男人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出来找她的。

严思困的像几天没睡觉一样,拼尽全力扶着墙壁往里面走,她相信一定会有人救她的。

与此同时,严娇听到了男人的汇报,脸上一片阴霾,器官都变形了。

“跑了!怎么会跑了?你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给她下药了吗?”精致漂亮的她此时却像个魔女。

男人畏畏缩缩地解释,“我,我就是出去上个厕所,几分钟的时间,我以为不会出事的,所以就没有锁门。谁知道那个贱女人竟然醒了,还自己跑了出去。”

“行了行了,”严娇不耐烦地打断他,猩红的嘴唇咬着指甲,“去给我找,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出来。被下了药,我就不信她能跑多远!快去!。”

男人应了一声,咬着牙跑出去了。

不行,严娇心想,张老板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她也得去找。

严思一步一步艰难地朝前面走,她在找一辆亮着灯的车,她好像已经听到了严娇他们找过来的声音,不行,绝对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严思看见了一辆黑车,车里的灯虽然微弱,但还是照出了车里的人影。

严思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朝那里走过去,只要她好好拜托,车里的人肯定会救她的。

“总裁,A国那边的合约出了点问题,对方想往上加价。不过,王经理已经过去了。”周天颤颤巍巍地站在车外面,朝车里的骆天闻汇报。

骆天闻轻轻地哦了一声,周天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

骆天闻看见了,朝周天偏了偏头,冷漠的声音响起,“我很吓人?”

周天赶忙摇头,像个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您一点也不吓人。”说后面那句话时,腿开始抖了不停。

世人谁不知道,骆氏集团骆天闻冷漠无双,但凡他出现的地方,就会变成冰窖场。

但是,给周天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话在骆天闻面前说出来。

骆天闻刚想训周天一顿,突然一只白白嫩嫩的手抓住了他的裤腿脚。

骆天闻啧了一声,皱着眉头朝那里看过去,严思就这样映入了他的眼帘。

骆天闻短暂地呆愣了一下,又恢复了那副冷冷的样子。

周天眨了眨眼,怀疑自己刚才是看错眼了。不对不对,这不是他现在应该关注的问题。

竟然,竟然有人抓了骆天闻的裤腿,这人是不想活了吧?

上次有个员工不小心把水洒在了骆天闻的衣服上,猜猜他们的骆总裁怎么做的,不仅当场把衣服扔进了垃圾桶,还把那个员工给辞了。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胆大包天,敢用手去拉骆天闻的裤腿!

周天上前,“这位小姐,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那是我们总裁的裤腿,赶紧放开!”

严思迷蒙地看着车后座的男人,她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仅仅从手里拉住的裤腿脚,就能感觉到他精健的小腿,身材肯定不错。

不对不对,严思摇摇头,现在该想的不是这个!

“救……救救我。”严思恳求地看着那片黑影。

周天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额头上冷汗直下,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胆大,竟然还没有放开!

“骆总……”周天悄悄地咽了咽口水。

骆?是那个骆氏集团的骆吗?

不管了,管他是骆总还是天王老爷,只要能救她,就是她爷爷。

“骆总,救我。”严思可怜巴巴地盯着那片黑影。

呵,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呵,“学的倒是挺快。”

“严思,你怎么跑到了这里!”

严思朝后看过去,果然是严娇,还有那个猥琐的男人。

严思陡然害怕起来,死死地攥着那片裤脚,小鹿般的眼睛含着泪,可怜巴巴地盯着骆天闻,“求你了,救救我,我不能落在他们手里。求你,求你。”

                           

原创文章,作者:月芽会发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8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