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给死对头,被摄政王宠翻了(韩子夜,沐颜悦)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嫁给死对头,被摄政王宠翻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去冰少甜的羊

简介:上一世,沐府无端背上叛国罪名,举家被抄,父亲冤死,母亲自缢,沐颜悦被未婚夫囚禁一年,伺机逃亡途中却被堂姐所杀。濒死时才知,正是她勾结外人,陷害沐府,才让大姐死在冷宫,二姐死在战场。重生后,她誓要查出陷害沐府的幕后黑手,扭转沐府灭门惨剧。而与各方势力交火中,灭门仇人摄政王却屡屡出手救她于囹圄,不知何时,他在沐颜悦心里早已是特别的存在…这一切,是阴谋还是真心?这一世人间种种,究竟孰真孰假?

角色:韩子夜,沐颜悦

重生嫁给死对头,被摄政王宠翻了

《重生嫁给死对头,被摄政王宠翻了》免费阅读

这个冬天仿佛过了很久都还没结束,已是深夜,地上雪还未化,厚厚堆着,显得有些凉。四周很安静,天很黑,隐约仍能看出来,天空又开始下雪了,除了打更人在巡夜,路上已鲜有人踪迹,路上的店铺也早已关门。

一队拿着兵器的侍卫列队匆匆从城门往外疾走,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队伍最前面的马上是一个身披红色斗篷的女子。

通往城外山道的树林,风呼啸的声音像鬼狐狼嚎般传来,有几颗连着的树中间,隐约能见到一个女子抱着黑色行囊躲在中间,就算脸上有些许污垢,仍能从惴惴不安却仍是清亮的鹿眼和小巧精致的脸上看出,女子样貌十分出众。

沐颜悦穿着一身小厮服,头发盘起来,若非是细看,只会以为是身材瘦弱的男子。

逃出来时,被箭射中的肩膀一直还在渗着血,这个时候,她只希望搜寻的人早点离去。

可惜,天不随人愿,她没有逃出来的好运气。

“都仔细找,她肩膀受伤了,肯定跑不远。\”隐隐约约传来女子急切的声音。

沐颜悦认出来这个声音是沐之鱼,她都已经不争不抢了,为何她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好歹他们是堂姐妹,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实在想不通。

“夫人,这片雪上有血迹,料想她应该就在附近走不远。\”

“各位,谁找到沐颜悦谁赏金百两!\”为了尽快解决掉沐颜悦,沐之鱼发布悬赏。

沐颜悦秉住呼吸,生怕露出动静让他们发现,可惜搜寻队伍多,她又受伤了,虽有树枝遮挡,但仍被找到了。

“在这!\”随着搜寻的声音跟火把亮光越来越来越近,有侍卫沿着血迹找到她,几个侍卫随即按住她,不让她逃脱。

“沐颜悦,我等今天已经等好久了,你终于被我踩在脚下。\”沐之鱼急匆匆走过来,看到确实是她,说话声音掩盖不住得意。

沐颜悦抬头看着女子,问:“死之前,我想问,沐之鱼,你是我堂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在我们家住了十几年,我只想问为什么?仅仅是为了齐偲明?\”

“哈哈,你都说了,我在你们家住了十几年,寄人篱下,这种滋味你怎能懂”沐之鱼仰头一笑,随即冷笑看着她,道:“沐颜悦,这些年,我在你家,从没开心过,我永远要对你们三姐妹陪笑,你们的每次施舍,对我都是侮辱。\”

“寄人篱下?”肩膀的伤痛让沐颜悦吸了口气“这些年,父亲和母亲对你怎么样,我们对你如何,你心里清楚。\”

“沐颜悦,你别想拖延时间了,你在等你的三木来救你呀。”沐之鱼得意一笑,说道:“她已经死了,就在刚刚,现在没人能救你,这一年,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吧,你死之前,我就让你死得明白。\”

说罢,沐之鱼蹲下来,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你的大姐沐颜语,今年初春的时候,已经死在冷宫了,过了好久才被人发现。\”

“你二姐沐颜竹,她失踪那么久,你猜想她去哪里了,原来是去从军了,这个病秧子,可真大胆,不过两个月前也死在战场,你们一家人,现在只剩下你一个!\”

“我不信!我不信!”沐颜悦绝望的扑向沐之鱼,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掐住她的脖子。

她好恨,恨到牙都在打颤,恨到忘了肩膀伤口的血一直在流,沐颜悦已经顾不上了,她死死的尽自己最大力气的掐着沐之鱼的脖子。

她不明白,他们家一世忠良,怎么落到这个下场,父亲被陷害叛国,母亲自尽,全家流放,她被囚禁一整年,而现在她得知,整个家只剩下她一个,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无法为家里报血海深仇,她好恨,她的恨意带动着双手的力气。

一时间,沐之鱼无法挣脱。

不过也只是一时间无法挣脱而已,瞬间,侍卫冰冷的长剑无情的刺穿她的身体,她渐渐没了力气。

沐颜悦眼睁睁的看着沐之鱼挣开她,把她推到地上,她好冷,又好痛,她看着天空,雪还在下,这个冬天太冷了,她好累,她撑不下来了,眼前渐渐迷糊,仿佛看到她的父亲,母亲,还有两个姐姐,他们来接她了。

“跟大人说,沐颜悦妄图逃脱,还劫持夫人,已被就地正法。\”

沐颜悦意识已经很迷糊了,她感觉自己慢慢的飘起来,原来是自己的魂。

她看着地上自己的身体,被两个侍卫拖到一片空地,沐之鱼从旁边侍卫手上拿过火把,随手丢到她身上,熊熊火光瞬间亮起来。

她的意识却还在,恍恍惚惚的一直飘,飘过好多地方,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她有时记得自己是谁,有时候又不太记得。

后来,她在一个地方停留了好久,她只记得是一个书房,她每天飘在书房的横梁上,并不能动,只知道,书房的主人是一个男的,她看不到他的长相,只知道背影很挺拔。

书房的主人每天都好忙,大部分时间都会在书房呆着,很多时候就直接在书房休息了,偶尔有人过来书房找他,说话的声音她也听不清楚。

还有,书房的主人好像很喜欢吃桂花糕,书房经常会摆着一盘桂花糕,但是却从不见他吃,沐颜悦觉得好浪费,这可是桂花糕,她的最爱。

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了,春去秋来,冬至夏往,她好像呆了好久好久,最开始的几年,她试过从这个书房出去,可是她想往下飘,总有一股力量拖着不让她走,再后来她就放弃了。

又过去了不知多久,她觉得她好像越来越轻,魂魄变得更透明,她感觉自己可能就要消失了。

这一天,可能是沐休,书房主人一早上就来了,来的时候,书房门并没有关,她突然想尝试着飘下来,发现再也没有任何阻力,顺利的一直飘往书房门口,在她刚好飘到门口的时候,书房主人抬起了头,她终于看到了书房的主人。

她震惊了。

居然是韩子夜,摄政王韩子夜。

也是她的仇人,韩子夜。

她一刻也不曾忘记韩子夜,她记得年轻时候的他,身姿挺拔,俊逸至极,但脸上永远都没有表情,甚至多数时候眉宇间都透着不耐,不过就算是话极少,不苟言笑,仍有很多京城闺秀倾情与他。

她更记得那年在沐府门口的他,穿着绛红色长袍,腰间别着长剑,眉头紧锁,一脸杀气。

现在的韩子夜比之前看起来苍老了好多,甚至有了白发。

不过她不会记错,她被关起来的那一年,她无数次想到沐府门口那个场景。

她永远不能忘了那一天,她去街上买完桂花糕,回来的时候,整个沐府全是韩子夜的第七军,围得水泄不通,韩子夜就在门口站着。

她想冲过去,机警的三木捂住她的嘴拉她离开,她才因此躲过一劫,却也成了通缉犯,她东躲西藏了一阵子后,便找到当时的未婚夫婿齐偲明,他是大理寺少卿,一定能帮她洗刷沐府的冤屈。却被齐偲明关在后院一年多。

后来,她偷听到齐偲明与幕僚的谈话,才知道,因为韩子夜告发父亲通敌卖国,跟邻国滋兰王书信来往数年,将本国军事机密都告知对方,被韩王下令抄家,父亲死在狱中,母亲不堪自尽。

兜兜转转,她居然寄居在敌人府里,这些年。

可现在的她没有报仇的能力了,她好狠。

突然,她的意识不由自主的吸出门外,咻的一声,她再无意识。

                           

原创文章,作者:去冰少甜的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7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