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润的核桃《镇妖谣》小说最新章节,萧翊,小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镇妖谣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圆润的核桃

简介:小镇少年,机缘巧合下加入镇妖司,镇妖、驱邪,行侠仗义,少年从一系列事情中慢慢成长起来成为一代豪侠,受人尊崇

角色:萧翊,小茹

镇妖谣

《镇妖谣》第1章 蒙山下蒙山镇免费阅读

“阿翊哥”

平日里一副清冷至极的齐家小姐仿佛换了性子一般,竟然主动朝着自己萧翊投怀送抱起来!

萧翊眉头微挑,瞧着俏脸微微泛红的略带羞涩的齐家小姐,用力搓了搓手掌,又将手掌在腰后衣服用力搓了搓。

“那个…齐…齐,哎哎哎!”。

萧翊只觉得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顿时平日里那难能可见的齐小姐立即消失不见,萧翊惊醒,睁眼便是姑姑那张带着怒意的脸庞,顿时吓得萧翊向后一缩,只听到一声闷响,萧翊都忘了其身后的一堵墙,这一撞,萧翊只觉得脑袋里一阵七荤八素的疼,其抱着脑袋直咧嘴,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

姑姑将扫帚立在床上,右脚立在地上,左脚抬起踩在床沿上,将脸凑的更近了一些

“臭小子,这下算是清醒了?还齐小姐,你也不瞧瞧怎么什么寒酸身份,齐小姐哪是你能惦记的?”。

言罢,姑姑还觉不过瘾,指了指窗外日头

“瞅瞅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日上三竿,夜里发梦,那叫做梦,这会做梦那叫白日做梦,真是癞蛤蟆吞了熊心豹子胆,胆肥到没边,敢吃大鹅肉了”。

萧翊抱着脑袋起身,一双丹凤眼眸幽怨的看了一眼婶婶,萧翊姑姑在这蒙山镇里出了名的泼辣性子,平日里不论是镇东的黄寡妇,还是镇西伶牙俐齿著称的媒婆鲁大娘在吵架拌嘴这方面从来没有在姑姑面前讨过半分便宜,哪次不是来势汹汹,去时垂头丧气模样,萧翊自知自己那点拌嘴本事在姑姑里连其小脚趾都不如,索性闭上嘴巴乖乖受着。

“有发白日梦的功夫,不如早些起来,真是随了你那死鬼老爹了,懒到骨子里了,平日懒也就罢了,还学什么别人修仙,修仙,修你娘个腿的,修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留下你这么个拖油瓶蹭老娘吃喝,还不赶紧起来,去客栈打扫,老娘就指着这客栈早日赚够银钱,把镇北王家那丫头早日取进门呢,那丫头勤快持家,不像你这般懒骨头一个,除了吃,什么都不会”。

“咕咕”

萧翊肚子倒也配合及时叫了起来,萧翊低头看了一眼肚子,又抬头眯着眼,咧开嘴

“姑姑,你怎么知道它饿了”。

姑姑扬起手中欲打,扫帚在空中停了片刻,最后又被婶婶收回,但又气不过用力拍了一下床沿用力瞪了一眼萧翊

“还不快滚起来,粥在锅里,馍在纱罩下”。

萧翊如蒙大赦,立即从床上跳起,外衣都来不及穿上,一溜烟跑下床,半踩着鞋子,小跑几步,丢了一只鞋,怯生生抬眼看了一眼姑姑,见姑姑没有说话忙弯腰捡起鞋子顾不得穿一路一溜烟跑了出去。

姑姑瞪了一眼萧翊背影,叹息一声

“真是要了命了,和那臭小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说到这里,姑姑眉头皱起,闪过一丝担忧,眉眼中透着一丝伤感

“雨州,臭儿子都这么大了,你泉下有知该欣慰些了吧”。

厨房里,萧翊也不拿碗,提起铁勺就从锅里舀起粥往嘴里灌,虽是被烫的低吼几声,但其仍旧舍不得将口中那烫嘴的粥吐了,硬是忍着滚烫咽了下去。

“哥,娘不让直接从锅里喝粥”

小姑娘立在萧翊身后,伸手拽了拽萧翊衣角。

萧翊回头瞧了一眼小自己半头的小姑娘,姑姑亲女儿小茹,婶婶年轻的事,萧翊知之甚少,爹爹在时也不曾提过姑姑多余的事,只知道姑姑很早便嫁给了一个听闻是很有钱之人,过了几年带着女儿独自回来,至于夫家之事,姑姑只字不提,女儿随了自己姓,姓萧,单名一个茹字,萧翊父亲不见后,姑姑便带着两小只离开了故乡来到蒙山镇定居,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客栈维持生计,萧翊对外也是叫姑姑一声娘亲,没有外人时才叫婶婶。

初来蒙山镇时,孤儿寡母,没少受外人欺负,好在姑姑自小与父亲一起学了一些拳脚功法,几次将闹事之人打的人仰马翻之后,再没有人敢来生事,平日里也只有那些镇上嘴上掐架本事厉害的妇人来与婶婶拌上几句嘴,每每遇到这种情况,萧茹想要上前劝解时,总会被萧翊一把拉住,勾着其脖子,二人坐在阶梯上磕着平日里萧翊总会装上一布囊的炒瓜子在一旁看戏,萧翊从不担心,姑姑会在吵架拌嘴的事上失手。

瞧着眉宇与姑姑颇为相似的小妮子,萧翊转身一脸宠溺的摸着小丫头脑门

“小茹,你不懂,这饭呢还是锅里的香,从锅里吃那才叫过瘾,不然怎么会有句话叫做,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这不就是说,这碗里的不如锅里的香嘛”。

小丫头,翻了翻白眼,婶婶虽是平日里严厉,但对这两小只却是极好,平日里就算是自己再忙,也会将这两小只送到镇上私塾读书识字,只是哥哥不喜欢那个性古板的老先生,总是将老先生所教的故意曲解,老先生总是被萧翊气的吹胡子瞪眼,提着戒尺要打萧翊,但萧翊行动却是如同灵猿一般灵活,在屋中上蹿下跳,每每老先生被累的半死气喘吁吁连开口责骂萧翊都做不到时,萧翊才会笑呵呵走到老先生面前坐下讨上两板子的打,原本老先生本就是古稀年纪,被这般折腾之后,打板子时总是瞧着声势骇人,实则打在手上不疼不痒,虽是这样,但这老先生却是极其看重萧翊,总是说这萧翊天资聪敏,只是性子太过顽劣,每每说到此处,老先生总是忍不住摇头叹息“孺子不可教也”。

“哥,若是先生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顿板子”。

萧翊闻言,皱了皱鼻头

“那老头,虽然满腹经纶,但那是读书读多了读傻了,不懂变通,人嘛总要懂得灵活变通,活学活用才是上上的道理,小茹,你是听你哥的还是听先生的”。

小丫头顿了半晌,抬头冲着哥哥洋溢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自然是听哥哥的”。

萧翊满意微笑,伸手轻戳小丫头光洁脑门

“这才是哥哥的好小茹,昨日我打赌赢了那邻街宋家那二胖一枚铜钱,等会哥给你去买糖葫芦吃”。

小丫头闻言大喜,伸手抱着萧翊伸臂,小脸贴在哥哥肩上,用力挤着哥哥肩膀,原本婴儿肥的小脸更是被挤得肉嘟嘟模样,霎时可爱

“哥最好了”。

萧翊宠溺一笑,伸手捏了捏小丫头脸蛋,作为哥哥萧翊做的也是极好,萧翊深知姑姑赚钱不易,还要资助二人读书,平日里也没有闲钱给两小只买些零食,所以萧翊时常会坑蒙拐骗一些邻家小孩的铜板给妹妹买她最爱吃的糖葫芦打牙祭,小丫头每每总是想要先让萧翊咬一口时,萧翊总会故作一脸嫌弃,说其不爱甜食,只是萧茹不知道,自小萧翊最爱的便是这晶莹剔透的糖葫芦,萧翊父亲在时,萧翊总会缠着父亲要吃糖葫芦,而且每次都是两串才过瘾,小丫头也从未发现,每每自己咬下那裹着糖汁的山楂时,萧翊那不自觉吞咽口水的样子。

“有人吗,我要住店”

大堂中一道洪亮的身影传来,萧翊急忙拾起一旁毛巾,换了一副笑容,走出厨房,微微弓腰

“自然是有的,这位爷,您是要住几日”。

萧翊趁机打量一番来人,来人一袭灰色衣衫,四十岁模样中年男子,满脸胡茬,风尘仆仆模样,腰间挂着一枚老旧葫芦,眼角略微带着一丝微醺之意。

                           

原创文章,作者:圆润的核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