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瓜路上有你我《重生之后全武林都在哀悼我》小说最新章节,陆薇,冰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后全武林都在哀悼我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追瓜路上有你我

简介:我以为他们是来给我默哀的,其实他们是过来挖我的坟:)江湖上人称毒圣的陆薇死在了三年前武林人士乱刀之下,三年后人们听说了她的墓穴之中有毒经宝典便一拥而上想要夺走,却在开棺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具白骨。与此同时,江湖上再度出现了陆薇的独门毒药,接连几个人家出事,江湖上一片人心惶惶……陆薇死在三年前,活在三年后,本来打算这辈子还是自在逍遥,结果被人拐带之后才发现从复活那一刻起,她就没法子继续逍遥。

角色:陆薇,冰冰

重生之后全武林都在哀悼我

《重生之后全武林都在哀悼我》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陆薇怎么样也没想到,在自己死了三年之后,有朝一日竟然会掀开棺材板,从泥土地下爬出来。

要是有路过的人必定会以为她是什么魑魅魍魉,或者是什么妖物,但陆薇自己知道,自己不但不是什么妖物,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这就奇了怪了,当年她被人乱刀砍死之后就扔进了乱葬岗,不知道是谁把她给埋起来还竖了一个简单潦草的墓碑,上面还写着自己死的日期。

写的日期是三年前。

她居然在这个简陋的墓里面躺了整整三年。

她当年想着,就凭借自己毒圣的身份,以后死了怎么说也得葬个什么高规格的地宫里面,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一推棺材板,就能从泥地里面翻出来的墓。

这委实是配不上她这么一个身份。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知道是谁给她弄了这么一个棺材让她有个安生之所,不至于让她真的曝尸荒野。

什么时候找到这个人的话,她得多多感谢这人。

陆薇坐在自己坟头上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看见自己坟头上还有人过来供奉着什么东西。

借着月色一看,这供奉的还是新鲜果子饼子。

虽然饼子已经凉了,但是一口咬下去里面的肉馅却没有因为凉了而让人觉得油腻。

她坐在自己的坟头上先吃了小半个饼,把剩下的东西都揣进自己这身有些老旧的衣裳上后,这才有了点力气,能支撑自己往一处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上走过去。

在棺材板里面躺了三年,身上的骨头个个都在叫着自己疼。陆薇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打量这外头时过境迁的风景。

不过风景依旧是那样的风景,说时过境迁也只是她自己的心态而已。

重生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连以前拜师学艺的时候,师祖都说这事是妄谈。

结果这件事实打实的落在了自己身上。

也不知道自己再度出现在江湖上,这江湖上的人会不会觉得害怕。

一想到当年杀她的人会露出怎样的表情,陆薇就觉得自己心头大好,连走路都有了精神。

羊肠小道确实是往外面走的路,过了一片小树林之后,陆薇看见了不远处有一个市集。

虽说现在已经是深夜,但是市集上打更人传来打五更的声音,她站在这小山坡上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从小山坡走回去也要一段时间,陆薇走一条小溪的时候打算洗个脸,等着天明进这集市去,在低头的一瞬间将自己给吓了一跳。

怀里揣着的果子落在水里,将她倒在水里的影子给砸的支离破碎,溅起来的溪水落在她的脸上,冰冰凉凉的触感将她神思都给找了回来。

她再度看向溪水里面,里面的脸不是她看习惯了的那张容貌,而是她还没拜入毒宗,十六七岁的脸。

她十八岁入毒宗,二十岁扬名,二十五岁死在乱刀之下。

如今又活过来,却是一张十六七岁的脸。

这老天爷……是个什么意思?是要她再度扬名,还是让她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

陆薇想,隐姓埋名是不可能隐姓埋名的,要是她要隐姓埋名,当初也就不会在二十岁就让满天下的人知道她名字,就更不可能二十五岁就死在乱刀之下。

与其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活一场。

大不了就是再被乱刀砍死嘛。

陆薇把水里的果子给捞起来,笑眯眯的啃了一口。

一个月后,市集上有两个汉子正在大声争论到底谁家最厉害。

“我家宗主最厉害,一人能灭魔教全众!”

“你可别吹嘘了,当年要不是毒圣陆薇给魔教诸人下毒,你们家宗主能动手?现在趁着陆薇死三年,你们就将这个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实在是不要脸!”

“可当年那魔头是我家宗主擒获的!他可没有中陆薇的三更软骨散!”

“是啊是啊,他是没中三更软骨散,可是他被陆薇下了耗费内力的药,让你家宗主占了便宜。”

“你!”

“我什么我,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这汉子满脸的横肉,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肉都在抖,“你们借陆薇的手将整个魔教铲除,在她死了之后不但不心怀感恩,还将她所有的功劳都横刀夺取。你们天下盟的人,真是有够厚颜无耻的!”

天下盟的汉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两三句话没说对就举起来拳头,打算以力服人。

不知道从哪儿飘来一根羽毛,轻飘飘的撞在了天下盟高高举起的手上,却让他龇牙咧嘴的捂着手叫疼。

正蹲在一边看热闹的陆薇神色一凛:好功夫。

能在轻飘飘的羽毛里面注入内力,将它变成伤人的东西,只怕这人是个内家高手。

“什么人!”天下盟的汉子将四周围观的人群全都扫过一趟,没有在围观的人群里面看见有什么不寻常的人。

“就这样的人,天下盟也收?只怕是以后要被笑掉大牙。”

说这话的人不知道身在何处,却能让在场诸人将他的声音听得清楚,陆薇心里有些惊讶。

能有这样内力千里传音的人,她死之前只知道云游寺的了明和尚可以。

但这个声音很明显不是了明和尚,他要是还活着,应该是个没头发的老秃驴,而不是这样一个青年的声音。

果然三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其中也不知道冒出来多少的天才高手。

陆薇咬着吃完的糖葫芦串饶有兴致的看着戏,不提防背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吓得她立马起身,袖子微微一抖,一颗药丸就夹在了手指中央。

好在她转头时候眼睛比手快,看清楚拍肩膀叫她的人,是收留她做活的掌柜。

“六娘,快进来抓一副药。”这掌柜也被陆薇猛然起身的举动给惊了一惊,她嘴里咬着的糖葫芦签也险些就戳到掌柜脸上。

“你啊你啊,又把六娘给吓到了。”掌柜老婆忙着收钱,头也不抬的骂了他一句,又招呼陆薇:“六娘快来,你手脚麻利,我去后头收拾晒着的药篮子。”

她手脚可不麻利么,不过要是让人知道当年名震一时的毒圣,如今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药铺里面做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个什么感受。

外面的争论还在继续,那一句讥讽让围观的不少人都露出了讽笑:早就对天下盟的人看不惯了,如今有人来骂一骂他们,自然都是乐见其成。

“天下盟好歹也是天下第一大帮,你这样说的话,岂不是让天下盟日后都不要出门了。”

又有个千里传音的声音响起,这次的声音明显是个中年人,只不过这种声音听起来有些油腻猥琐,一点也不像是什么名门正派的人。

“在下万寿山庄竹不停,不知二位前辈是何方神圣?”人群里面转出来一个佩剑的年轻人,初时说起来名头倒也没什么,忽然有人高声喊出来:

“竹不停,是一个月前在琅琊山大会上击败江浪涌的竹不停么!”

“正是不才,当时琅琊山大会上也是险胜江师兄。”竹不停抱手谦虚。

“哼,赢了就是赢了,什么险胜不险胜的。”有个老头子在人群里头冷哼,“你们这群晚辈小子,总是要拿腔拿调。”

人群忽然议论起来月前在琅琊山上所观的那一战。

有人夸他的,也有人说他不过是险胜的,更有人觉得琅琊山一战都是噱头。

摆明就是万寿山庄要给竹不停做戏捧他,连万寿山庄的师兄都败在这个小子手上。

竹不停面色不改,全然当这议论如耳旁风:“今日来此,诸位也都是为了祭拜毒圣陆薇,何必争一时口舌长短。他日若是有缘分,再切磋比较,争个胜负难道不可?”

祭拜毒圣陆薇?

正在给药的陆薇手一抖,差点就把手里正在包的这包药给扔出去。

当年这群人——还有些没过来的人,个个心里都恨她恨的要死,她死了指不定都高兴成什么样,怎么三年不见转头过来祭拜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装什么好心啊这是。

果然那中年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说好听一些是祭拜,说不好听一些……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谁不是想要挖了陆薇的坟,将她手里的毒经宝典给找出来?”

竹不停的脸色一变,这周围的人群脸色也都齐刷刷的一变,连店里面的陆薇脸色一骤然一变。

毒经宝典是毒门里面的秘籍,虽说是毒经,但是上面却记载了各式各样的武林绝学。

只不过这东西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她师傅给一把火烧了,他们又是从哪儿知道毒经宝典的?更别说她死的这样凄惨,连坟都简陋的不行,埋个宝典在里面三年,他们做梦呢这东西还在?

那声音还在继续说:“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杀了陆薇之后,尸体就被你们扔去了乱葬岗,也不知道是被谁收的尸。你们又打着旗号,灭了毒宗,却没找到宝典。如今一听风鹤居说毒经宝典和陆薇埋在一起,就全都一拥而上,实在是可笑的很!”

“你既然觉得可笑,那又为什么会出现?”问话的人是先前说竹不停拿腔拿调的老者,那声音桀桀笑起来,转眼他们就看见一只白鸦从他们头上飞过。

白鸦落在不远处的高楼顶上,有个个子矮小的男人正一脸邪笑的看着他们。有人认得这矮个子男人,脸色剧变:“是白鸦,是白鸦!白鸦没有灭绝,白鸦没有灭绝!”

陆薇好奇的站出去,这人群已经开始骚动起来。

“白鸦不是被天下盟给铲除了么!”

“当年天下盟的盟主不是杀了这魔教的头子吗!”

“白鸦余孽,速速下来赴死!”

“别这么激动嘛,”那矮个子的男人说,“你们怎么就确定,当年天下盟的盟主真的将我白鸦一举覆灭?”

                           

原创文章,作者:追瓜路上有你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