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初雪《病娇暴君在我面前总是奶凶奶凶的》小说最新章节,林羡鱼,洪公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病娇暴君在我面前总是奶凶奶凶的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十六年初雪

简介:【沙雕爆笑甜甜甜】当朝暴君喜怒无常,嗜杀成性,可在林羡鱼眼中。“疼。”男人白皙的脸颊泛着红晕,潋滟的桃花眼浸着水痕,奶凶奶凶的盯着她“轻点”林羡鱼看着男人破了点皮的小划伤,这个病娇暴君是不是发错货了?暴君看着不理他的某女“皇后,不理朕,朕要罚你工作加倍。”“皇后还有工作?”“有,取悦朕,顺便给朕添个十几个公主皇子。” “现在一个还没有,看来朕要好好努力了!” 林羡鱼“……”救命!

角色:林羡鱼,洪公公

病娇暴君在我面前总是奶凶奶凶的

《病娇暴君在我面前总是奶凶奶凶的》第1章 最后一片花瓣决定你的生死免费阅读

“你们在看什么?”

刚穿越的林羡鱼还没搞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就被眼前的围成圈的人群吸引。

什么事都没有看热闹重要!

“你还不知道?”

“冷宫那位弃后,她受不了冷落,逃跑了!”

“现在正在派人抓她呢。”

感情我这是穿到古代了?

“这么好的事,她还逃,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林羡鱼酸道。

“福?一辈子得不到皇上的恩宠,只能老死在冷宫。这哪里是福了?”

接受到小宫女无语的视线,林羡鱼露出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微笑。

一看就是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无知少女。

要知道,妃嫔这职业唯一的工作就是伺候皇上。

可是她是冷宫弃后,这代表着这唯一的工作都不用去做。

这么神仙的差事哪里去找?

这简直是为了励志躺平咸鱼的她量身打造的职业啊!

林羡鱼只恨自己为什么不穿越到这弃后的身上。

“这次弃后出逃,皇上震怒,她怕是难逃一死咯。”

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穿的挺好的。

弃后什么的,她命数轻,消受不起。

她正要和小宫女套套近乎,却见小宫女在仔细打量着她。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紧接着她眼睛一亮,一只小手紧紧的抓住林羡鱼,大声呼喊:“将军,我抓到皇后了!我抓到皇后了!”

林羡鱼:“……”你抓到就抓到拉着我干什么?

林羡鱼:“???”为什么都看着我?

林羡鱼:“!!!”等一下!

视线落到紧紧将她抓住的那只小手上。

她抓着我!

大脑瞬间被七个血淋淋的大字占领——

我!

弃后!

难逃一死!

看热闹看到最后,发现是自家房子塌了的林羡鱼:“……”

她一脸呆滞的被押走。

直到被粗暴的推着跪倒在地,她才回神。

微微抬头,一道绝世无双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斜躺在宫殿正中央的楠木椅上,一只如玉般的手撑着额,任凭一头青丝散落,眉目做山河,齿编贝,唇激朱。

一身墨色更是和从他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孤傲乖戾相得益彰。

就好似雪山之巅的孤狼,危险,桀骜,不羁。

不愧是在众人口中,嗜杀成性,能治小儿夜啼的残暴君主。

林羡鱼只看了一眼便认清了现实。

想她没穿越之前也就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累死在病床边的二十三世纪外科圣手。

怎么想也不可能是眼前这位爷那求得一线生机。

所以她明智的选择跳过努力求生过程,直接躺平等死。

“杀。”

刚放稳心态,头顶便传来这么一个字。

低沉的嗓音不带任何情感,就好似在谈论今天天气一样随便,但如同附骨之疽般的阴森却怎么也不能忽视。

林羡鱼还挺淡定的,走马灯的想着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顺便还抽空想了一下待会儿能不能让自己死的美美的。

可等了许久,也不见屠刀落下。

她好奇抬头。

那暴君不知从哪取来一朵彼岸花,如玉般的手指捻起一片花瓣,摘下丢开。

“不杀。”

摘了几片,他好似厌烦了,一双清冷却满是暴戾的眼睨着她:“你来。”

林羡鱼:“……”好家伙,我的命现在就寄托在这一朵花上?

她爬了起来,不为别的,单纯是跪久了膝盖疼。

走到暴君面前。

靠的近了,她才发现暴君的皮肤是真的好,除了有一些病态的苍白,可这份苍白又跟他身上的阴郁之气相辅相成,只能说结合的完美。

待她她接过花,他收回手,继续撑着自己的额角。他看着她,眼中罕见的带上了点期待。

这是在期待她摘花时惊恐和最后绝望或者惊喜的表情?

林羡鱼表示还是您会玩。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花朵,直接来了个辣手摧花,一把揪掉所有的花瓣,往地上一洒后中气十足的道:“杀!”

“……”

整个大殿的人都被这骚操作惊到。

哪怕即墨君临都不例外,他难得的露出点意外之色。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对着林羡鱼大喝:“大胆!”

这一声,直接将大殿中所有人都吓的跪下,头紧紧的贴着地面,瑟瑟发抖。

林羡鱼反应慢半拍的也跟着跪下。

一直躺着的暴君站了起来,林羡鱼听到他拔出利剑的声音,雪亮的剑身闪着寒光,他向她走来,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谁给你的胆子。”

话音刚落,寒芒一闪,温热的液体连淌带溅湿润了林羡鱼跪着的地面,染红了她的衣摆。

紧接着一具还带着体温的尸体贴着她的手臂倒地,她瞥了一眼,是刚刚呵斥她的人。

林羡鱼:“……”想吐。

虽说她做手术时都要见血,可那是在救人。

这还是她第一次现场看见死人。

虽然很想吐,但是她的脑子却清醒的很,她马上就要死了,要是现在吐出来,这让待会儿收拾现场的人怎么垃圾分类。

这里应该有垃圾分类的吧……

为了不麻烦别人,林羡鱼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草,感觉更恶心了……

就在这时,剑锋还带着血色的剑尖贴在了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即墨君临看着被恶心的脸色苍白扭曲的林羡鱼,“还知道怕。”

说着他转而用剑挑开了尸体脸上的人皮面具,顿时引起一阵惊呼。

“这不是洪公公,他是谁?”

“皇上恕罪,是臣失察。”

即墨君临没理会那些人,他将剑架在林羡鱼的肩膀上,“他因你而死,幕后指使之人的线索就此断了,你需负责。”

林羡鱼:“???”这逻辑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没记错,这人是他亲手杀的?怎么就因她而死了?不要随随便便的给我背上人命官司!你要是想要查幕后黑手,你就把他留着啊!

还有你怎么就能肯定我能查到?真的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无所不能,我只是个想躺平的臭开刀的而已!

可这暴君要是能听进人话也就不叫暴君了。

他说完,好似累了,将剑随手丢开。

“以后,你替他的职,过来伺候。”

说完,他的脚步一顿,好似发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事,他伸手,又一柄新的剑落到了他的手上……

                           

原创文章,作者:十六年初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