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心天不负《鲫鱼跃龙门》小说最新章节,张峰,玲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鲫鱼跃龙门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苦心天不负

简介:张峰本是地地道道的上班族,结果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朝代,重生在一个寒门子弟身上,通过自身的努力成就一方事业。

角色:张峰,玲儿

鲫鱼跃龙门

《鲫鱼跃龙门》第1章 死而复生免费阅读

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浓郁的中药味儿,原本就不堪入目的房间里又添了令人不舒服的霉气,那茅草的屋顶已经破了口子,正有水在往下滴。一夜的风雨过后,漏下的雨水已经装满了破木桶。

躺在茅草床上的张峰有些茫然。

他原本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青年,理科专业毕业的他入职了一家科技公司,成为了一个小职员。每天穿着一成不变的格子衫,西装裤,运动鞋,坐在办公室里敲代码,偶尔也会做做被富婆养着的美梦。

由于是新人,老员工一贯照顾他,几乎所有的活儿都让他干,很难想象这个部门本就四个人,居然有几千页的ppt,几百万字的文档,加班加点连续熬夜了半个月,张峰终于撑不住,一头栽在键盘上,然后挂了。

不,也不能说他挂了。

他二十一世纪的身体已经死了,但是他的灵魂和思想却飘落在这个没有正史的晋朝,一个刚刚逝世的落魄书生身上。

原主近二十年的记忆在他脑海里走马灯一样的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原来的时空里没有的朝代,皇帝姓萧。

在原主的记忆中,宋朝之后诞生了一个新朝,原本应该是蒙古铁骑横扫南宋的,但是却出了一个叫王之政的奇人,不仅打败了蒙古铁骑,还扶持萧性氏族做了皇帝,新朝建立之后他本人就退出了政治舞台,这个朝代延续了三百多年后被现在的晋朝取代。如今的晋朝歌舞升平一片繁荣的景象。

原主也叫张峰,是一个寒窗苦读却连个童生都没考中的书生,他父亲也是一个书生,中了秀才之后就再也没有中过榜,原本家里是个小地主阶级,可是张父多次赶考未中,荒废了家业,之后张家就落魄了。

张峰十几岁时,其父病死,临死之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金榜题名,衣锦还乡。

实在不行就弄个小官当当也算是光宗耀祖。

这个原主的父亲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女儿也就是张峰的姐姐张静,现在已经出嫁了。

原主呢,从小就是跟着父亲一起读书,小时候还有些灵气,能吟诗作对,奈何没有中榜的运气,在第二次落榜之后,他便丧失了信心,心态也越来越差,如今连个童生都没有考中,还时常吹嘘,“天生我材必有用,奈何无人识抬举!”

然而这原主竟还有桃花缘,其父亲在世的时候曾与林家拜过把子,这林家就在临县上,林家有个姑娘,闺名雯儿,林家家主想把这个姑娘嫁给张家,两家成为亲家,原主父亲便同意了这门亲事。

原本林家夫人不同意的,因为这个原主在落榜后一事无成,心气又高,自诩将来定会高中,而后几次的乡试中照样名落孙山,就连乡里乡亲都觉得林家的姑娘嫁给这个小子全是倒了八辈子霉。

那林家夫人余氏看着自己的姑娘往火坑里跳,那自然是不答应,想要悔婚。

好在原主母亲周氏背后有一定的势力,周氏兄长在县衙门里做保长,几番游说,软硬兼施,总算是把儿媳妇娶了过来。眼看自家没落了,这要是把这个儿媳妇错过了,以后还能不能娶到就是个问题了。

原主是个心气高的书生,百无一用却自命不凡。一听这女方要悔婚便气不打一处来,对自己的妻子也从来没有好过,自林家姑娘生了个女娃娃之后就更加变本加厉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屌丝。

这一次落榜之后,被邻里乡亲又是一波冷嘲热讽,心中苦闷又无处释放,数落一顿自己的妻子后就出了门,不知不觉走到了河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掉了下去。

现在人是被救起来了,但是内在的灵魂却换了一个。

如今是倒春寒,绵绵细雨中掺杂着刺骨的阴气,一夜雨落后,这原本昏暗的小屋子里充斥着湿气,棉被衣服上都湿漉漉的,仿佛能拧出水来。那茅草床更是一股腐烂腐败的味道。

怎么说也是重生了,原来的世界可能也回不去了,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干脆想想办法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吧。

张峰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身上的技能,张峰是理科生,对文科那是一窍不通,更何况人生知识的顶峰在高中毕业之后的那段时间,他都大专毕业参加工作好几年了,现在让他去乡试,那估计还是不能中榜。

好在张峰的字写的还不错,可以做一点抄写的工作。

这穿越人士要想在古代发家致富,什么玻璃肥皂之类的必不可少,如果以后有条件了可以试着做一做。

正想着的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传了进来,“爹。。吃药了。”随后那虚掩的门被推开,这昏暗的房间总算是有了一丝光亮。

张峰看清了这个女娃娃,这是原主的女儿张玲玲,小脸灰扑扑的,大眼睛里透露出对原主的胆怯,步伐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生了自己父亲的气。

作为一只单身汪没想到重生后居然有了老婆,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张峰这心里也是又喜又忧。

张峰撑起自己的身体,接过女儿递过的药,张玲玲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的爹爹喝完药。张峰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骂了千百遍原主,他想伸手摸一下女儿的头,却被女儿躲开了。

张峰叹了口气,道,“怎么是你来送药,你娘亲呢?”

女孩儿嘟了嘟嘴,弱弱的说道,“娘亲在厨房做饭,让我先把药送过来。”

张峰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你去玩儿吧,我再歇会儿。”

小丫头似乎有点儿惊讶,她没想到爹爹会这么说,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吼叫,不过年纪尚小的她也没顾得了那么多,只是抖着身子出去了。

张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孩子抖成这样,三分是怕,七分是冷,虽说是春天了,但倒春寒还是不能小瞧,孩子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张峰觉得体力恢复了些,便下了床,走出了房门。

小小的院落到处都是泥泞,那土围墙被雨水冲刷得几乎看不出墙的样子,就跟土堆一样,走在院子里就跟走在泥巴路上一样,张峰提着长衫艰难的走着,走几步就觉得冷汗直出,这原主的身体真的太虚弱了。

母亲周氏出门去找亲戚借钱了,现在妻子林氏在厨房里,张峰回忆起妻子是叫林雯儿的,正准备喊她名字,话到嘴边又咽了进去。虽说现在的张峰已经不是原主了,但是周围的人哪怕是亲人还是会觉得他是原主,干脆自己过去看看这个妻子吧。

透过厨房的破纸窗,张峰看到了文楚的背影,正在切着菜,时不时地揉揉眼睛,张峰觉得那是在擦泪,心里又暗自咒骂了一通原主,本想着去安慰安慰的他还是放弃了,说话还不如实际行动,他想让原主的家人过得好一些,弥补之前原主所犯下的错误。

张峰想着之前原主为了补贴家用,确实找过书局做抄写的工作,但是原主觉得抄书这事过于低贱,常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不上次要过来的纸墨才写了几个字就放在一边了。

既然想要让家人过得好一些,那干脆现在就做起。张峰这样想着便直接去了书房,研墨铺纸,抄起书来,同时在抄的过程中学习书中的知识。

做起事来的张峰很容易投入其中,不一会儿就忘记了时间,一直到晌午玲儿喊他吃饭的时候,他才念念不舍地放下笔。

午饭极其的简单,仅仅一锅粥,一碟梅干菜,几个红薯,唯一入眼的也只有一颗鸡蛋。

玲儿已经坐在桌子上,妻子林雯儿正在盛粥。盛好粥后张峰坐下,看着神情木然的妻子和盯着鸡蛋发呆的女儿,有些尴尬,母女俩身上的衣服满是补丁,看得张峰心里一阵阵的怜悯。

桌子上的鸡蛋没人动,而玲儿的眼神总往鸡蛋上瞟。

小小只的女儿,弱不禁风的身子,呆头呆脑的喝着粥,张峰心都软了。

张峰把剥好的鸡蛋放在玲儿面前,“玲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个蛋还是给玲儿吃吧。”

玲儿怯生生的看着他,不敢拿。

林雯儿点了点头她才敢拿,只是放在自己的娘亲的碗里,“给娘吃。”明明很想吃,玲儿却懂事地让了出去。

“娘不爱吃鸡蛋,还是玲儿吃吧。”林雯儿的声音温柔好听。

玲儿小心翼翼的吃着鸡蛋,眼神不断往张峰瞟,生怕他会生气,就像一只小仓鼠一样,不一会儿就塞满了腮帮子,喝了口粥咽了下去,好生可爱却又好生可怜。

张峰摸了摸这女儿的头顶,自己已经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了,就得担起责任来,心里立下了誓言,一定要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林雯儿无言的看着,神情依旧是木然的,眼神中没有一丝光亮。

张峰留着梅干菜喝完了粥,又吃了几个红薯,吃饱后觉得身子好了许多。

张峰说,“我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不用买药了,留着买几件棉衣吧。孩子这么小,不能冻着。”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张峰的病情更让这个家雪上加霜,连饭都吃不饱,还吃什么药呢。

林雯儿嗯了一声,默默地收拾碗筷。

气氛十分尴尬,张峰想想还是把抄好的书送到书局换掉银两,走之前还对玲儿说,“爹爹给你去买糖吃,你要在家乖乖的。”

玲儿不相信爹爹会去给她买糖,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走到屋外,张峰看着这小院子,虽然不大,但也是祖辈传下来的,正房,东厢西房整整齐齐,家里没落了,许久没有打理修缮,现在变得破破烂烂的,实在不入眼。也该找人来修修了,张峰想着。

不过这事儿还是得跟母亲商量商量,母亲周氏去了镇上大女儿家里借钱还没回来,可能受到原主的影响,张峰一想到母亲不禁心里一暖。

张峰收了收心,便抱着抄好的书往镇上书局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苦心天不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