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根草《重生三国之燕人张飞》小说最新章节,张铁,孙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三国之燕人张飞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烂根草

简介:三国是怎样的一个时代?是英雄辈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民不聊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当现代人张飞,魂穿时空,跨越千年,成了燕人张飞,张翼德,他该何去何从。

角色:张铁,孙乾

重生三国之燕人张飞

《重生三国之燕人张飞》第1章 古城免费阅读

东汉,建安五年,豫州汝南郡古城县。六月的太阳把大地整得像个熔炉一般,烘得人烦躁不安。

古城街道上,连摊贩们也收起了吃饭的家伙事,躲入到附近的茶档中,讨了两壶淡然无味的凉茶,帮衬着茶档的生意。

要在平时,这些摊贩可是吝啬得很,这一、两文钱的茶水钱,他们也舍不得出,要不是这鬼天气热得人都要爆炸了,茶档生意只怕得往来的行商和行走的官差照顾着,那像今天这么火爆和热闹。

忽地不远处的破旧败落的县城府衙中,几名军士不知道被谁扔了出来,对的那几名军士不是走出来的,是被扔出来的。

也亏得那几名军士身手不错,也够利落,要不跌在地上,一顿伤害是铁定少不了的。

这几个军士也不怕被别人笑话,几个跟斗翻身就站了起来,相扶着就到了茶档上。

茶档中人见怪不怪,自觉地就让出了一桌位置给这几名军士落座。

一位较年长的军士对着茶档老板娘打了一声招呼,“徐家大娘,来两壶温凉茶,再来一壶凉白开,这破鬼天气,真的热死人了。”

“我说阿刀,你小子他娘的不要命啦!这样乱说话,也亏得我们哥几个是跟随将军从逐郡一路走出来的老人,所以将军也只是发脾气抽了我们几个鞭子,要是换了别人,你看………”说着年长的军士指了指城门口。

“那个鱼肉百姓的前县令还吊在城门口哪里示众呢!”

那年轻军士忍痛摸了摸脸上的鞭痕,火辣辣的痛感传来,那年轻军士亦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言语。

茶档的老板娘徐家大娘提着两壶茶走了过来,看到阿刀脸上的鞭痕,不由得触目惊心,这几个军士,三天两头的总是惹得将军在县衙中咆哮,然后就是这几名军士每天或多或少的都会带着伤痕,她就没见过这几位爷有好着的时候。

想到这,她不由得取笑道:“你们啊!三天两头的就被三将军锻炼一番,这日积月累下来,倒不是把你们炼成了铜皮铁骨?那上了战场,你们活命的机会倒是大得多了。”

给几人倒上了凉茶,又正色问道:“今个儿又因为啥惹怒将军了,看阿刀小子脸上的伤,这次将军下手可是不知轻重了!!!”

“唉!徐家大娘,你不要说了。自打主公南征袁术失败不知去向,三将军喝酒误事,失了徐州,又与主公,关二将军失散,脾气是越发暴躁了。”

那年长的军士名叫张铁,是翼德将军的本家兄弟,那被打的年轻军士是张刀,都是随三将军从逐郡一起走出来的老兄弟。

见徐家大娘问起原由,张铁叹了一口气,把碗中的凉茶一饮到底,便徐徐道来。

“今天外出刺探的斥候传来消息,说是打听到了关二将军的消息,这我们一得到这个消息,想着以后能少挨点打了,但是消息是说关二将军投靠了那可恨的曹操奸贼,而且还在北方阵斩了那四世三公的河北望族,袁绍,袁本初的先锋大将,颜良。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张铁有些落寞,甚至不敢相信,他们这些老人都知道关二将军的为人的。

“原本啊,我们想着是先把这消息瞒下来,等确认消息的真实性后,再和三将军说的,但阿刀小子心急了一点,一得到消息就往三将军哪里跑,再加上三将军那会还喝着这闷酒,所以听到这消息,阿刀小子就成了出气筒了。”

张铁拍了拍张刀的肩膀,“好在你小子大命,我们兄弟几个及时赶到,才从将军的鞭下救下了你小子的命。话说,你这伤要不要上点山草药,我看着都觉得痛。”

张刀闻得张铁的关心,心下一暖,憨笑道:“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事儿呀!咱们都是些粗人,皮糙肉厚的,再说跟随将军这么些年,在战场中摸爬滚打的,那一次不比这伤严重,我都没哼过一声……”

“行啦!这些陈年旧事就不要提了,这次的事你不要怪将军,将军心里也苦啊!”

张铁叹了一口气道。

“铁叔,我不会怪将军的,当初在逐郡,要没将军收留,我张刀说不定不知道被人埋在哪个土堆了?再说,自打与二爷和主公失了联络后,将军是一日比一日消沉了,我这心里着急啊,这不一有二爷消息,就报给了将军,却不曾想将军对二爷投那奸贼曹怒气这么大,害我触了这霉头。”

众人一听,皆自沉默。张刀自顾自的又干了一碗凉茶。

另一名军士怒从心中来,把凉茶碗往桌子上一盖,茶碗顿时四分五裂。

“都是跟主公桃园结义,拜过皇天后土,许过誓言,天地见证的兄弟,你们说二爷咋就能投了曹操那奸贼呢?也难怪将军会这么……”

几人正在谈论着,忽地从县衙大门口处,一匹黑色的高大骏马闪电般冲出,直奔南城门而去。

马上一个魁梧,肤色黝黑的男子,一手持着马缰,一手持着酒罐,仰头就是不停地往嘴里灌。

马儿奔腾,男儿喝酒,这怎一个猛字了得!!!

旁人只觉得这男子英雄气概尽显,是大丈夫气概,称得上猛士。

可是,此人却是把茶档中的那几名军士吓了一大跳,张铁从怀中掏出茶钱,招呼众人跟着那马匹奔去的方向追上去。

可是人的脚力怎能比得上马的脚力,没一会功夫,那一人一马早已没了身影,众人赶到南门处,见守城的军士还傻呼呼地在哪里站岗,对那一人一马也不拦一下,气得张铁一巴掌呼在那守城军士的头上。

众人怵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半会却是没了主意。

“去找孙乾大人吧!”

不知道谁提议了一下,却是一语中的把张铁惊醒了。

众人又是一阵急跑,慌不择路的回到了县衙后堂,逮住一个丫头,张铁就急道:“孙乾大人在哪里?”

那名丫头倒是被吓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把张铁急得是满头大汗。

还是缓了一会,那丫头才指着西厢房的方向,一众人等,立马往西厢房去。

西厢房原是古城县令的书房,现在已经成了孙乾的办公地点了。

众人来到书房门外,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外面敲了敲门扇,恭敬道:“孙乾大人,张铁有事禀报。”

房中传出一阵清悦的声音,“什么事?”

“刚才将军借着酒意,骑着马往南而去,我等心忧……”

“吱呀”

军士还没说完,书房门就已经打开了,一身青色素衣的儒士站在他们面前。

此人正是随军参谋,孙乾孙公佑。

孙乾看着一众军士急切的心,心中重重叹了一口气,道:“诸位不要心急,将军心中苦闷,需要发泄一番,如果我猜得不错,将军就在南面湖边树林中,你们沿着马蹄迹去找寻即可。”

顿了顿又道,“找到将军后,就远远的跟着,不要打扰他!”

“是,那我等先告退了。”

孙乾挥了挥手,转身入了书房中。

莫看在他刚刚在一众军士前镇定自若,神色如常,如今这书房没人了,他满脸都是担忧之色,因为他心中也没底啊!

起身走到门外,自语道:“刘备主公不知所踪,二爷投了曹操,将军如今整日喝酒消沉。主公啊!你教我孙公佑如何做啊!”

                           

原创文章,作者:烂根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