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婆菜包饭《业店服务:虐渣撕婊屠白莲》小说最新章节,郭礼橙,于小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业店服务:虐渣撕婊屠白莲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猪婆菜包饭

简介:郭礼橙新买了一部手机,不仅一开机就能喊出主人的名字,它还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小机机”。不但如此,还时不时撒娇卖萌耍心眼,这手机是成精了吗?“橙橙,见你这么穷,给你指条明路,助你走上人生巅峰!”从此郭礼橙就尽心尽力地经营着小机机为她开设的名为“业店”的网店,服务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有偿地)虐渣,撕婊,屠白莲…

角色:郭礼橙,于小卉

业店服务:虐渣撕婊屠白莲

《业店服务:虐渣撕婊屠白莲》第1章 茶言茶语免费阅读

华国南市,臻品大酒店二楼宴会厅。

“那俩谁呀?穿得这么寒碜还好意思来参加宁氏的宴会!”

舞台一侧有几个女人围在一起,不知聊着什么,其中,一个身上穿着白色大露背长裙,手里拿着爱马仕当季款的女人,忽然抬起头朝着门口方向嫌弃道。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才进门的两个女孩儿听见。

“橙橙……橙橙!拓展新业务的机会!”忽地,郭礼橙手里那个绿得发亮的手机,猛地一振动,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手机的震动稍微有点强烈,郭礼橙吓得一哆嗦,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文字后,又隐隐兴奋了起来。然而,与她并肩而行的于小卉的脸色却不是太好。

两个女孩的衣着其实也还好,于小卉是宝石蓝背心式连衣长裙,下摆自然下垂直到脚踝;而郭礼橙,身上的单肩未过膝连衣粉色蓬蓬短裙,跟她嘴角两边浅浅的小梨涡互相呼应,满满都是俏皮感。并且,从两人身上的服饰细节可以看出,这两条裙子的设计还是挺别出心裁的。

只不过,显然现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出,这两条礼裙到底是什么品牌的,既然看不出品牌,就是杂牌。在那些人眼中,杂牌都是不入流的。因着露背女的话,宴会厅里的人也投来了各种嫌恶的目光。

其实这种宴会在整个南市来说,也就属于中间档次。但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宴会的郭礼橙一开始还有些怯的,只是赚钱的诱惑让她撑大了她的胆子。

郭礼橙屏蔽掉那些不善的目光,低头专心地在屏幕上敲字:“小机机,哪里?哪里?新业务的目标在哪里?就是那个嫌弃我们寒碜的露背女吗?”

“那个露背女是目标渣男的表姐,叫闵娟,傻帽一个,不足挂齿。我说的新业务目标,是个绿茶婊,就是闵娟旁边那个穿着粉色紧身人鱼裙的女人,叫成莎莎。”绿壳手机屏幕上自动切入了两行字。

“绿茶婊?你是说撕婊业务?”郭礼橙在屏幕上不停地戳,内心稍显激动,新业务意味着新收入。

“是的,其实第一个发现咱们的人,就是成莎莎。那几个女人本来聊天聊的好好的,如果不是这个绿茶婊故意一直盯着咱们看,其余的人也不会发现我们。” 这一回,屏幕上猛地蹦出了好多字。

郭礼橙恍然大悟,想起小机机可以自动连接周围的摄像头,并读取数据,不禁在心中感叹:小机机的天眼监控功能真是强大,恐怕躲在角落里,用小指头戳一下p眼的动作,都逃不过小机机的天眼。

“这是一个初级婊,你只要在众人面前揭露她的真面目,就能成功开拓这个业务种类了。”屏幕上再次出现了几行字,还附带了一个“看好你哟”的表情。

郭礼橙旁若无人地低头查看手机,周围人的目光则越来越鄙夷,于小卉虽然出身名门,但天性内向,所以也不适应这样子的场合,站在郭礼橙的身边手足无措。

“收到!”

郭礼橙刚敲完最后两个字,一抬头就看到了于小卉焦虑无措的样子,突感自己的服务,貌似没有给到委托人足够的安全感,于是伸手搭在她的肩头,尝试让自己手心的温度安抚她。嘴里也不忘安慰道:“没事,不带怕的!”

她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有小机机在,她自己也是慌的一批。

话音刚落,郭礼橙就挽上于小卉的手臂,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径直走向舞台。

虽然舞台离门口距离也不过三十米,但沿路还是有不少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她俩的耳朵里。

“诶诶……这不是宁少今天要宣布与她解除婚约的于家千金吗?”

“还千什么金呀,这于家上个月宣布破产,连老宅都转卖了,瞧她这穷酸样,连名牌礼服都穿不起了,落魄千金还差不多!”

“于家不是家大业大吗?怎么说破产就破产了呢?”

“还不是因为,于家的国南电信,给米奇国供应了与合同不符的电缆材料,导致米奇国那一边不愿意支付货款,还反过来追究十倍的赔偿。您想一想,跟一个国家做生意呀,那一批货款本身就是天文数字,更何况,还要支付十倍的违约金!”

“那另外一个女的是谁?从来没见过她,怎么连阿猫阿狗都能来参加宁氏的宴会了,简直拉低我们的档次!”

风言风语还在继续,而两人已经走到了舞台边上,这时原本就在舞台一侧的几个女人,以闵娟为首,也朝她俩走了过来。

当这几个女人走到了郭礼橙和于小卉面前时,现场顿时安静如鸡,所有人的脑袋上似乎都竖起了一根八卦的天线。

闵娟始终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跟在她身侧的成莎莎,则端着一副温柔贤淑的笑容。她们固然留意到了郭礼橙的存在,但显然,她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于小卉的身上。这使得于小卉已经攥紧的双手手心愈加发汗。

“哟,原来是于家千金呀!真是失礼了,我居然没认出来!”夸张刻薄的声音从闵娟的嘴里传出。

闵娟刚说完,郭礼橙就立马怼了回去:“妳谁呀?吃了咸鱼没刷牙吧?嘴怎么那么臭!不会穷得连口香糖都没钱买吧?”

“你……”闵娟完全没想过,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寒酸女,居然敢对自己如此无礼,顿时一口气堵在喉咙,上不去又下不来。

就在闵娟憋得脸都红了的时候,成莎莎出声了,只听她声音绵软地说道:“我来介绍吧,这是俊宇的表姐。这里毕竟是高档宴会,每位来宾的衣着就算不是名牌,也是出自知名设计师之手,小卉怎么说也曾经是大家千金,就算于家上个月遭到了变故,也不至于连一两件名牌礼服都没有吧?表姐没认出小卉也是情有可原。”

“我说这宴会现场怎么会有股碧螺春的茶骚味儿?原来有你这么大一朵交际花在,那就难怪了!”郭礼橙一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夸张地在面前扇风,一脸嫌弃,像踩了狗屎似的。

郭礼橙没等周围的人作出任何反应,马上扬声接着道:“你说了这么一大通,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以下五点:

1. 明明这位露背小姐才是与宁俊宇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而你什么都不是,你却把自己看作这个宴会的半个主人,反过来介绍主人亲戚的身份。嘿~小样,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2. 听你一口一个“俊宇”地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的关系有多亲密,不知道你俩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喊?

3. 说什么在场的来宾“一身名牌”和“出自大家之手”,无非就是想拍现场这么多人的马屁,好提高自己的路人缘。

4. 你不是小卉的好朋友吗?你们家前两年不是也遭遇了变故吗?当时小卉她爸看在两家的交情上,给你爸汇去了20个亿填补了窟窿。现如今,于小卉他们家无非也是遭遇了变故嘛,别说20个亿了,怎么你们家就无情冷血又抠门的,连件像样的礼裙也不给小卉买一条?

5. 还有,你话到最后,索性直接喊“表姐”而不是“俊宇的表姐”,你当你是小学生写作文呢?还在称呼的亲昵度上来一番升华,这是要给足在场众人浮想联翩的空间吗?”

“叮!”绿色手机传出清脆的一个提示音。

紧接着,手机顶端的提示栏里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业店管理员:恭喜您,成功解锁撕婊业务,手撕初级绿茶婊一枚,奖励2000元。

郭礼橙只顾低头查看手机里的通知信息,心里喜滋滋的,完全没有留意到成莎莎的一张脸,都快变成调色盘了。

                           

原创文章,作者:猪婆菜包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