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果小哥《英灵觉醒:万族之战》小说最新章节,凌晨,贝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英灵觉醒:万族之战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卖水果小哥

简介:现实世界中,一些有潜力与契合度的人被选中,与历史上已经死去的才子英豪产生灵魂链接,被斩去世间因果,穿梭到一片法则混乱的洪荒大陆。在洪荒大陆上,他们被世界之力划分为无数阵营,异族之间互相杀戮就能快速提升英灵的契合度,他们就这样在英灵伴生的状态下不断杀戮、不断变强。普通青年江月白性格温和,却被秦朝名将杀神白起选中。在这片无限辽阔的危险世界,有着无数异兽与天灾,江月白想要活下去……

角色:凌晨,贝爷

英灵觉醒:万族之战

《英灵觉醒:万族之战》第1章 在陌生的世界,醒来免费阅读

江月白是一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和其他所有应届毕业生一样,初入社会的江月白感到人生充满了无助和迷茫。

此时此刻,刚刚睡醒的他更是格外的无助和迷茫。

因为,不知怎么的,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荒郊野外的草丛里,背后粘着泥土的痕迹,身上的衣服也被清晨的露水沾湿。

江月白掏出手机看了看,竟然一格信号都没有,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道现在可是5G时代,国内可是网络信号全覆盖,毫不夸张的说,就连喜马拉雅山脉上,都有着信号基站,然而自己在这片空地上,却一格信号也没有。

江月白疑惑的站起身,环顾四周,看见红色的太阳才刚刚升起,蔚蓝的天空清爽干净,周围稀稀拉拉的有着几颗正在冒出新芽的树木,地上浓密的荒草都快长到自己腰部那么高了。

不远处就有几座树木茂密的小山,耳边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鸟叫,从空气中嗅到泥土和青草的芬芳令人感到放松。

江月白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昨天的记忆:

自己白天找了一整天的工作,又是投简历,又是面试,晚上七点多在街上吃了碗面,骑着自行车打算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去。然后,就没有接下来的记忆了……

江月白挠了挠脑袋,心中疑惑,自己不记得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甚至不记得晚上有没有回到出租屋,一觉醒来,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现在的自己,只穿着一身廉价的西装和皮鞋,口袋里揣着一部手机,还有装着自己一小叠简历的公文包。

环顾四周,连一条公路也没有,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江月白在这附近闲逛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登上不远处那几座小山,从高处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

虽然江月白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什么野外探险,但是像荒野求生之类的野外生存节目还是看过不少的。

像外国纪录片里的什么德爷、贝爷之类的,江月白当初看的可是非常过瘾,但是没想到有那么一天,自己也需要用到那些野外求生的知识。

看着自己为了求职而穿在身上的廉价西装和皮鞋,江月白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朝着远处的那座山走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

等到江月白走到山脚下,花了都快半个多小时,原本看上去的几座小山,现在看起来却是连起来的高大的山脉,从山脚下抬头望向山顶,竟然让自己产生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江月白叹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咬咬牙开始爬山。

这和江月白以前爬的山完全不同,以前江月白爬山,那些都是森林公园,或者是旅游景点,山上都是修了路的,再不济也有一条土路。

但是现在,江月白正在爬的这座山,简直就是荒郊野岭,别说什么土路,连走上两步也很难找到下脚的地方。

粗壮的树干参差交错,到处也都布满了茂密的灌木和荆棘,手上没有一把柴刀开路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才走了不到15分钟,江月白的脸上,手上,还有脚踝处,都被荆棘和灌木划出一道道血痕,身上还被无数的蚊虫叮咬,又显得瘙痒难耐,还好自己身上这套廉价西装质量勉勉强强,没有被划破。

江月白想了个办法,折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拿在手上,不断的劈打开身前浓密的灌木避免被划伤。

就这样缓慢的前行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江月白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他找了一小块宽敞的空地决定停下来休息,他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爬过了四分之三的路程,现在已经又累又饿,决定今天先休息,明天再一口气爬到山顶。

那么,江月白今晚就要在这里过夜。

在野外生存的第一个夜晚通常是最难熬的,夜间,户外的气温会降低,夜晚的风和凌晨的露水可能会让自己感冒,假如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火堆来御寒。

江月白用手把地上的枯枝败叶扒拉开,清理出一片没有可燃物的泥土地,然后从四周收集了许多干燥的树枝,打算开始生火。

江月白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抽烟的习惯,身上连一个打火机也没有,无奈只能钻木取火。

所幸自己的公文包里还有着不少简历,可以拿出一张撕碎成纸屑用作引火物,江月白选出一粗一细两根树枝,把细树枝剥去一层树皮,在石头上蹭出尖头,在粗树枝上用钥匙刻了一个凹痕,把干燥的树皮磨成粉末填进了凹痕里。

江月白认真的回忆着自己脑子里为数不多的野外求生知识。

他知道,如果作为钻头的细木棍没有剥去树皮打磨光滑,那就会显得很磕手,严重影响转速。

还有就是在摩擦生热的过程中,钻头与基底并不是百分之百接触的,大部分热量都会流失到空气中,根本达不到生火的温度。

但是,如果在凹痕里填充粉末状的燃屑,就可以使钻头转动时的接触面积充分增大,而且燃屑也可以不断累积热量用于引火。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江月白盘腿坐在地上,两边的脚底夹住基底(粗树枝)防止滑动,双手合掌夹住细树枝,把尖头对准凹痕位置,快速的搓动树枝,让树枝不停的转动起来。

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江月白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也只是让凹痕处微微发热,一点冒烟的迹象也没有,江月白疲惫的擦了擦汗,并没有泄气,继续卖力的搓动起来。

……

江月白疯狂的搓动之间,凹痕里渐渐冒出了一股青烟,江月白更加疯狂的搓动了一会儿,马上迅速地丢开钻头,捧起一把纸屑放到凹痕上面,嘟着嘴,对着凹痕轻轻吹气。

从凹痕里慢慢冒出越来越多的白烟,江月白卖力的不停吹着,在纸屑的中心终于冒出了一个小火苗,江月白赶忙把纸张和细小的枯枝搭在上面生火,终于生起了一个火堆。

钻木取火,听上去容易,但是做起来不是一般的难,江月白刚刚亲手尝试,所以深有体会。

从开始到现在,他整整失败了四五次,花了大约两三个小时,最后才成功的生火,只是升起这一个火堆他就已经精疲力尽了,还好他提前收集了足够多的木柴,已经足够应付这一个晚上了。

江月白四仰八叉的瘫坐在地上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月白听到旁边的树林中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他强打精神,提高警惕,用手抽出一只带火的木棍,防备着树林中的危险。

“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也许有着野兽,是野狼?还是老虎?该不会这里有熊吧?”江月白心想。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森林里传来一个温柔甜软的声音:

“你好,我叫艾格尼丝,我没有恶意,请不要伤害我。”

只见一个性感的身影拨开灌木钻了出来,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她穿着一件不太合身的粗麻布衣服,身上不少地方都隐隐裸露出春光。

她穿着草鞋,背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头上戴着一个漂亮的草环,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楚楚可怜,修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用一种怯生生的眼神看着江月白。

江月白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竟然能碰见这样一个会说流利汉语的外国女人,看着她娇弱的模样,江月白的心头瞬间就涌起了一阵阵怜悯之心。

“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叫江月白,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如你所见,我只是在这里迷路了。我不会伤害你,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可以坐在火堆旁边休息一下。”江月白友好的说道。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江月白那一身脏兮兮的西装,艾格尼丝相信了江月白的话,走到了篝火旁边,直接在江月白身边坐下,甚至还轻轻朝江月白身上靠了靠。

江月白还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受得了这个?当即就感觉脸上发烫,出于礼貌,江月白朝旁边挪了挪,把脸别过去盯着旁边的树林,不去看她。

江月白羞得面红耳赤,心想:“这外国女人也太开放了吧,第一次见面就轻轻贴在年轻男人的身侧,身上的衣服也跟没穿似的。

这下得赶紧回忆回忆自己学过的中华美德,我可不能趁人之危。”

江月白感到非常紧张,现在恨不得马上拿来一本《大悲咒》念上一遍,他用手中的木棍拨动着篝火,缓解气氛的尴尬。

过了一会儿,是艾格尼丝先开口说话:

“小帅哥,我看你还穿着现代社会的衣服,你是刚刚才来到这里吗?你口渴吗?我这里有水,可以给你喝。”艾格尼丝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麻布背包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大水罐,打开盖子,递给江月白。

江月白犹豫了一下,但是自己自从来到这里还没有喝过一口水,现在确实是非常口渴,于是说了声谢谢,接过了水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

江月白把水罐还给艾格尼丝,说道:“我确实是今天才刚来到这个地方,就是…就是…不知怎么的,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么个地方,在遇到你之前,我甚至都找不到周围有一个活物。

听你这么说,你似乎很早就来到这里了,对这里也有所了解。”

艾格妮丝点点头:“嗯,是的,我来到这里已经快要十个月了,也是和你一样,某一天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这里似乎并不是地球,我们似乎没有办法回去,只能够在这里像野人一样生活。”

江月白挠了挠头,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这里不是地球?没准我们只是流落到了地球上某一个无人知道的偏僻地方呢?”

艾格尼丝眨了眨眼睛,对着江月白友好的笑了笑,说道:“好吧,我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格尼丝,希腊与英国混血,会说四种语言,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美国攻读生物学硕士。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经过长期观察,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这里的动物植物,以及昆虫所共同构成的生态系统,与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完全不同。

而且这里的气候规律是温带大陆性气候,所以,这里绝不可能是地球上某个与世隔绝的太平洋小岛,而是一片大陆,而且,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片大陆。

最具说服力的是,这里的白天,有一个太阳,一个月亮,这里的夜晚,有三个月亮。”艾格尼丝用手指了指天空。

江月白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果然有着三个月亮,其中,一轮淡蓝色的月亮,显得特别巨大,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车轮挂在眼前。

江月白心中感到一阵震惊又难过,但是疲惫的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只能默默的接受现实。

江月白朝篝火里添了一些木头,说道:“艾格尼丝,你在这里这么久,有遇见过其他人吗?我们能不能找到其他人,团结起来,一起过上更好的生活?”

艾格尼丝摇摇头:“虽然我来到这里之后,陆陆续续有看到过五六个像我一样的人,但是我一次都没敢靠近,你是我接触的第一个人。现在,我也不知道其他的人是否还活着,在哪里。”

江月白叹了口气,觉得很可惜。

艾格尼丝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在自己的麻布背包里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艾格尼丝拿出两块饼递给江月白,说道:

“你刚来到这里一天,饿了吧?我这里有两块黑麦制作的面饼,给你吃吧。”

江月白道了谢,很不好意思的接过黑麦饼,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这黑麦饼非常难吃,黑麦都磨的不够细,既没有发酵,也没有调味,还有一丝苦涩的味道,但是江月白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皱皱眉,就咽了下去。

……

两块黑麦饼吃完,又过了一段时间,江月白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艾格尼丝,附近有野生的黑麦吗?还是说有什么种植园之类的?为什么你会有……”

江月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四肢发软。

江月白看向艾格尼丝:“艾格尼丝,我这是怎么了……”

令江月白感到惊恐的是,此时艾格尼丝的手上正拿着一块石头,朝着自己的脑袋狠狠地砸来。

艾格尼丝紧咬着下唇,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无限的痛苦与忧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江月白,你是个很好的男孩子,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只有用你的生命交换,我才能够在这个可怕的世界活下去。

不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怕我会忍不住心软……”

艾格尼丝一边说着,手中的石头一边用力的砸在江月白的脑袋上。

一下,一下,又一下,江月白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原创文章,作者:卖水果小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