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听风雨声《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小说最新章节,沈良,聂晓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坐听风雨声

简介:得知自己心爱的女子宁心葬身火海,还在读研究生的沈良毅然放弃了学业,去了女子所在的城市做了一名消防员,在一次救火过程中,他认识了被救女孩聂晓晴,通过晓晴结识其父亲。聂晓晴的父亲是退休的一名刑警,沈良从退休刑警那里获悉,当年宁心葬身火海有一定的疑云……没想到,自己所爱的女子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一下子让沈良陷入到无望的境地,爱的信仰崩塌,他将何去何从呢?

角色:沈良,聂晓晴

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

《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第1章 救火英雄免费阅读

一道刺眼的阳光划过,顿时将我从噩梦中拉了回来。

接着,便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痛感从全身各处传了过来,疼得我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我来不及回想噩梦的内容,其实也不用刻意去回忆,因为这个噩梦我做了好久,自从七年前,它就像施在我身上的魔咒一般,时刻纠缠着我。

“宁心,你要是还在该多好。”我常常在做过这种噩梦后,躺在床上发呆地想。

可是宁心,我曾经最爱的人,早已离我而去。

浑身的痛感让我的意识变得异常清晰,我也暂时忘却了呆呆地去想宁心的事。

睁开眼睛,我看到一名穿着淡蓝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正在拉开窗帘,那道将我唤醒的阳光就是从铁窗栏中射进来的。

我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床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醒了?我马上告诉护士长去。”年轻护士放下手头的活,便欲走出房间。

“先等等,我想问问情况。”我叫住了她。

“一会儿问护士长吧。”年轻护士回答。

“我就想知道一些简单的事情。”我边说,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浑身的刺痛让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你慢点。”年轻护士赶紧走到床边,从后面托住我的后背,让我靠在了她叠放的两个枕头上。

“谢谢你。”这时,我注意到护士胸前挂着的牌子,上面写着“殷梅”两个大字。

“你太客气了。”殷梅笑着回答,“你这烧伤虽然不算严重,但全身烧伤面积很大,所以要受不少罪啊,还有,你的左小腿处骨折,需要时间来休养和恢复。”

我循着殷梅所说的,朝左小腿处看去,果然看到那里打了厚厚的石膏,然后身上不少地方,都缠着白色的绷带。

我努力回想自己受伤的经过,但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很多细节都回忆不起来了。

只记得我们接到火警电话,说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着火,我们迅速赶到出事地点。这个小区属于老旧小区,里面的十几栋楼房都是那种六层高且没有电梯的房子,用于居民出入的楼道十分狭窄,一旦出现火灾,施救相当不利。最让我们头疼的是,楼道中还堆放很多杂物,上下楼更是受到限制。

据说这个小区之所以失火,就是因为放在楼道中充电的电瓶车爆炸,然后引燃了楼道中的杂物,导致火势不断蔓延,从一层一直往上烧去。

我们的出警速度很快,再加上队员们之间娴熟的配合,以及小区居委会和物业人员的帮助,困在里面的人员都顺利被救了下来。但火势的控制,却没有那么容易被遏制住。

当我们通过云梯将住在四楼的一位老人从窗口接下来时,大家总算大松了一口气。

在火灾救援中,我们的第一原则就是先保证被困人员的生命安全,争取做到零伤亡、少伤亡,把风险控到最低限度。

本以为接下来的重心就是把火势控制住,这次救灾便大功告成了。谁知突然从后面的人群中闪出一个女孩,她提着打包好的油条和包子,慌慌张张地跑到了我的面前。

“我还有一个姐妹在六楼呢,快救救她。”女孩子喊道。

“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她听不到吗?”我问。

“她最近一直失眠,昨晚吃了安眠药。”

“哪个房间?”

“602。”

我来不及多想,便要求云梯将我送到四楼,之后我可以通过楼梯,爬到六楼的位置。我们所架设的这架云梯,最大的高度只是四楼。

“把房间钥匙给我。”我对女孩说。

女孩抖抖索索地将钥匙递到了我的手中。

此时,火势还在往上蔓延,尽管水枪一直在喷水,但滚滚的浓烟依然从楼道中使劲上窜,而且还有明火出现。

我戴上防毒面具,来到四楼后,顺着楼道爬上去。不一会儿,来到了602房间的门口,我打开了房间门,在主卧中,找到了戴着眼罩、穿着睡衣的女孩,她睡得正香甜,好像外面的世界都和她无关似的。

我使劲摇晃了她几下,但她只是吭了吭,没有醒来。

正好在床头放着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我拿起水,用手淋着,洒在了她的脸上,她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她蓦然看到一个大男人出现在床边,心中也是大惊,吓得缩紧了身子,被子拽得紧紧的。

“快,楼下着火了,我是消防队员,你要跟着我一起冲出去。”

兴许是我所穿的消防服起了作用,她也看到了从门缝中透进来的浓烟,相信了我的话,点了点头,匆匆穿上鞋子,就随我走出了房门。

“消防梯在四楼,我们要赶到那里。”

我在前面带路,女孩紧紧地跟在我身后。

此时,火势往上又窜了不少,能清晰地听到木头燃烧所发出的噼里啪啦声。

我们到了五层时,有一股热浪突然扑了过来,放在楼道中的一个木头柜子着了火。女孩畏缩着不敢往前走,我只好将她半揽在怀中,朝下面的窗口走去。

炙热的火焰在旁边烧着,滋味说不出的难受。

终于来到了云梯处,我先帮助女孩坐上云梯,立马有队友将她接了下去。

就在我准备爬上云梯时,上面燃烧的木柜突然发生了倾斜,沿着楼梯滚了下来,我急忙往后闪躲,但燃烧的木柜断成了几个部分,它们就像火球一样,朝我压了过来。

紧接着,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便躺在了医院当中。

待那名叫殷梅的护士走出病房,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时,我大致捋了一下过去的事。

“希望那个女孩不要有事吧。”我喃喃自语。

我又想起了宁心,那个我曾爱过很多年的女孩,如果她当年出事时,我能够在她的身边,我也会用生命来护她周全,就算为她受了伤,我也觉得幸福和光荣。

可惜的是……

我叹息了一声。

病房中突然变得安静,让我有了些许的不适,我很想拿出自己的手机,放首歌曲来听。

但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手机。

我蓦然想起,在出火警时,我把手机锁在了储物柜中。

“会不会有人通知我爸妈呢?”有种担忧在我的心头升起。在C州这个城市中,只有我一个人,父母住在离这里很远的农村,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不想让他们听到我受伤的消息,即便要说,我也希望是我自己告诉他们。

就在我思考这个问题时,门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音。

我扭头望去,并没有什么人出现。

“很有可能是风吹开了门。”我寻思。

我准备收回心思,想自己的问题时,门口又传来了轻轻的咳嗽声。

“谁啊?”我问道。

门被推得更开了,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

“请问,这里是沈良的病房吗?”女孩犹犹豫豫地问。

“我就是沈良,找我有事吗?”我有些怀疑,因为对于这个女孩,我好像并不认识。

“沈队长,我过来看望你了。”女孩像得到了肯定答案,跨进了病房的大门。

“你是?”我望着女孩,不知道她为何要来看望我。

“沈队长,你忘了,我是被你搭救的那个人。”

我仔细盯着女孩看了一会儿,确实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当时我搭救她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对于她更没有过多观察,再加上后来受伤昏迷,所以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你没事就好了。”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身上的疼痛让我皱了一下眉。

“沈队长,我没事,但是你……”女孩表现出了伤心又怜惜的表情。

“我一个大男人,受这点伤,没关系的。”我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是为我受的伤,我过意不去。”女孩说着,低下头去。

我瞥见她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下嘴唇,样子十分好看,不禁有些着迷,这个动作像极了宁心。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女孩抬起头,盯住了我的眼睛。

“没有啊……”我慌忙解释,赶紧挪开了目光。

“我叫聂晓晴。”

“聂晓晴?怎么写的?”

“聂是聂小倩的聂,晓是春眠不觉晓的晓,晴是晴天的晴。”

“我叫沈良。”

“我知道,沈是沈阳的沈,良是优良的良。”

“你怎么晓得的?”

“这不写着的吗?”

说着,聂晓晴将挂在床头的病历卡递给了我,上面记录着我的姓名、住院时间、受伤状况等。

“怪不得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我可不是从这里了解到的,刚才进门时,我不是问过,你是不是沈良吗?”

我点了点头,她刚才在门口犹豫时,确实这么问过。

“我去了你们消防队,打听到你叫沈良,还是你们分队的队长。”

“哎哟,你把我的底细都摸清楚了,我却只知道你叫聂晓晴。”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当然要打探清楚,至于我的情况,以后慢慢告诉你。”

一瞬间,我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亲密,便赶紧刹住了嘴,不再继续深谈下去。

我们都不再开口说话,空气变得有些安静,甚至出现了尴尬的感觉。

恰在这时,门外走廊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听声音应该有不少人。

“估计护士长他们过来了吧。”我说道,殷梅发觉我醒后,便要去告诉护士长的。

“沈队长,那我先走了,改时间来看你。”

“以后别叫我沈队长,听着怪别扭的,叫我沈良就好。”

“好,那你叫我晓晴吧。”

说完,聂晓晴就走出了病房门,绕过出现在门口的一拨人,溜了过去。

病房门被完全推开,接着,七八个人涌到了不大的房内。

殷梅也在其中,她向我介绍了进来的人,有医院的院长、副院长、我的主治医生、护士长,还有几位医院的管事者。

众人对我一番嘘寒问暖,但七嘴八舌的问话,让我觉得脑袋发昏,自己回答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最后医院院长叮嘱我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长,一定要照顾好我,医院会争取用最大的力量来让我康复。

“这可是我们的救火英雄。”院长带着一种使命感似的,觉得不治好我这个“英雄”,是医院莫大的失职。

“是,院长。”

“你放心吧,院长,我们一定尽力。”

主治医生和护士长都表达了态度。

“还有媒体的采访,暂时先别安排,不过张医生可以稍微透露一些信息给媒体,但要把握分寸。”

“好的,院长。”我的主治医生,也就是院长口中的“张医生”回道。

“沈队长,你安心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向我反映。”院长又言辞恳恳地对我说。

“好的,谢谢院长。”我回答。

又叮咛了好大一会儿,这位院长才带着一帮人离开病房。

不知道为何,与这种领导人物接触,我总是感觉到不自在。或许是因为他说话的语气吧,尽管听起来还算和蔼可亲,但让人觉得是一种虚假的表示,就好比戴着一个面具,面具上是笑呵呵的表情,可这种笑呵呵是假装且不真实的。

病房内又安静了下来,那种不自在感也消失不见了。

“救火英雄”这个称号,其实已多次戴在我的头上,但这次之所以显得与众不同,是因为我受了较为严重的伤。

“下次不许这样了,在自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的情况下,如此冲进去救人,不是英雄,而是冒失的傻子。”刚进入消防队,当时带着我的队长在我冲入火场救人,虽然最后救出了被困人员,且我被表彰为救火英雄,但他还是很严厉地警告了我。

我当然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不希望我因此而葬送性命。

“队长,看到有人被困在火中,我不去施救,怎么会安心呢?”

听到我这样的回答,队长没有再说什么,可自此以后,他将自己所掌握的一切东西都倾心教给我,让我从一个新人,迅速成为了消防队的骨干成员,并当上了消防队的支队长。

其实他不知道,我当消防员的初衷和信念,都来自于所爱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宁心。

                           

原创文章,作者:坐听风雨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