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凌天放《这个山村有古怪》小说最新章节,杜赋,徐子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这个山村有古怪

小说:悬疑

作者:鄙人凌天放

简介:一个四人小队在自驾游回家途中遭遇大雨,大雨将桥冲塌了。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暂居在一个小村庄里,但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半夜哭声、勾魂铃音接踵而来。为何每到晚上八点,所有人家的门窗都会紧闭,屋子里全无一丝灯光,然而街道上却灯火通明。十点过后,街道上却又变得漆黑一片?在这个奇怪的山村中,诡异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这些人又能否逃过命运的“枷锁”,重返“现实”呢?

角色:杜赋,徐子健

这个山村有古怪

《这个山村有古怪》第1章 奇怪的山雾免费阅读

暴雨骤至。

我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没由来的恐惧感促使着我疯狂的向前奔跑,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在逃离什么。

唯一清楚的,是来自身体最深处,那股恐惧的本能。

轰!

我下意识的回头,可看到的东西让我浑身的血液冰凉,就连汗毛都竖了起来,张大嘴巴想呼喊,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我身后几米外的雨幕中,一个近两米高的人正冷冷的望着我。半碎裂开的脑袋,腐烂的半张脸,和一具几乎已成骸骨的身体……穿过他身体的雨水,化为滔天的血浪,朝我席卷而来!

我几乎能闻到那股刺鼻的血腥味!

“不!”麻痹许久的声带终于发出了声音,我竭尽全力的嘶吼了出来,浑身却因为恐惧而僵硬得无法动弹,任凭血海将我吞没!

“不!不…咕,咕咕!”

我被血海淹没,感觉自己几乎不能呼吸了!大脑一片空白,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

哗!

那人却忽然出现在血海中,拖动着尸骸般的身体,死死的掐住了我,十根针般的手指扎进我的后颈,扣住我的颈椎,简直要把我撕裂!

“袁天罡!这一切没完……还没完!”

轰!

一声惊雷,猛地将我从梦中惊醒,旁边的杜赋正一脸惊恐的看我:“许峰,你刚才怎么了!”

“我……”我把脸埋在双手中,一种熟悉的疲惫感席卷着我的身体。车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可后背的衣服却完全被冷汗沁湿了。我从车门上拿出一瓶水喝了两口,透着镜子,我能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布满血丝的双眼,惊恐的表情,除了有一些憔悴外,和记忆中的我并没有什么区别。

“做噩梦了吗?”杜赋还是有些担心我,问道。

“没事……”我喃喃道:“我没事,只是做噩梦了。”又迟疑了好一会才接着问道:“现在到哪儿了。”

“还有个几百公里吧,不急。”

杜赋又看了我一眼,确定我没事了,才回答道。

这是个古怪的梦,连续好几天,只要我闭上眼,脑海中出现的都是一样的场景:无穷尽的暴雨,骸骨般的尸体,还有滔天的血海。

每一次醒来,都以我的死亡结尾,不过死法不一样,有时候是溺死,有时候被开膛破土,还有今天刚出现的,被硬生生拉出颈椎……

我想再回忆下去了,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觉得恐惧恶心。

“呼,呼噜噜!”

“哎呀,这两个家伙!”杜赋骂道。

后座徐子健和王元勋两人睡得和死猪一样,打呼噜更是像打雷。

我叫许峰,杜赋,徐子健和王元勋都是我室友,我们原本打算趁着假期出去自驾游一道,没想到不仅玩得不爽,还被坑的极惨,算下来就没好事。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快六点了,虽然是夏季,但是天色沉得可怕,云更是黑得和铁一样,眼看一场暴雨是躲不过了。

“要下雨了,开慢点。”我叮嘱一声,也不打算睡了。和杜赋聊了起来,也多了个照应。

“放心,没什么事。”杜赋说道,这小子,别的事不说,特点就是一个靠谱,让他开车,自然也不会担心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叮嘱道。

哗!

正如同他们所猜想的那样,不过几分钟,倾盆的大雨就打了下来,除了哗啦啦的雨声,我和杜赋只能听到后座两人的呼噜声。这种被雨幕笼罩的感觉不是很舒服,就像与世隔绝了一般,一层细密的水墙将你和文明断绝,在哗啦啦的暴雨声中,只有这辆小车,孤独得像海上的帆船。

我忽然有些紧张,这暴雨让我想到了梦里的场景。

但梦境毕竟是梦境,这里可是现实,凡事要讲科学依据,我可不相信会有什么两米高的尸骸突然站起来搞我。

因为是夏季,这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才一会功夫,大雨就停了。但我还是让杜赋慢点开,毕竟现在还在山上,我们也不是什么老师傅,要是一打滑,那可就是车毁人亡的事故。杜赋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我开车难道还有不稳的时候?”

很快,我们驶上了一座桥,这座桥大概有几公里吧,贯穿了两座山,桥身更是埋没在大雾中,看也看不清楚。

“怪了,这才刚刚下雨,怎么会起雾?”杜赋挠了挠后脑勺。

我也有些奇怪,按理说下一场大雨后,那些雾气应该都被吹散了才对,就算山间非常潮湿,也不应该起雾啊。而且这雾非常浓厚,可见度只有五米,杜赋压低了车速,把雾灯打开,以免有什么意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雾让人不安,莫名的有些心慌。

好在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杜赋开得稳稳当当,我叹了一口气,也许只是我多心了。

但事情并没有我想得这么简单。

“这雾怎么越来越浓了?”

行至深处,杜赋忽然愣神说一了一句。

“不知道,山里雾多……可能是这样的吧。”我有心无意的回答,心里那股不安却丝毫没有减弱,一种不知名的违和感蔓延开来……我不由得催促道:“你开快点,开出这雾就好了。”

哪知道杜赋回道:“我一直是一百二在开的。”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我们开进来已经多久了?”

“不知道,进来就没估摸着时间了。”

“快看看行车记录仪!”

刚才进雾的时候,我为了确认没有异常,特地看了一眼仪表盘,行车记录仪上的数字记得清楚,是一千二百公里,要想知道我们进来有多久了,看看就能知道。

“现在……我们已经行驶了一千二百五十多公里……”

我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一千二百五十多公里,这意味着我们进来已经有将近半个小时了!可就刚才的体感时间来说,不过几分钟!

更恐怖的是,我们是在雾中行驶五十多公里了!

山里怎么会有五十多公里的大桥!

杜赋好像也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颤声问道:“峰子,这不对,要不我们下车看看吧……”

“不行!”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现在的情况,我怀疑我们可能是碰上什么脏东西了,要是现在下车, 指不定会出什么状况,就这样继续行驶下去,反而是最安全的 !

可没等我说明原因,就听见猛烈的嘎吱一声,我猛一个前倾,差点撞到前面。后座睡着的徐子健和王元勋更惨,纷纷从后座摔落,撞在座椅上一声惨叫。

“许峰!你看!那,那前面,有个人!”杜赋惊恐的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鄙人凌天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84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