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妃她装不下去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白老哥,张婶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咸鱼王妃她装不下去了

小说:种田

作者:孜然味的绿豆糕

简介:一点儿也不想翻身的咸鱼白悠然,在自己挖的陷阱里捡回个男人的以后,距离她的咸鱼之路就越来越远。强娶,下毒,刺杀,绑架,各种花样层出不穷。忍无可忍,白悠然终于拔出她的四十米长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特么的,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菩萨?什么?将军非我不娶?老娘还非他不嫁呢!

角色:白老哥,张婶子

咸鱼王妃她装不下去了

《咸鱼王妃她装不下去了》第1章 陷阱里抓到个男人免费阅读

秋日的清晨,山间云雾缭绕,昨日刚下了雨,山路更是难走。

白悠然背着背篓,手中拿着一根长木棍,不住地拨动着依旧茂盛的草丛,不时从地上捡起一两个蘑菇,反手扔进背篓里。

“老爹最喜欢鸡腿菇炒鸡蛋,抓的野鸡卖两只,留一只,半只炖蘑菇,半只熬汤!”

白悠然一边盘算着背篓里的猎物,一边用目光在四周搜寻着,嘴里喃喃道:“要是陷阱里能困住一只野猪或者山羊的话,这个冬天就更好过了!”

很快,白悠然就看到前不久自己才挖好的陷阱。

上面用作伪装的树枝和枯叶早就掉了下去,而且看周边的痕迹,明显是个大家伙。

野猪?山羊?还是别的什么?

白悠然一边想着,一边将背篓放在地上,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攥着刚刚用来打草的长棍,慢慢朝着陷阱的方向靠过去。

因为陷阱里一直没有动静,白悠然摸不准陷阱里抓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自己现在这小身板能不能搞定,所以整个人极其谨慎。

然而,等她到了陷阱边上,看清里面情况的时候,脸上却满是愕然。

半人多高的陷阱里,没有白悠然想象的野猪和山羊,只有一个一身黑衣,满身鲜血,不知死活的男人!

看着陷阱里的男人,白悠然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所以,搞了半天,抓了这么个东西?”

“嘿,哥们儿,死的还是活的?”站在陷阱边儿上,白悠然警惕的打量着陷阱里的男人。

男人的脸上蒙着面巾,身上满是伤口,肩膀和后背上的伤都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身下的土地都被染红了一片。

理所当然的,白悠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眯了眯眼,白悠然跳下陷阱,伸手探向男人的脖颈间的动脉,男人依旧没有反应,但是指尖传来微弱的跳动,却昭示着他还活着的事实。

“啧,伤成这样都没死!”白悠然有些意外,看着手上沾上的鲜血,顺手扯了男人脸上的面巾。

面巾下的男人,面容俊朗,五官端正,长长的剑眉斜飞入鬓,虽然因为失血过多和寒冷唇色泛着不正常的青白色,但却仍旧好看的让人侧目。

“长得倒是挺好看!”白悠然忍不住赞叹,但是手上却很麻利的将男人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简单的包扎起来,一边包扎一边道:“遇上我算你命好,只希望你不会恩将仇报,也不会给我带来麻烦,不然的话,就算你长得好看,我也能给你塞回来活埋了你!”

给男人包扎好伤口,白悠然又费了很大的力气将人从陷阱里拖上来。

一番折腾下来,时间已经接近正午。

家里老爹风寒还没好,白悠然不能在山上久留,稍微歇息片刻,背上竹篓,半拖半架着男人往回走。

下山的路本就难走,更何况白悠然还拖着一个重伤的男人,好几次两人都差点儿直接从山上滚下去,幸好白悠然家离着山近。

走到山脚的那一刻,白悠然长长的松了口气,转头看着因为受伤已经开始发热的男人说道:“你可给我挺住了啊,别我费劲把你弄下来,你再给我挂了,我可就亏死了!”

昏迷中的男人依旧没有回答,白悠然缓了口气,继续拖着男人往家走,也幸好她们家没住在村里,要不这么拖着个重伤的男人回来,怕是都得引起不小的轰动。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女人说话的声音,白悠然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白老哥,我这可真是为了你好,你说你这个年纪,又不是悠然亲爹,又不娶亲,这说出去都不好听!”

“再说这城南的王老爷家哪儿不好?王公子是您的学生,您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还能亏待了悠然不成?王家家大业大,悠然嫁过去,呼仆唤婢的,不比在家里每天都得为你们俩的口粮奔波的强?”

“你看看,咱们桃源村,有哪个女孩儿和悠然似得里里外外管着这么多事儿?王老爷家是真的想娶了悠然,悠然嫁过去是享福的呀白老哥!不光悠然享福,您也跟着享福啊!又是师父,又是岳父,王家公子,能不上赶着讨好您吗?”

白悠然挑了挑眉,张婶子这是又给王家做媒来了?

“不行!王家不行!”白老爹咳嗽几声,坚定的说道。

听到老爹拒绝,白悠然松了口气。

虽然白老爹平时也催她的婚事,但是在别人上门的时候,却还是会严格的把关,稍微有一点儿不妥的,白老爹都不答应。

张婶子似乎早就料到如此,忍不住道:“哎呦,白老哥,我就不瞒你了,这官府都下来文书了,十四不嫁,就要收三倍的税了,你家悠然没几个月就十四了吧?你现在身体不好去不了学堂,家里又没有地,没有一点儿进项,你拿什么交税啊!难道非得等着官府的人,直接把悠然随便配了人吗?”

听着张婶子的话,白悠然忍不住皱眉,官府什么时候又搞了这么一出!

虽然在村里,十四岁当娘的一抓一大把,但白悠然绝对不在其中。

倒不是因为条件不好,毕竟白老爹是村里唯一有功名的读书人,自己办着学堂,而悠然又是一个妥妥的美人胚子。

这样的硬件条件下,前来说亲的人不计其数,甚至镇上,郡里都有托了媒人来说亲的,但无一例外都被她挡了回去。

原因很简单,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或者说,她的灵魂不属于这个时代!

即便已经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七年,但是那些骨子里的东西,却是改变不了的,她接受不了盲婚哑嫁,更接受不了十三四岁就结婚生子。

院里白老爹半晌没有说话,张婶子以为他是被说动了,趁热打铁道:“白老哥,您看,只要应了王家,那这就都不是事儿了,悠然还能过上好日子……”

“过什么好日子?”白悠然推开院门,看着院子里因为她突然出现而愣住的张婶子和白老爹,笑着道:“张婶子来了?我把表哥接来了,日后要麻烦婶子操持我们的婚事呢!”

                           

原创文章,作者:孜然味的绿豆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8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