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十二生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星君,墨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十二生肖

小说:纯爱

作者:吖闫

简介:混沌初开,一个白梅精爱上了一只小蛇,天不容,情难断,他们需要经过生生世世,不断轮回,找齐其他星君,方可安好,本书主线cp白梅精(白夕辞)x小竹星君(蛇妖,林墨源),有的内容在快穿过程中有其他属相的星君附cp,本文不一定有感情线

角色:星君,墨源

快穿之十二生肖

《快穿之十二生肖》第一章 十二生肖.巳蛇免费阅读

巳,名曰六落荒——万物炽盛而出,霍然落之。

传说,天上有十二星君,这星君分管着十二生肖,我们的故事要从这十二星君中的小竹仙君——林墨源说起。

时天帝初登,欲设十二星宿,然则魔乱才平,四处整顿,一时之间,到找不到好的人选。“众位卿家,你们给朕说说,可有何人选”天帝坐于龙椅上,“平息魔乱一战,妖界的小竹仙倌出了不少力,不如先封他个位置”太白星君出列说道。

“就是那个一人屠了混沌凶兽的蛇妖”天帝摘了个葡萄放入口中,“正是”太白星君连忙回答,“倒是有几分本事,先封他为十二星君之六吧,寓意诸神完成自己的工作”天帝一挥衣袖,示意大家退下。

妖界有一竹林,烟雾缭绕,顺石路莫约二十步,可见瀑布飞驰,下成小潭,潭水成溪,可见其中锦鲤,影子斑驳,潭边有一竹屋,屋前有一少年,青衣纱裳,躺在一压弯的竹子上,脸上盖着书,好不惬意。

“这,可是小竹仙倌住处”太白仙君到来时,便看到这般的景象,“正是”少年直起身,顺手拿下脸上的书,果然,蛇妖大多妖娆,只见少年眉眼刚毅却带有妖气,自成的红色眼线 ,眼角处有着一颗泪痣,此人便是小竹仙倌——林墨源。

“小竹仙倌,陛下有旨”太白仙君打开手中的圣旨,“仙倌接旨”林墨源行礼,“小竹仙倌屠魔有功,封为小竹星君,位列十二星君之六,掌巳蛇,自今日起,下凡寻另十一星君,钦此”太白仙君念完,“速速归位吧,小竹星君”。

林墨源接过圣旨“多谢太白仙君”,太白仙君回了个礼,走了。林墨源收好了行李,走出竹林,前往蛟龙窟,传说中的蛟龙窟,乌云密布,其中有一白色的蛟龙,爱食人。

蛟龙窟却是一盆地,开满漫天的鲜花,花中有一女子,气质如仙,头上隐约有着两个角“墨源拜别姑姑”林墨源对着女子行礼,“姑姑才从这雷锋塔下出来,你就要去天上任职了”没错,林墨源的姑姑便是白素贞。

“姑姑说的哪里话,墨源会回来看姑姑的”林墨源笑着回到,“你把这个带上,有用”白素贞说着,把腰上的玉佩取下来,放在叶墨源的手里,两人又说了会话,叶墨源才离开,白素贞看着叶墨源消失的背影,长叹一声“这孩子还有情劫未过”。

蛇性本散漫,林墨源边玩边走,足足半个月才到。

“我,这是发财了?”林墨源看着眼前的仙宫,仙气缭绕,宫廷巍峨,宫中有一白梅树,开的耀眼,四处可见金帘,无处不是华贵。

“小竹星君来了”宫门打开 ,出来一童子,穿着白色的衣袍,头上扎着的两个小包子,小包子上带着两朵白梅“星君可算来了,我是这侍候你的童子梅菜包”小童子说着,接过林墨源的包袱。

“梅菜包”林墨源不由大笑,本就妖娆的眉眼,到更加耀眼了,“星君生的本就好看,这一笑到越发好看了”梅菜包呆呆愣愣的看着林墨源,林墨源觉得有趣,便伸手捏了捏肉肉的脸颊。

“星君随我来”梅菜包有些害羞的向前跑出,林墨源抬步跟上去,只见这宫殿流觞曲水,一棵白梅遮住了大半的天空,偶尔落下的花瓣星星点点的散开,林墨源伸手,一片花瓣飘过层层纱帘,落在林墨源手上。

“不愧是仙境,花瓣也会说话”林墨源握住花瓣,梅菜包在前面一边介绍,一边小心翼翼的看自家星君,星君果然帅气,不愧是第一个星君,看的叫人满心欢喜。

入夜,天界的星光洒在白梅树上,林墨源带着那片花瓣来到院中,只见微弱的星光下,白梅枝上,躺着一少年,白衣上绣着白梅,好似要和这树融为一体。

林墨源感觉到魔气,召唤出剑来,一个飞身上去,那少年用扇子巧妙的避开林墨源的剑,几番过招,少年仍然在树上躺着不动,林墨源落在地上收回剑。

少年跳下白梅树,带下一阵花瓣雨,“你便是小竹星君”少年开口,眉眼如画,带着几分梅花傲骨,姿态豁然“阁下是”林墨源问道。“白夕辞”少年回到,“好名字,凡间有位诗人写过语句诗,故人西辞黄鹤楼”林墨源点点头,向前靠近了些许,“不知可是这诗中的西辞”。

“星君此话不对,在下的夕寓意暮来”白夕辞摇着手中的纸扇,“暮来”林墨源品着这两字,理了理衣袖,“你来这是何意”。白夕辞不理会,蹲下身,在白梅树下挖了许久,挖出两坛酒来。

“这是我的家”白夕辞拿着两坛酒在石桌边坐下,“星君不如来喝点”白夕辞不知从哪弄来的杯子,举起杯示意,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扬的嘴角,在星光下倒有些耀眼,林墨源谨慎的过去。

“你说,这是你家”林墨源给自己倒了杯酒,入口醇香,细闻有着梅花香,“对,这就是我家”白夕辞肯定的说,“胡说,你一个小妖怎么会在这仙府安家”林墨源放下酒杯,磕到青石桌上一声清响。

“我没胡说,这就是我家,那白梅树就是我醒来的地方”白夕辞反驳道,林墨源皱眉,这小妖好生奇怪,道行不深,却能化形,隐隐约约的,身上到带着魔气,压下心里的奇怪,林墨源自顾自的品酒。

“星君怎么不理我”许是喝多了佳酿,白夕辞红着脸颊挪到林墨源身边,嘟嘟囔囔的说着便挂在了林墨源身上,“你下来”林墨源有些恼,回头一看,白夕辞竟然睡着了,林墨源顿觉头疼,不由的皱眉,随即无奈的抱起白夕辞。

阳光微微照进房间,“星君可醒了”梅菜包推开林墨源的房间门,“星君我什么也没看到”梅菜包见到房间里的场景,连忙用自己肉肉的小手捂住眼睛,又露出一个小缝偷看。

也不知道那个和星君差不多好看的人是谁,梅菜包被一个眼神吓了出去,那个人为什么会坐在星君呢?梅菜包准备着吃食,在自家星君门口徘徊。

“星君醒来了”林墨源睁开眼睛,只见一张俏脸瞬间放大,让林墨源不由的脸一红“你怎么在这”林墨源吓得退后了一段距离,“星君这话说的,昨夜星君做了什么,星君难道不记得了”白夕辞一脸委屈的看着林墨源。

林墨源别过脸“把衣服穿好”,白夕辞看着冷下脸来的林墨源,呶呶嘴,穿好衣服,心想,真是个无趣的人呢。“星君,吃食好了”梅菜包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房间门,林墨源飞一般的跑出去。

饭桌上,梅菜包一边扒拉着碗里的吃食,一边看着自家星君和那个陌生人,星君今天的脸怎么黑得可怕,梅菜包感觉有点冷,向白夕辞那边挪了挪,还是这位和仙君差不多好看的陌生人好些,梅菜包想着,又向白夕辞那边挪了挪。

白夕辞见到梅菜包的动作,笑着给他夹菜,又捏了捏他的包子脸,“这位大人也是好人”梅菜包看着白夕辞,腮帮子塞得鼓鼓的,林墨源冷哼一声,梅菜包连忙低下头,白夕辞无奈的看了眼林墨源,见他不理,自觉无趣。

用过膳,林墨源冷着脸在白梅树下练剑,梅菜包小心翼翼的在一旁站着,“星君剑法果然高超”白夕辞的声音响起,“你怎么还在这”林墨源停下动作,剑气带下几片梅花瓣。

梅菜包见气氛不对,连忙悄悄溜走。“星君说的哪里话,这里是我家,我为何不能在这”白夕辞摇着纸扇,“这不是你能在的地方,你快些离开”林墨源依旧冷着脸。

“星君,我们成婚吧,成了婚这里便是我家”林墨源感到腰上一紧,身后传来若有若无的梅花香气,“胡言乱语”林墨源推开白夕辞,快步离开,“你这是恼羞成怒了”白夕辞拿着扇子笑道,在梅花树下,少年轻轻一笑,林墨源看到他的眼中清澈如同湘泉一般。

仙界消息向来灵通,不出一日,新晋的小竹星君屋里多了个人的传闻就已经人尽皆知,不少无意间瞥见小竹星君宫娥暗自伤心。

“星君可是要习字,我来给星君研墨”白夕辞见林墨源拿了纸笔,立马抱起墨研跑到桌边,“星君还不快写”白夕辞笑的灿烂,窗外的白梅树动了动。

林墨源头疼的看着给他磨墨的白夕辞,“你何时才走”林墨源写下一个字,“我不走”白夕辞继续磨墨“这是我家,星君我们成婚吧”。林墨源不语,这几日,这个家伙天天闹着要成婚,林墨源只当他抽风,毕竟就算是在仙境,哪有这般开放的人家。

白夕辞见林墨源不理他,自觉无趣,又到树下挖了坛梅花酿,摇着扇子,在树上躺着,“你怎么又喝酒”林墨源出来看到白夕辞这个样子,有些恼,又想到那天的事情,更加恼了。

“星君不与我成婚,我自然忧愁,哪能不借酒消愁”白夕辞从树上下来,飘飘乎,好似,这梅花之精灵,带下的花瓣衬托着,到更加美了。

此时,天宫之中,“胡闹,那颗梅树早就不该存在,怎么还让他遇到小竹星君”天帝震怒,“殿下息怒,以前我们除了他一次,现在再除去一次便好”底下的人连忙说道,“还不快去”天帝怒道。

“为何你一定要与我成婚”林墨源见他从树上下来,忍不住问出了疑惑,“因为我喜欢星君,和星君在一起我便开心,能看到星君……”白夕辞话还没说完,便吐出一口鲜血,胸口渗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白衣,“白夕辞”叶墨源接住白夕辞滑落的身体。

那梅花好像落得更多了。

叶墨源没想到,在刚才那一刻,明明冲自己来的暗器却被白夕辞接住,“你,为什么不躲”林墨源用仙气护住白夕辞的魂魄,“梅菜包,快去请太上老君”一时之间,小竹星君院里的白梅树开始落下。

林墨源看着那瞬间枯萎的白梅树,心中五味陈杂。“星君,我们成婚吧”,“我喜欢星君,看到星君我便欢喜”…..白夕辞的话都在耳边回响,夜幕降临,“星君早些歇息吧”梅菜包见自家星君站了一个下午了,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林墨源攥紧了袖子,片刻后,进了房间。林墨源看着床上的少年,双目紧闭,唇色苍白,哪还能看出曾经的玉树临风,林墨源理了理白夕辞的发丝,“你若是醒来,我们便成婚”。

“小竹星君,天帝有令,让你速去凡间把那偷吃佛祖香油的鼠妖捉回来”,次日,太白仙君匆匆忙忙的赶来,“仙君可否帮我回绝陛下”林墨源拉着太白仙君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小竹仙君,陛下说,若你能带回,便出手救里面那位”太白仙君在林墨源耳边低声说道,“此话当真”林墨源问道,“当真”太白仙君真诚的说道,“还请仙君代为照顾,我去去就来”林墨源闪身消失。

太白仙君见林墨源已经消失,走进屋里,“白梅仙君,你何故回来,陛下不容你,老臣也只好依命办事”太白仙君说着,把手中的丹药喂入白夕辞嘴中,院里的白梅又开了,只是这次,开的不再是白梅,而是似血的红梅。

床上的白夕辞睁开了眼睛,眉间浮现出一朵血色的梅花,“你们还要杀我第二次”白夕辞看向太白仙君,眼光瘆人,白夕辞拿出扇子,邪笑惑人,红衣风华,一笑足矣乱人魂,魔气在天界蔓延开来。

此时,林墨源看着抱着自己腿的小正太,只觉得头疼,“你起开”林墨源揪起两只大大的老鼠耳朵,“你是小竹星君,你可来了,我是不是要做星君了”小正太不仅不撒手,到抱得更紧了。

林墨源心里着急,出手把他打回原形,竟然是只小白鼠,林墨源把他放到笼子里,觉得蹊跷,天界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收不了一只道行尚浅的鼠妖。

林墨源匆匆赶回来,只见院里开着满树红梅,“星君可回来了,那个大人突然大闹金銮殿了”梅菜包看到林墨源 ,哭着说道,林墨源连忙把白鼠扔给梅菜包,奔向金銮殿。

只见天兵天将中间围着一少年,原本清澈至极的面容,染上了妖艳的气息,还有浓重的魔气,白夕辞怒喝一声,打落大片天兵天将,林墨源连忙冲进去“夕辞”林墨源叫了一声,白夕辞并未理他,一片血海风雨。

“夕辞,我带你回家”几番交手,林墨源打晕了白夕辞,“小竹星君,这魔头不可留”几位仙家叫到,“不可留,好一个不可留”林墨源嗤笑一声,“小竹星君,你可知你在做什么”天帝怒到。

“知道”。

那一天的伏魔台,落下了无尽的梅花,在夕阳下,一青一白,旋身飞下,小竹星君的宫殿里,有棵红梅,下面有个小童,小童旁边坐着一只小白鼠。

“你说星君会回来吗”白鼠趴在小童头上问,“会,星君会回来的”小童抬头,看着那片红梅,眼眶不由的红了,他想起来这里曾经住过两个仙人。

人间,有一棵白梅树,树下盘着一条青蛇。

“我们成婚吧”。

                           

原创文章,作者:吖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