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重生后独宠死对头》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芸儿,萧卿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帝重生后独宠死对头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樱桃萧丸子

简介:女帝重生后,救下的小奶包天真无邪,软萌乖巧,还会甜甜的叫着“姐姐”,可是养着养着,越看越像前世的死对头!昔日的小奶包化作翩翩红衣少年郎,恣意潇洒,眉梢含笑,细长的风眸眯起,“你养的奶包长大了,你该吃了,姐姐。”丰神俊朗的红衣少年摇身一变,又化作万鬼臣服的修罗冥尊,三界为之颤抖,一袭红袍,一颦一笑,蛊惑人心,挑起她的下巴,柔声说道:“这一世,本尊可不做你的死对头,只做你的心上朱砂。”

角色:芸儿,萧卿晚

女帝重生后独宠死对头

《女帝重生后独宠死对头》第1章 女帝重生免费阅读

子祁九年 秋

“君思卿,死到临头,你还不肯认罪。”

君云深嘴角擒着一抹冷冷的笑意,握紧了手中的利剑,缓缓走向面前绝美的黑衣女子,她的身上沾了不少鲜血,半跪于地,手中的血凰之剑刺入地,让她可以勉强撑住自己的身体。

君思卿抬起清冷的面庞,直视这张与她极为相似的容颜,同样是红发墨瞳,二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是令君思卿怎么也想不到,她堂堂东方神域的女帝,竟会败在亲哥君云深的手里!

君思卿的墨瞳含着深深的怨恨与愤怒,嘴角勉强扯出一丝冷笑,“君云深,你还真是深不可测,这些年,算我眼瞎!”

君云深为了坐上帝位,早就背地里联合勾结四方势力,伺机谋反,如今终于等到这一日,因为君思卿灵力逐渐变弱,便找个借口,说君思卿修炼邪术,走火入魔,起兵篡位,逼她下位。

君云深双眸一冷,“休的妖言惑众!君思卿,现在,你不是东方神域的女帝,我奉各方长老之命,取你性命!放心吧,你死后,我会和几位长老替你守好这一方神土,安心去吧。”

君云深说罢,冷笑着向后退去,手势示意殿外的天兵天将拉起弓箭,君思卿看着身后已经无数支弓箭,仿佛已经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君思卿大笑,笑自己傻的可怜。

呵,这么多年的兄妹之情,比不过一场权力纷斗,最终还是败给了王权啊。

一个士兵心急火燎的跑到君云深身边,“殿下,不好!外面……外面有九夜天域十万傀儡大军!是……是修罗冥尊!”

“修罗冥尊?他来干什么!”君云深脸色一变,看向了君思卿。

“妹妹,这可是你的死对头啊,看来,盼着你死的人,不止我们。”

君思卿的心彻底凉了,世人谁不知,冥尊与我不共戴天,二人是死敌,冥尊来,或许只是看个笑话罢了!

君云深一声令下,“放箭!”

顷刻间,万箭齐发,君思卿无路可逃,一支又一支穿过她的身体,这种痛,比不过被至亲背叛的万分之一。

“阿卿!”

一道撕心裂肺的呼唤声,传入了君思卿的耳中,在倒下的那一瞬间,一个人接住了她。

银发红衣,绝世无双,一张金色的鬼面具遮住了上半部分的脸,魅惑的血眸含着泪光。

“阿卿……阿卿……我终究还是来晚一步……”

没有想到,在我被所有人背叛,与天下为敌,唯一一个出来救我的人,竟是我的死对头,那个不可一世的修罗冥尊,他是在为我的死而哭吗?可惜,我永远不知道答案了。

“阿卿!”在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声中,一代“朝凰仙帝”的君思卿,随之陨落。

……

缥缈神宗 通天塔

萧卿晚席地而坐,塔内皆是熊熊燃烧的灵火,她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这白皙的小手,有些不可置信,仿佛是做梦一样。

紧接着,一段清晰的回忆涌入脑海,是这具身体本有的记忆,萧卿晚梳理了一番记忆。

萧卿晚,萧西凉王之女,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本是天之骄女,天赋异禀,三年前因随剑门去九灵山历练,被人推下悬崖,经脉全断,无法修炼,而且性格大变,懦弱无能,与掉崖前判若两人。

父亲萧谨之为了治疗萧卿晚,便将其送入通天塔内接受灵火重炼,重塑经脉,可惜萧卿晚的身体受不住灵火的力量,险些走火入魔,在这塔内一命呜呼。

萧卿晚……我为什么会成为萧卿晚呢?

君思卿临死之前的场景历历在目,如今重获新生,简直像做梦一样。

萧卿晚触上那滚烫的灵火,赶紧收回了手,这强烈的痛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这究竟是为什么?

“师父,这萧卿晚怎么还没有出来?不会死里边了吧,这怎么跟西凉王交差?三年前早就应该死了,现在真是死了还不让人省心。”

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引起了萧卿晚的注意。

“无妨,为师早就跟西凉王说过,这通天塔重塑灵脉,风险很大,本就是九死一生,这萧卿晚就算是死,也是理所当然,西凉王不会怪罪我们。”

萧卿晚冷冷一笑,推开大门,塔内炽热的空气袭来,给门外的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让各位失望了,我萧卿晚活着,多谢这灵火,能助我重塑经脉,让我日后可以修炼。”萧卿晚唇边噙着一抹冷笑,直视面前几人。

上官翼抚上花白的长胡,故作淡定的一笑,脸上的皱纹仿佛都拧在了一起,“好……不愧是萧西凉王的女儿,我就知道,萧小姐一定能重塑经脉。”

风芸儿和身旁的风怜儿都瞪大了美眸,姐妹二人不知说什么为好,听见萧卿晚这番话,面露苦色。

“那我刚刚或许是听错了,罢了,我不会计较这些,省的给我们萧家抹黑。”

萧卿晚说罢,笑着走近了风芸儿,笑容阴冷,吓得风芸儿后退几步,“刚刚那句话,是你说的吗?”

“什么……什么话?”风芸儿惊慌失措,身子直哆嗦,不知为何,总感觉萧卿晚身上有一种来自地狱的煞气,与众人印象中,那个懦弱无能,病殃殃的萧卿晚判若两人。

萧卿晚停下脚步,淡定一笑,“没什么,你害怕什么?”

风芸儿这才呼出一口气,风怜儿大怒,“你这个废人,想对我妹妹做什么?我可不怕你,这是我们缥缈神宗的地盘!不是你们西凉城!”

“萧卿晚,你……你不要放肆!别仗着有你爹给你撑腰,我就怕你,你重塑灵脉又怎样,现在不还是要重头修炼?”风芸儿有了姐姐撑腰,说话都更有底气了。

“呵,上官门主,出师不利啊,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萧卿晚夺过护卫腰间的佩剑,向后扔去,剑刃正好从侧面擦过风芸儿的脖子,割断一缕发丝。

与死亡擦肩而过,这让风芸儿吓得双腿一软,不敢吱声,这强大的震慑力,怎么会是萧卿晚这个废人能有的?

                           

原创文章,作者:樱桃萧丸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