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游戏》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徐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非正常游戏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乱七八糟的名字

简介:一只浑身滋血的人形生物脑袋上插着手术刀向远处一瘸一拐走开。“我只是在大街上行走而已,这东西忽然就蹦出来吓我,又长得奇形怪状,精神病无疑了,我当然要为他提供治疗,但是语言又不通,只能试试物理疗法,你继续采访别人我先走了。”南易拉拉身上的衣服,朝镜头点头笑笑,摸出手术刀转身向那人形生物追去。

角色:徐伟

非正常游戏

《非正常游戏》第1章 游戏开始免费阅读

早上七点,公鸡打鸣声从耳边传来。在这个精神病院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公鸡在门外瞎跑,这是南易独一无二的起床铃。

南易伸手摸到枕边的手机,解锁,关闭闹钟,灰色的毛衣套到身上,穿上厚裤子,最后穿上被磨出毛边的白大褂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人留着长头发,脸色略微发白,眼睛里带着不多的血丝,单看面目二十多岁,胡子刮的很干净,身体略显消瘦。

南易耸耸肩,习惯性伸手拿牙刷,挤上牙膏低头开始刷牙。

只不过这一次南易的牙刷刚怼进嘴里他的身体就顿住了,刚刚镜子上闪过去了个啥玩意儿?

南易抬起头继续刷牙,还是那张略显苍白且帅气的脸,没毛病。

忽略这小小的意外,人的大脑结构如此复杂,平时走在大马路上撇见个消防栓都可能看成一只狗,偶尔出现幻视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南易漱漱嘴,低头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脸,伸手摸到不远处的洗面奶。

就在南易低头进行这一系列的过程中,镜子里的南易抬起头,缓缓站直身体,面无表情看着前方,身上出现重影,而后复原。

这个过程不断重复着,像是看电视时信号不稳定一般。

镜中的身影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模糊,最终完全消失,占据镜面的物品变成了一把手术刀。

南易终于洗完脸抬起头,看见镜中那把手术刀后也没有多惊讶。

“原来我刚刚没看错。”

他伸手拿起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然后把毛巾挂回去,然后毫不犹豫伸出右手放在镜面上按住手术刀柄。

【游戏开始】

【游戏名称:精神病院的诅咒】

【游戏简介】

【这是一家很不友好的精神病院,你可以在这里收集到一切你一定不会想得到的情绪,你可以不去寻找,但他们是自由的,他们早晚会发现你。愤怒,妒忌,猜疑···让一切来的更猛烈些吧,这才是最终的自由!】

【玩家任务】

【想办法成功出院】

【人物信息:未通关一次游戏则无法查看】

南易收回手,手术刀出现在南易手中,他的身影重新出现在镜中。

南易有些兴奋,试探性敲敲镜面,当然,除了手敲得生疼什么也没发生。

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都是早晚的事,半年前就有人进入游戏,目前为止的进入方式为特定行为或接触特定物品。

大多数人进入游戏依靠后者,前者存在不确定性,具体表现为即使做了也不一定就能进入游戏,只是进入概率大一点。

特定触发行为有且不限为:拧坏水龙头,菜市场割肉,骑猪上街,或者上厕所没带纸。

这种方式触发的游戏与行为有极强关联性,比如拧坏水龙头触发游戏:病变·止不住的血液,菜市场割肉触发游戏:屠夫手中的亡灵,骑猪上街触发游戏:异端骑士。

触发游戏的物品有且不限为:镜子,石头,路灯,假牙或者一只碗

触发游戏物品与游戏并无特定关系,比如南易。

触发行为或物品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官方发布出具体数据,并由专业人士尝试进入对危险性进行评级。

刚开始的时候进入游戏的人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南易将信将疑,但是对游戏内容颇为好奇也算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现在进入未开放过的游戏则会视探索程度,任务完成度,带出来情报完整度给予一定奖励。

南易打开卫生间的门,他身后马桶碎在地上,花洒被拆,浴缸裂开,水龙头安安静静躺在垃圾桶里,裂开管道从缝隙中向外滋水,目测除了镜子全部报废。

他指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向下滴血,可见他把卫生间整报废也是付出了一定代价的。

南易看着门,想了想没把这玩意也给拆了,最终得出结论。‘游戏触发物品不可以蛮力损毁’

南易再看自己的屋子,已经不是起床时的样子,房间狭小,仅剩一张简易铁架床,床上还留着断裂的束缚带。

南易撇撇嘴,我就一精神病呗,还带强烈攻击性的那种,住的还是自己上班的精神病院。这么嘀咕着南易快步走到床边开始检查。

束缚带不算结实,床架老旧,床单发黄,床尾正对着带窗口的铁门,门上带着不少铁锈。他钻进床底,木质床板有腐朽的痕迹,床底铁质横梁两端接口处有裂纹,焊接不太牢固。

南易把藏在袖子里的手术刀拿出来,刀片插入裂缝中,然后开始嘀咕。

“好歹也是系统道具,不能太脆弱吧?”

说着用力一撬,裂缝变大,多次重复操作后横梁被取了下来。

半握粗,长近一米的空心钢管被南易掂在手里,这玩意儿拿在手里比手术刀有安全感多了。

南易从床底爬出来,正在这时尖锐刺耳的声音传入耳膜,一阵牙酸过后门开了。

‘有那么一点完蛋奥。’

南易看着门口穿着血迹斑斑白大褂的医生咽了咽口水,直接死翘翘可还行?

对方面色通红,身材壮硕,头上还带着个脸盆大小血红色向日葵,根茎覆盖了整个头顶,和血管连接在一起。葵花籽晶莹剔透像是吸满鲜血的水晶,这样一个人一锤打死南易应该没问题。

对方只瞄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在屋子里来回穿梭,最终定格在洗手间。边看边点头,还从衣服里面掏出了沾满红褐色污渍的病历,病历纸上带有红褐色污渍处还处于半干不干的状态。

南易紧握钢管走到那在病历上写东西的医生前向病历上瞄了一眼,这医生手里的自动笔并没有被按下,对方只是在纸上瞎划拉,病历上的字也还是原来那些。

姓名:徐伟,性别:男,年龄:32

病史:患有重度被害妄想症,有强烈攻击性,近期有所好转。

主治医生:张志华

南易点点头,常规剧情,精神病人跑出来了,医生没了。对方胸前的牌子虽然被血迹掩盖了一部分内容,不过看出张–华两个字还是不难的。

“这个人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调往普通病房,观察两天后如果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南易的思考被这个脑袋上长向日葵的人打断,他回头看一眼自己的房间和废了的浴室,大概明白了这里的规则。

那医生喊完便离开去下一个病房了,紧跟着就冒出来两个青色小脸护士装的向日葵女生架着南易去了楼下,也不管南易手里的钢管。

南易向周围看了两眼就不再浪费时间了,这里的布局和自己上班的地点一模一样,按照这个剧情发展,自己只要暴起锤人差不多就可以离开了。

果然是新手任务,给出的提示也很明显,只要能把愤怒,抑郁,猜疑等负面情绪发挥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出去了,这可不就是自由了吗?

而且这游戏主动帮你挑选了愤怒这种最好通关的情绪,加上断掉的束缚带,就算你自己什么也不做都能换房间,有点太稳了。

南易舔舔嘴唇,这么简单的游戏不整点花活出来都对不起自己进来这一趟!

                           

原创文章,作者:乱七八糟的名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