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爷抱抱,菟丝花大佬他又哭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厉孑,白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厉爷抱抱,菟丝花大佬他又哭了

小说:纯爱

作者:绯月无双

简介:双男主,强取豪夺现拳王×人间娇弱菟丝花。本文要点:#磕cp#规则破坏者#双大佬#甜宠#初回江城,白双就被父亲和继母塞进了替妹出嫁的婚车里,没想到半路被个土匪劫了。土匪长得帅,腰力棒,一言不合就‘抢亲’。被绑着绑着,白双突然成了娱乐圈顶流扛把子。每天都有人磕他和土匪的cp,还写双人动作文。白双:“……”翻了两页都是零星碎末之后,白双怒了:“笔给我,我来写!”

角色:厉孑,白双

厉爷抱抱,菟丝花大佬他又哭了

《厉爷抱抱,菟丝花大佬他又哭了》第1章 抢亲免费阅读

晕!

翻天覆地的晕!

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他紧紧束缚着,一层一层的箍住,让他无法呼吸。

白双用力晃了晃脑袋,勉强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他现在躺在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角落的书桌上放了一双拳击手套。窗帘紧闭,透不出一丝窗外的光。

他身上还穿着周家派人送过来的喜服。

这是白家以五千万的彩礼把他卖给那个不能人事的周二瘸子的凭证。

大概就是这个东西,勒的他透不过气来。

白双冷笑着扯了扯身上的喜服,才发现自己的双手都被绑在两边,动弹不得。

挣扎了一下才发现,不光是双手,连他的两条腿,也一动不能动。

他被人控制在了床上!

“谁?”

白双懵了。

究竟是谁?竟然敢这么对待他。

呵!

他作为K集团的顶级杀手,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

千万别让他逃出去,否则……

他一定要了这个人的命!

听到他的声音,坐在角落里的男人缓缓站起身,一步步走来。

靴子的声音笃笃的敲打在地板上,白双那双微红的桃花眼迸出一丝狠厉。

本来今天应该是他跟周二结婚的日子。

白家和周二瘸子商量好让他男扮女装,好掩人耳目的嫁进周家,维护周家的面子。

他这个‘不小心弄丢,又非常巧合的找回来‘的儿子,很符合周二的口味。

婚车刚开到江城的绕城高速,就被这些人给劫了。白双被厉孑打晕之后,听到的也是这种笃笃声。

还有他那句无比嚣张的:“抢亲!”

像一个得胜的将军,骑着马嘚瑟的叫嚣。

白双的神色冷了冷。

“醒了就醒了,叫什么叫?”面前的男人容貌绝佳,就算是人人追捧顶流,也没他一半好看。

他的手漫不经心的划过白双的脚,一路向上,直至大腿。“等老子来堵你的嘴?”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白双还算镇定,也没暴露认识他的事。

被他划了一下而已,反正大家长得半斤八两,谁也不占谁便宜。

“初次见面,我叫厉孑,是你男人。”厉孑的手在他幼嫩的皮肤上敲了两下,立刻就出现一道长痕。

厉孑。

蝉联国际拳击大赛五连冠,被誉为天才拳手。拳法犀利,又快又狠,很多人来不及找到他的弱点,就被一拳打倒在地。

白双看过他打拳的视频。

任何一个看过他打拳视频的男人,都会热血沸腾,恨不得冲上去和他较量一场。

更加凑巧的是,白双这次来江城的两个目标。

一个是周二,另一个,就是厉孑。

组织的人想要厉孑的命。

至于缘由,白双并不关心。

他只是个杀手,不是个情报员。

白双下意识蜷缩了脚趾,做出防备的姿态。

厉孑伸手握住他的脚腕,这双脚,大概只有37码吧?

从脚尖到脚跟,都泛着玉色的白。

他的声音暗沉,冷峻的眉间不染笑意:“躲什么?怕我?”

“我要嫁的是周家二少,为何要怕你?你快点放开我,要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白双微微闭上眼睛,脚趾蜷缩在一起。

在表面上来看,周家是江城三大世家之一,与江,厉两家三足鼎立。但在大家心里的统一标准来看,作为基建房产起家的江家,才是江城第一权贵。

其次才是厉,周两家。

要是非要撕破脸皮,谁都不一定占多大便宜。

“嫁那个没有玩意儿的东西不如嫁我,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他满足不了你的,我也能给你。”厉孑不紧不慢的在他脚上留恋着。

“你绑我来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就行了,不用拐弯抹角。我不是你想象的……女人,”白双在女人两个字上顿了一下,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能拖一时是一时。“不吃你这些花言巧语。”

“所以你是执意要嫁给周二了?”厉孑的手突然停在他的脚腕处,眼眸一沉。咬牙切齿地扯了扯他脸上的铁链。

“嘶~”

疼!

太NM 疼了。

白双的神经从小就比别的人敏感,只要稍微用力大一点,他的皮肤上就会出现痕迹。

而且,怕疼。

白双的眼里水汽氤氲,一滴泪顺着他白皙的皮肤滚落,像是一个容易破碎的娃娃。

白双咬牙,“关你什么事!既然有目的,不如我们开门见山,你到底想要什么?”

在厉孑眼里,他是默认了。

厉孑又扯了扯他左脚的铁链,把遮挡的喜服微微掀开,睨视着他两只脚腕上对称的淤痕。

“既然是抢亲,自然是想要你这个人了。白双,好好待在我身边,我给你想要的一切。”

“我现在只想要你的命!”他这样的撩拨,让他既羞耻又愤怒。

“小乖,你现在是被我绑住了,你确定要对我说这种话?”厉孑扯掉身上的扣子。

白双感觉到自己身边的被子陷了一点,厉孑的脸近在咫尺,凉薄蛮横的声音传来:“小乖,道士说我命克妻,必须找一个至阴的人结婚,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只要你同意,白家和周家,我帮你解决。”

白双是重九那天的生日。

“不需要。”白双死死盯着他。

“盯我做什么?想要?”厉孑突然低头吻住他的唇,快到不等白双反应过来,就撬开他的牙关辗转。

一种遥远陌生的气息冲击着他的脑海,像烟花怦然绽放。

白双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退了出去,改在他的脖颈间厮磨。

那里有个蝎子的纹身,尾勾像是有剧毒。

“厉孑,你无耻!”白双根本没有一丝力气反抗。

“跟我一个抢亲的人讲道德,小乖…你真是可爱。”厉孑的笑震颤着他的胸膛。

臭蛮子!

白双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男人!

然而厉孑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在他颈间喘息。“想通了?”

这样的动作让白双很不舒服,他知道跟厉孑这样的人,没什么道理可讲。

白双不讨厌这样,至少各凭本事,用不着假惺惺的虚与委蛇,“你先起来,我喘不过来气了。”

厉孑又笑了两声,替他去解胳膊脚腕上的铁链。

白双的视线微眯。

                           

原创文章,作者:绯月无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