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总想骗我隐婚》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庄潇潇,陈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竹马总想骗我隐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华盈

简介:李白曾在诗里写道:“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庄潇潇很苦恼,醉后一夜迷情,她的竹马哥哥总想把她骗回家做老婆怎么办?抵抗无效,最后她也只能乖乖就范:“陈奕,我把你当邻家大哥哥,你却想把我娶回家?”“不叫哥哥了?”陈奕贱笑着凑上来抱住庄潇潇。庄潇潇:“陈奕,你好歹也是个集团董事长,能不能要点脸?”陈奕捏起庄潇潇的下巴:“不能,庄潇潇,快叫哥哥。”

角色:庄潇潇,陈奕

腹黑竹马总想骗我隐婚

《腹黑竹马总想骗我隐婚》第1章 她不想回家免费阅读

四月的江城,气温已经有些许回升。

距离江边商业圈不远的一条步行街上人头攒动,这里仍属于繁华的商业地段,地价高昂但却并不稀罕,在江城这样的大城市,这样的商圈比比皆是。

步行街街角有一家位于二楼的网吧,现在正是生意火爆的时候,呛人的烟酒味弥漫了整个网吧,大厅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高声叫喊,聒噪得让人头疼。

这样的环境,简直可以用乌烟瘴气来形容,论谁进来也要皱一皱眉。

网吧后台,一个狭小的杂物间,庄潇潇正握着手机挤在一屋子的杂物中打电话,这里虽远离了外头大厅的喧闹嘈杂,但高声的叫喊偶尔还是会飘进来。

庄潇潇握着手机的手心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妈,您别说了,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回庄家的。”

电话那头的人是庄潇潇的母亲陶文心,陶文心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宝贝的不行,可女儿骨子里偏生带着一股叛逆劲,前不久离家出走,算来已经有半个月了。

温柔如陶文心,这种时候也生不起气来,只得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的女儿:“潇潇,回家吧,你不打一声招呼就离了家,你父亲很生气呢。”

庄潇潇有些不屑地冷哼一声:“他生气又怎么样?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

“怎么能和你没关系呢,他就是因为你离家才生气的呀!”陶文心的音量微微高了几分,“你也知道,这几年我和你父亲的关系本就紧张,要是你再和你父亲闹僵了,难道真的要你父亲把庄家的财产都分给他那个小三吗?”

母亲的话深深刺痛了庄潇潇,她咬着嘴唇不语,暗自握紧了拳头——指甲已经深深刺入了手掌却还浑然不知。

纵使这样她也不肯松开手,只是固执地不开口。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身为江城房地产商的庄家,祖上三代都是生意人,到庄潇潇父亲这一辈,生意是做的大了,可膝下无福,就庄潇潇这么一个独生女,照理来说庄潇潇就是庄家家业唯一的继承人,可庄潇潇的父亲在外面水性杨花惯了,人到中年居然在外面养起了情妇。

那么多年庄潇潇的父亲习惯在外面偷吃,母亲陶文心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庄家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陶文心又疾病缠身,也就指望着自己唯一的女儿过日子了。

可最近庄父已经有意要和庄母离婚,陶文心虽然柔弱但也不是傻的,她早就听到了风声,听说是庄父养在外面的情妇依仗自己有孩子闹着想上位,庄父拗不过,这才萌生了和陶文心离婚的想法。

庄潇潇想着想着便失了神,直到电话那头又一次传来母亲的声音才将她拽回现实:“潇潇?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在听,”庄潇潇连忙应声,“可是妈,我不想回庄家,我的梦想也不是继承庄家的家业。”

“那你是要将属于我们母女俩的财产拱手让人吗?”陶文心真的急坏了,女儿离家出走半月,自己和庄父的关系简直要降至冰点,要是女儿再不回来,真不知道庄父会狠心做出些什么事来!

“妈,你别说了,任凭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回庄家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继承庄家的家业。”庄潇潇打断了陶文心的喋喋不休。

这几天庄潇潇因为在网吧的工作不顺心已经烦躁的不行,母亲的话更如火上浇油,搞得她心烦意乱。

“潇潇……”陶文心的话还没说完,庄潇潇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庄潇潇的脾气不好,是娇生惯养的臭毛病,可她深知这几年陶文心的身体也越来越差,纵使自己再烦躁也不能把气撒在母亲身上,干脆就挂了电话。

陶文心再打电话过来,庄潇潇的手机已经关机。

“呼……”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庄潇潇把手机塞进口袋,匆匆出了杂物间。

网吧依旧热闹非凡,庄潇潇悄悄溜回收银台,今天值班的同事都在忙自己手头的事,没人注意到庄潇潇这期间去了哪。

自从半个月前庄潇潇与庄父大吵一架离家出走以来,她便在外找了一份网吧网管的工作勉强糊口,庄潇潇事事要强,哪怕这里的环境再差,她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她不想回去,那个陶文心口中的“家”冷得要死,柔弱的母亲和醉醺醺的父亲是家里最不和谐的音调,明明是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却讲不上几句话,气氛冷得让人窒息。

那里才不是家,她不想回去!

家是温暖的地方,是避风的港湾,然而庄家向来只有貌合神离的父母和彼此之间斗不完的心机。

想到这里,庄潇潇打了一个寒颤。

再想也是徒增烦恼,庄潇潇索性将这些事统统抛之脑后,网吧的工作还没做完,也许忙碌能使她淡忘家庭带来的烦恼。

……

等庄潇潇忙完手头的工作交了班,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走出网吧的庄潇潇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网吧里的空气实在太浑浊,粘稠的让人恐惧。

兴许是心情不大好,庄潇潇第一次没有下班立刻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神使鬼差的,她去了酒吧。

一醉解千愁!庄潇潇看着面前满满当当一桌酒,拿起酒杯就开始豪饮,没多久功夫,桌上的酒就被她消灭了一半多。

庄潇潇向来酒量不好,能喝这些已经勉强。

醉意来得痛快,没过多久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连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胃里的酒精开始发挥作用,火辣辣地灼烧感萦绕在心口。

近乎自残式的喝法,居然真的给她带来了一种解脱的快感。

“爽!”庄潇潇歪坐在酒吧的椅子上,红扑扑的脸蛋上带着娇憨的醉意。

她已经醉了,可仍然意犹未尽,伸手去够桌上的酒瓶,手腕却忽然被一人牢牢握住。

谁?庄潇潇醉眼朦胧地抬起头,这才发现酒桌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男子。

这人……看上去有些眼熟啊。

庄潇潇眯着眼努力地辨认着来人,认出来人后她嘿嘿地笑开了:“陈奕哥哥,你怎么在这?”

陈奕站在酒桌前,一只手还钳在庄潇潇的手腕上,看上去没什么表情:“潇潇,我奉伯母之命带你回家。”

陈奕是庄潇潇从小玩到大的邻家哥哥,他比庄潇潇大四岁,总是格外护着她,和庄潇潇是青梅竹马。而陈奕口中的“伯母”,自然就是庄潇潇的母亲陶文心。

“回家?我的家在哪?”喝醉的庄潇潇眼神里带着困惑。

“庄家。”陈奕道。

没想到听到这两个字的庄潇潇反应激烈,她“蹭”的从椅子上弹起来,甩开陈奕的手:“我不要回去!那里才不是我的家!我死也不要回去!”

庄潇潇醉得歪斜,脚下重心不稳,走了没两步就要倒下去,好在一旁的陈奕出手及时,双臂轻轻托住她,将她圈入自己怀中。

“潇潇,你喝醉了。”陈奕抿着薄唇,酒吧昏暗的光线从屋顶泄下,衬托出他面部流畅坚毅的线条——标准的美男子。

“我没喝醉!我不想回家!”庄潇潇借着醉意冲陈奕大声嚷着。

她几乎要哭出来,陈奕看得心中一紧:“潇潇……”

这个让陈奕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小姑娘,现在喝醉了正在他怀里闹脾气。

两人暧昧的肌肤之亲让陈奕刹那间有了些冲动,他的喉结明显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深深吞了口口水。

这小丫头……

“陈奕哥哥,我不想回家……”小丫头眼泪汪汪,将头埋进陈奕宽阔的胸膛撒着娇,那柔软躯体的触感更是让陈奕心中起火。

“好,好。不回庄家。“陈奕半哄半就道,安抚了好一会儿,怀里的小姑娘才渐渐平复下来。

“陈奕哥哥……”庄潇潇昏昏欲睡,是酒劲太上头,她连意识都模糊了。

“嗯。”陈奕没多话,只是双手向庄潇潇腰后一撑,轻而易举地就把她给拦腰抱了起来。

他表面看似平静,内心的情绪却波涛汹涌,绵软的心上人就这么被自己抱在怀里,她还喝了酒,呼出来的气都带着一股醉人的香甜,陈奕闻着闻着,觉得自己也快醉了。

庄潇潇没有再抵抗,她实在是困了,就这么蜷在陈奕的怀里睡着了。

陈奕抱着庄潇潇大步朝外面走去:“潇潇……我等这一天已经许久了,这次我绝不会再放跑你。”

                           

原创文章,作者:华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