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王爷是个恋爱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容祈,萧圆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宠妻无度:王爷是个恋爱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桃梦舟

简介:大邺摄政公主萧荧惑咬牙放弃了指点江山的威风生活,换了全大魏最苦哈哈的伯爵府幼女的身份,一心想要倾覆大魏,扩大版图。不巧,努力干事业的途中,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盯上了。萧圆圆挑拨他离间;萧圆圆放火他递油;萧圆圆杀人他拔刀;大有一副夫唱妇随的架势。忍无可忍!萧圆圆:容祈,你到底所为何来?容祈:这锦绣万里河山,不过一场浮云,我所谋,不过一个你而已。

角色:容祈,萧圆圆

宠妻无度:王爷是个恋爱脑

《宠妻无度:王爷是个恋爱脑》第1章 初见免费阅读

魏都今年的冬天来得过早,才刚入十一月,就落了一场大雪,化雪的时候,天气异常的冷。

上清观一处偏僻院落。

院子里的少女,身着烟灰色的单薄道袍,踮着脚折梅,刚一松手,就被树枝反弹之力,落了一身的雪。

少女凝眉,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抖了抖落在身上的雪,重新踮脚去够梅花……

身后飞来一剑,不偏不倚正好划在梅树的主枝干上,长势极好的一棵梅花,摇摇摆摆之下倒在了茫茫白雪之中。

少女转身,面上显出几分怒意。

男子站在院门外,接过飞回的长剑,歪头轻笑:“不必客气,举手之劳。”

举止潇洒,笑容灿烂,看上去可好接触了。

看她的样子像是要谢他吗?这个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难道看不出来她这颗梅树很是珍贵吗?

“你是什么人?”少女疾言厉色,被冻得红扑扑地脸上都是提防。

院门外的男子单手负剑,立在那银装素裹之间便是这山川最好的风景。

她忍不住看得更仔细些,这人生的剑眉星目,五官极其考究,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模样,未曾叫人有丝毫不喜。浑身给人一种慵懒地气息,仿若觉得他便该是这般谪仙样的人物,不对这世间万物生出丝毫兴趣。

约莫是天气的缘故,男子身上披着一件貂皮大氅,隐约只能瞧见内里穿着是件玄色的锦衣,叫她好生可惜。明明长着一副好相貌,偏偏喜欢那种沉闷的颜色。

男子将她一丝一毫地变化都收入眼底,不自觉地笑了笑:“小道姑,这么大火气可不好。”

她还是这个样子,对于这张脸喜欢的紧,自小就在道观受苦,偏偏还养成一个看脸的爱好,不知道说她豁达好,还是应该说她心大!

她听见这男子说话先是惊艳,而后便黑沉着脸,长得好有什么用,可惜长了张嘴!

他才是道姑!他全家都是道姑!

“我火气大?你平白把我的梅树给砍了,还说我是道姑!”

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这么长时间的经书都白读了,怎么就是沉不住气。

男子无奈一笑,他可真的是一番好意,瞧着她个矮够不到,他才出手的。他虽也不是什么看见个女人柔弱可怜就会伸出援手的好人,但是她自然是要出手的。

“姑娘身着道袍,在下便误会了,在此向姑娘赔罪了。”他态度良好,更甚者还给她作揖了。

“赔钱!”少女冲过去,伸手讨要。

好香!可也不知是哪一种香,竟是有些说不上来的冷意。

她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他步子往前走了两步,想要问的清楚些。

少女退了两步道:“男女授受不亲,阁下自重。”

男子闻言一怔,随后笑了笑,掏出钱袋:“只带了这些,若是不够,你可以遣人去晋王府讨要。”

讨要?她又不是乞丐,讨什么?

随手将钱袋拿过来,她放在手里掂了掂,这钱够她一年的用度了。她那一棵梅树虽然要紧,倒也值不得这么些银子。

从钱袋子里面拿出了一锭银子,随手将钱袋子丢回去。她不是个贪心的,只要了自己该得的,现在她的境况也不是能够随意招惹旁人的时候,还是要安分些的。

“你是晋王府的人?”她随口问了一句,想了想便道:“这里是上清观的内院,不是男子该进来的地方,你快走吧,别被旁人看见了。”

看见了又怎么样?谁还能将他沉塘了不成?

“我叫容祈,姑娘记住了。”他往她身边靠了靠,扬声道。

容祈,大魏晋王。

大魏如今的门阀世家,多少都是从开国以来陪着先皇打江山挣下来的功勋。世家之中,首屈一指的便是晋王府容家。

小姑娘往后退了好几步,直直对着他呵责:“谁稀得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快退出去。毁了我的树也就罢了,可别再给我添麻烦了。”

她倒是一如既往地……谨慎。

瞧着她转身离开的身影,步伐急促,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容祈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轻笑着抛到她院中的另一棵梅树上挂着:萧圆圆,你可得好好地。

“爷,宫中急召。”容祈的身后忽然出现个灰衣男子,匆匆禀报。

容祈不慌不忙,负手而立:“她在这里几年了?”

灰衣男子看了看院落,低头回道:“圣旨下,约莫十年有余。”

十多年,那一家子人都没有关心过这个人,不管她是否活着,活得如何。

灰衣男子不解,他也不知自家爷怎么就认识这么个人,分明也从未有什么交集,虽说身份还算过得去,可惜命差了点,与自家爷比起来可是天壤之别,怎么就叫他家爷上心了。

“母亲那边可好了?”容祈轻声问道。

灰衣男子回话:“娘娘已回了马车,问了您的行踪。”

容祈这才迈步离开小院。

马车悠悠地走着,车内一位美貌妇人,手中拿着经书,轻声问:“祈儿这是被山中精怪绊住了手脚?”

“只是随意逛了逛。”容祈斜靠着马车,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妇人温柔地笑着,看着容祈的眼神中也多半是打趣意味:“你本不是个信神佛的人,近几年倒是越发对此道上心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容祈也不说话,他母亲是个七窍玲珑心的人,什么都是瞒不过的,也就省下欺瞒的这份心了。

老晋王妃信手将经书丢在一旁,说道:“宫中来人宣你入宫,说陛下病了,此刻还晕倒了。御医没了法子,太子便叫司天监瞧了,司天监回禀说是陛下贬谪贵女多年,违背天意,这才得了反噬,你倒是可以从中谋取一二。”

容祈抬眼,狐狸眼中透着几分邪笑:“母亲倒是什么都清楚。”

“我自然无所不知。”老晋王妃得意地笑着。

容祈不想和自己的老母亲多费口舌,她以前是做土匪的,嘴皮子利索着呢!

——

作者有话说:

阔别数月,我又开始写文啦~~~还有记得我的小可爱吗?

                           

原创文章,作者:桃梦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