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王妃:腹黑王爷太撩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阿璇姐姐,白胜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王妃:腹黑王爷太撩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玄凌夏江

简介:“这位大哥听说你不是很行,要不要和我来一场没有结果的婚约,事成之后红包礼金对半分,你看怎么样?”“好啊。”某位男子露出纯良笑脸。三年后。“你不是说你不行吗!?怎么还搞出人命了!给我解释清楚!”某女扶着肚子破口大骂。“道听途说不可信,本王可从来没有说过不行哦,况且行不行,爱妃不是早就知道了。”某个大尾巴狼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今天王府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呢。

角色:阿璇姐姐,白胜雪

团宠王妃:腹黑王爷太撩人

《团宠王妃:腹黑王爷太撩人》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意识骤然回复,和上次的梦境一样,她又再次感受到了被水包裹临近窒息的感觉,与自己平时玩无装备潜水时的感觉十分相似,不同的是她的身体现在动弹不得,眼皮也好像有些千斤重一般。

虽然自己命不久矣,但要是死在自己最喜欢的运动上还是很不甘心啊,想到这一点后,水中的人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咳咳——”挣扎中身下突然可以摸到实地,她一个用力撑了起来,发现自己竟然是坐在一个木质浴桶中,桶中的水不过堪堪过肩而已。

谁会相信多年的潜泳健将,人称浪里小白龙的公冶璇,竟然差点在一个小木桶里翻车了。

公冶璇不由地有些无语,但又实在是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浴桶里,只能观察下周围的环境,确认自己的所在位置,以及现在的具体情况,结果刚一低头……

“啊——!我前凸后翘、细腿蜂腰的完美身材跑哪去了!这可是老娘花了大价钱请国际知名形体大师,费尽心思,花了大把时间精力专门调整出来的完美身材啊!”公冶璇欲哭无泪的抱住宛如干瘪豆芽的自己。

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中了诅咒还会导致身材变样。

“小姐怎么了吗?”可能是她的动静过大,惊动了门外的人,一阵敲门声还伴随着清亮悦耳的女声轻轻问道。

公冶璇骤然有些慌乱,门外的声音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声音,本来光溜溜的出现在陌生的地方已经令她手足无措了,她刚要起身看看情况却不小心踩到自己的头发,整个人重重的摔回水中,激起大片的水花。

“小姐!你怎么样了?”屋内的动静把屋外的人吓了一跳,没等回答便冲入了房间,径直跑到屏风后的浴桶查看情况。

看着脸色苍白目光却有些呆滞的公冶璇光溜溜的坐在浴桶中,青色衣裙的女子连忙过去将她扶起来“小姐没事吧,秋月这就扶你上来!”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公冶璇呆滞的看着这个明显不是现代装扮的女子把她从水中扶起,又拿着干燥的软布给她擦拭着身体上的水珠,丝毫不在意她光裸的身体,还自顾自的拿起放在一边的衣裙给她穿戴了起来。

眼前的女子手脚很快,一下子就帮她把衣裙穿好了,也没有对她从头至尾一言不发的情况感到意外,公冶璇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违和的感觉,真的是宛如从古画中走出来的女子一般。

“小姐先休息一下吧,秋月先下去安排人整理一下里间再将晚饭送过来。”从女子的自称来看,她的名字应该就是秋月,这个秋月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情况下,依旧有条不紊的安排所有的事务,好像已经是十分习惯于她的不回应一般。

公冶璇坐在软榻上,观察周围的布局,她之前只是单纯怀疑受到了恶作剧,但从自己身材的变化,再到秋月的出现,她已经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直至从‘浴室’出来,她被带到这个房间之后已经确定了。

毕竟没有人会这么大手笔,定制一间古代闺阁小姐的房间来恶作剧,以她的经验来看身下的软塌、身侧的茶几以及屏风后的拔步床,应该是上好的酸枝红木制成的,算上工艺和设计的费用,至少也要到八位数了。

公冶璇起身来到屏风后面,雕工精致的拔步床内摆放着同种花纹款式的梳妆台,她小心翼翼看向铜镜,镜中的少女披散着一头半干的及膝长发,身上只穿了一间素白中衣,把那张精致而又熟悉的小脸,称的像是刚刚出水的芙蓉花一般。

她不禁有些懵圈,镜中人分明是自己十几岁时的模样,可她现在已经二十八岁了,身体怎么可能停留在十几岁,而且她现在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练习过古武的痕迹,并且身上的肌肉也是十分绵软。

『难道是重生?不!应该是穿越,否则怎么可能长着同一张脸。』

她连忙背过身,纤细的后颈肤白如玉,没有半点瑕疵,她连忙伸出手用力擦拭,把脖子那块皮肤揉搓到发红也没有其他变化。

公冶璇直接坐到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心中百转千回,脸上却没不显,一时间心神不定,顺势将手放在梳妆台上。

咔嚓——

实木制成的梳妆台竟被她无意中掰下一块, 公冶璇盯着手中被掰下来的雕花木块,心中浮现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她小心翼翼的朝着梳妆台伸出魔手,轻轻一掰,梳妆台上又出现一个差不多的缺口……

这个身体明明看上去那么纤细瘦弱,浑身上下都是软绵绵的肌肉,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发现这个情况的她简直目瞪口呆,立马闭目冥想,她自小深受诅咒影响,天生有一种异能,只要知道一个人的名字或者长相,通过接触便可以预测到一些基本情况,不过只会得到几个关键词语,而后她受人影响学了一些卜卦掐算,虽然不算精通,但得出的结果会更加精准一些。

【公冶璇、二十八、十四生、印记】

得出的信息意料之中的少,一般医者不自医,这个也是一样,按照得出的信息应该是现在的“她”也叫公冶璇,今年十四岁,她应该是因为诅咒发作导致魂穿到她身上了。

但是这诡异的力气到底是哪里来的啊!

“你们小姐在房间里吗?”此时屋外传出询问的声音,听着是女子的声音。

公冶璇立马丢下手上的木块,坐回到了屏风前的软榻上,一听到门外女子的声音她竟反射性的起了厌恶的心情,脑海中也逐渐开始浮现一些相关的讨厌回忆。

“小姐刚沐浴完怕是不好见客,云小姐还是晚些时候再过来吧。”秋月赶忙拦着想要往里走的女子连忙答道。

啪——!

“什么云小姐,我家小姐可是这个家名正言顺的四小姐,要是再让我听到什么云小姐,什么客人的,可就不止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刚刚询问的女子并未开口,便听到另一道尖锐女声,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

“你……”

“让她们进来吧。”秋月刚想反驳,却被公冶璇的声音打断,只能暂时作罢。

得了她的话,眼前的女子更加趾高气扬地,犹如斗胜了的公鸡一般,推开了前面挡路的秋月,带着自家小姐推门而入。

“阿璇姐姐。”进门的女子婉婉有仪,虽不是什么天姿国色,但也说得上是花容月貌的,但此时脸色略微苍白,神情也有些古怪,身子异常的纤细,发尾也有些微微泛黄,看上去俨然一副营养不良的感觉。

秋月也连忙跟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件月白色的云锦披肩,给软榻上的人披上,月白色与她肤白胜雪的肌肤交相辉映,犹如无瑕的美玉经最上乘的匠人精心雕琢出来的九天仙女一般,与她相比周围的人简直相形见拙,等而下之了。

“璇小姐,作为一个寄人篱下的‘客人’,见了家里的正头小姐竟然不行礼,怎么这么不知礼数,不过也不稀奇,毕竟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下人,一个下人都不把我们小姐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主子呢。”

公冶璇还不作声,那小姐还未说什么,她身旁的丫鬟却像是被气得不轻,直接阴阳怪气起来。

仔细一看那丫鬟身上虽然穿的是府中的丫鬟服,用的却是上好织锦缎,与一旁的公冶云竟是同一种面料,面色红润,脸上还有现下流行的胭脂,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小姐呢。

软榻上的人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只是伸出一只纤细柔荑,将站在一旁等待吩咐的秋月拉到身边,小心轻抚着那通红的半边脸问道:“疼吗?”

“秋月不疼的,小姐不用担心。”秋月有些受宠若惊,心下却一暖。

“听闻前段时间大少爷托人带回几匹上好云锦,都给了夫人,这应该是批布料制成的吧。”那丫鬟看公冶璇披在身上的云锦披肩,眼中露出垂涎的光彩。

“这么好的料子竟被一个又呆又木的傻子穿,简直是糟践了,我看也就我家小姐可以衬的起这么好的料子了。”那丫鬟口中说是要给自家小姐,眼里却紧盯着那件披肩,摆出一副想要占为己有的表情。

不等公冶璇有所回应,她便冲上前,想要将披肩夺走。

“秋霜!”身旁的公冶云意识到她的意图连忙上去想要拉住她,却被一把甩开。

“小姐!”秋月还没有来得及冲上前挡住,秋霜的手却被公冶璇一把抓住压制,直接在软榻上,整个人无法动弹。

“人话是听得懂,但狗跑到人家家里乱吠,你说人能听得懂吗?”公冶璇淡淡道,显然是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蠢木头你疯了吗!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秋霜也没有想到向来老实迟钝的人竟然会反抗了,而且看上去纤细的像个干瘪豆芽的人,力气居然大到可以把她压制住。

“不放过我?我倒是好奇你个下人要怎么个不放过法。”公冶璇也是服了,被人制住竟然不求饶,还朝她放狠话,要是在外面这种人早就被打的妈都认不得了。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玄凌夏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