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逆袭:王爷走开,我忙着修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丑女逆袭:王爷走开,我忙着修仙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大溪

简介:无端境唯一一个筑基期大师姐林晓云,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又坐拥无数上古典籍,可惜,看了都白看,因为天地间已经没有足够的灵力了。意外转生到林府不受宠的嫡小姐身上,却发现这个世界灵气四溢,筑基?金丹?元婴?通通不在话下。谁说修仙者断情绝欲?她偏要做已婚修仙者~三王爷:七弟媳会医术。四王爷:七弟媳会武功。五公主:七弟媳会易容。七弟:都不对,宝珠会的,是仙术。

角色:

丑女逆袭:王爷走开,我忙着修仙

《丑女逆袭:王爷走开,我忙着修仙》第1章 机缘免费阅读

“长姐,我的风筝卡在树上了,你能不能爬上去给我摘下来?”这是谁……眼前的场景好像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眼前的小女孩看起来不过四五岁,正奶声奶气的要她帮忙去摘一个风筝。

她抬头看了看那棵树,好高,她好害怕,她也不过才七岁。

不过妹妹要,那自己就一定能做到。这样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爬上了树。

正要去摸那风筝,突然感觉到一块小石头砸到了身上,好痛……

宝珠低头去看,发现是妹妹正拿着石头砸自己,她不由的喊道“好痛,好痛,袅袅不要再扔了,为什么要扔姐姐啊,姐姐给你摘风筝。”

树下的林袅袅听了宝珠的话,手上没停,还是不停的砸着石头,嘴里还说着“葡萄说长姐你比我长得好看,那我想,你要是摔死了,是不是我就是林府顶顶好看的嫡女了?”

好害怕,石头砸到身上好疼,宝珠忍不住哭了起来,恳求道“袅袅,你是林府顶顶好看的嫡女,不要再砸姐姐了,姐姐真的要掉下去了……”

林袅袅听若不闻,依旧一块接一块的石头砸着,终于,有一块石头砸到了她的手指上,她吃痛松开了手,从树上掉了下来——

场景猛地变黑,林宝珠喘着气从梦中醒来。她右手缓缓的摸上胸口,怎么又是这个梦……

自从半年前从师兄那得到一块阴阳双鱼佩后,宝珠几乎每夜都会做一场噩梦。这个从树上摔下的梦她做了近十次,她甚至知道梦里的她摔下来后,虽没死成,却被树枝划伤了脸,落下了一条两指长的疤痕。

梦里她也叫林宝珠,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普通后宅女子,没有灵力,不再是师门的大师姐,也不再是这末法时期灵力稀薄的无端境中唯一的筑基期修者。

梦里的她吃着她同父异母妹妹们的剩饭,跟丫鬟在下着雨的夜里缩在角落躲避屋顶漏下的水,庶妹房里穿脏的衣服也都是丢到她的院里让她清洗。

甚至还有一次梦里从小陪她长大的贴身的丫鬟为了护着她,被二妹妹陷害,活活杖毙在她眼前。

从此,所有反抗的心思都熄了,她只剩下一个相依为命的丫鬟,不能再失去了。

于是,本应是锦衣玉食的嫡女愣是被磋磨的皮肤黝黑粗糙、脸上蜡黄、右脸爬着两指长的疤痕,整个人干干瘦瘦,可惜了那与宝珠自己一般无二的漂亮五官,在粗糙长痘的皮肤衬托下,也形容枯蒿。京城第一丑女的名号,就这样叫起来了。

宝珠看的生气,她气这个与她同名、长相一样的“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恨其不争哀其不幸。

作为无端境唯一一个筑基期大师姐,她行侠仗义帮了无数人,却偏偏帮不了这一个。

无端境。

万千世界中的一个,全民修仙,上万年来已经出了数不清的大圆满者飞升。飞升的大圆满者越多,想修仙的人就越多,人越多,灵气吸收的也就越多。

然而灵力并不是可以无限汲取的可再生能源,灵力是有限的。

到了林宝珠这一代之时,天地间的灵气已经稀薄的可怜了。大部分人已经把修仙、飞升、大圆满当做一个古老的传说了,大家都开始老老实实的种田养猪,踏实的度过自己普通而又短暂的人生。以至于整个无端境只剩下一个门派飞羽派,全境万年来传承的所有古法典籍几乎都存在飞羽派的书阁。

这些失传的绝妙功法就像垃圾一样堆满了整个书阁无人问津,不因别的,只因天地灵气不足,看了也是白看,无法修习。而林宝珠不同,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就连那些灵力不够使不出来的上古典籍她也都看了个遍,牢牢的记在了脑子里。

……

这日宝珠依旧在书阁翻阅那些无人问津的上古秘法,刚翻完一本医修传承的典籍,觉得有些困,想小憩一会,谁曾想刚入睡,就被一阵哭声吵醒了。

“呜呜呜小姐,你快醒醒呀小姐,再不醒,奴婢也跟着您去了算了……”聒噪的哭声不停的钻入宝珠耳朵中,她有些不悦的想这是哪位小师妹在书阁哭个不停,明明书阁平时都没人来的……这样想着,宝珠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褪色对襟小袄,瘦弱不堪的小丫鬟哭肿的如同两个大核桃一般的眼。

看见宝珠睁眼,这小丫鬟才破涕为笑,抹了抹鼻子,高兴的说”醒了,醒了就好,小姐,二小姐她……”小丫头碎碎叨叨的话宝珠没能听完,因为她脑袋里忽一下子涌进来无数的记忆,就像一群蝴蝶骤然振翅般的在脑海里炸开了花。不同的记忆碎片到处散落,她头疼欲裂,又昏了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宝珠以为自己又做了那个双鱼佩带来的噩梦。她看到了那林家大小姐的一生。本是四品文官家的嫡女,生母给她起名宝珠,对她万般宠爱,希望她能做一颗宝珠,光灿明亮。然好景不长,在她四五岁那年生母就过世了,不到半年,父亲就抬了第二任正妻冯氏进门。于是她这个嫡女就由这冯氏养大。

这冯氏进府第二年便给林父生了一对龙凤胎,一男一女都跟生母一样胖乎乎的,颇为讨喜,导致家里的祖母和父亲全都偏心向了那弟弟妹妹,她这前妻生的嫡女,就更加不讨喜了,近年来,连姨娘生的庶弟庶妹,都能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了。

这林府嫡女成长期间受过的苦楚宝珠都已经在梦里看过无数遍了,依旧是感同身受的愤怒、悲伤、无力。

梦中的情景随着林府大小姐的长大变的逐渐清晰,最后在眼前凝聚成一副花园里的景象,宝珠惊讶的发现自己不再是旁观者的身份,而是第一视角的林府嫡女了,眼前的正是那个胖乎乎的二妹妹——林袅袅。

“长姐,你这黝黑粗糙的皮肤,与这玉镯也太不配了,这玉镯水头好又透亮,还是跟我比较配。”林袅袅摸着林宝珠的手,缓缓的抚摸着她腕上的镯子。宝珠兴奋异常,想立马掐个诀,给这林宝珠来一套攻击术法,但是她发现自己除了拥有林府嫡女的视角,别的全都不能动,简直就像是一个灵魂装在了这具身体里一般。

“妹妹,求求你了,这个真的不行,这是我娘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家里传承了这么多年,不能在我这丢了。”宝珠听着林府嫡女发出的窝囊至极的声音气坏了,一个长姐竟在恳求自己的妹妹。而就连这低声下气的恳求也没有奏效,林袅袅直接上手明抢了起来,还示意身后的两个大丫鬟压住她。

身体里的林宝珠愤怒的想要突破身体桎梏,她现在就想痛痛快快的在林袅袅圆润白胖的大脸上抽上一巴掌。

许是这个镯子对林府嫡女来说真的意义非凡,她也用尽了力量来抵抗,可平时连饭都吃不饱的她,又怎么是粗壮丫鬟的对手。急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咬牙奋力想要挣脱束缚。

她的丫鬟桂儿见小姐落了下风,也冲上来帮忙,不过被林袅袅扇了一巴掌骂道:“滚到一边去,主子们的事你个丫鬟也敢来插一脚。”

看到贴身丫鬟被打,林大小姐反抗的更是激烈,急红了眼,一口银牙狠狠的咬紧,更加奋力的扭动自己瘦弱的身体,双方争执中,那漂亮剔透的玉镯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成了三段。

世界仿佛被这清脆的碎裂声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愣住了。林大小姐脸上血色尽褪,仿佛还不敢相信现实一般看着地上的碎玉。

丫鬟桂儿是最早反应过来的,她见小姐娘亲最后留下的东西碎了,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想要把碎片捡回来,结果那林袅袅意识到她的目的后,竟用脚狠狠的踩在了她的手腕上,那一脚用足了力气,小丫鬟的手腕当场就发出了骨头的断裂声,但她也没松手,整个身体原地紧紧的缩起来,护住了镯子。林袅袅见镯子碎了,她要几片碎片也没什么用处,狠狠的踢了桂儿一脚,转身走向了失了魂的长姐。

林大小姐还是呆愣在原地没有反应,林袅袅见了觉得自己这个又黑又丑的长姐不过是碎了个镯子就摆一幅死人脸,真是恶心透了。她小声嘀咕了一句“丑八怪你这副样子活着也是浪费我们林府粮食,死了算了。”说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趁着林大小姐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用尽全力一推,把她推进了鲤鱼池。

林宝珠在这林府嫡女身体里看见的最后一幅场景,就是丫鬟桂儿趴在池边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之后她随着这具的身体沉入水底,狠狠的呛了一口水后,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林宝珠大口喘着气,刚刚落水后的失重感、还有呛水之后的窒息感都那么真实,仿佛她亲身经历了一次似的。她正回想着这次的梦怎么真实的可怕,突然发现了一件极为违和的事——天地间的的灵气,突然间满的好像要溢出来了。她只是躺在这什么都没做,就感觉那灵气仿佛一个个长了小手的小人儿,不停的扒着她的皮肤往她的毛孔里钻。她尝试着运行了一轮调息修炼的功法,就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被灵气抚过,舒服的让人想要叫出来。

这个发现让宝珠大为惊喜,她赶紧闭上眼睛一边运行起了阴阳调息诀,一边惊喜的吸收着天地间突然暴增的灵气一边细细的在脑海中回想书阁中的那些上古秘法。按照这样的灵气吸收进度,恐怕修炼到大圆满,也就是几百年的事罢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宝珠的调息,她睁开眼发现竟是林府嫡女的贴身丫鬟桂儿,“你怎么在这?!”宝珠惊讶道。桂儿单手把水桶放到床边的地上,拿了块白巾给她擦脸,“小姐这说的什么话,我不在这伺候小姐又能去哪呢?”

宝珠瞬间充满了不真实感。她怀疑自己难道还没醒,还在身为林府嫡女的那个梦里?但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桂儿在她脸上温柔擦拭的帕子有温热的感觉,门外风吹进来带着泥土的气息,她自己伸手动了动手指,那黑黑瘦瘦皮包骨头的手也随着她的动作弯了弯。

茫然间宝珠突然瞧见了桂儿一直使用的都是左手,她猛的拉过桂儿的手把袖子撸上去,只见她右手手腕以极不自然的姿势下垂着,整个手腕肿胀青紫看起来很是吓人,她二话没说掐了个治疗术的诀,白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了整个伤处,瞬息间桂儿的手臂就恢复如初了。

桂儿见自己家小姐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挥手,自己几乎残了的手臂就长好了,惊讶的张大了嘴。

“小姐……”桂儿刚想询问,宝珠就用一根手指抵住了她的唇。她已经大概明白了,应该是那双鱼佩把自己送到这个已死的林府嫡女身上,而这个世界又充满了灵气,这是天大的机缘。她用了林府嫡女的身体,也是承了这因,她必须还了这果。这毁容夺命之仇,她来替这林府的大小姐报!“桂儿,什么都别问,等可以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之所以冯氏会容忍她一直在宝珠身边伺候,就是因为她不够机灵。但宝珠倒是觉得这样的桂儿很好,虽然不够机灵,但不该问的她也从来不问。

所以桂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姐从锦鲤池里捞出来后就会了仙术,但她觉得这样很好,她们两个再也不怕受伤了,冬天洗衣服冻裂的手也不会再疼了。至于其他的,她就懒得去想了。

“对了,我娘留给我的那镯子的碎片,在你身上吗?”林宝珠突然问道,“在,小姐。”说着桂儿小心翼翼的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那碎成了三段的玉镯,林宝珠看着玉镯叹了口气,把三段碎片放在手心里,双手合十的念了个诀,再松开手,那玉镯就恢复如初了。

桂儿看的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拿起镯子看了又看,宝珠也没说什么,任由她看。

这时院门外传来了并不礼貌的砸门声,还伴着一个婆子的公鸭嗓“大小姐还活着吗?若是还活着,就快到前厅来,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夫人给你相看了三个郎君,让你去挑选挑选。”宝珠冷笑,拿起镯子套在自己皮包骨的手腕上,拉着桂儿的手,轻声说,“走,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喜事。”

                           

原创文章,作者:大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