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奏娘娘,陛下又在偷听您心声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宁朝,宁王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启奏娘娘,陛下又在偷听您心声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格格

简介:穿越成活着杯具,死状具杯的美惨强王爷的最惨王妃,她就想拿休书走剧本苟活保命,却不知美惨强王爷能听见她的心声:【花样美男,宽肩窄腰,身强体妖,想抱、相亲、想生团子!】一开始,美惨强王爷:死女人,竟敢贪图本王美色、肖想本王肉体,奢望本王跟你生孩子,做梦!后来,粘人皇帝:亲爱的,朕年纪不小,生个孩子继承皇位吧!他干活,朕伺候皇后,随你蹂躏……请问:陛下,您脸疼吗?(1v1,双洁,爆笑追妻,抽风互怼!)

角色:宁朝,宁王宁

启奏娘娘,陛下又在偷听您心声啦

《启奏娘娘,陛下又在偷听您心声啦》第1章 穿越开局遭遇王爷美惨强免费阅读

“嗯?”

玉迟欢捂住自己的脑袋,还没适应穿越的震撼。

就被眼前大片的红给刺得眼疼。

到处贴着大红喜字!

红蜡烛,红帐子!

红锦被,红嫁衣!

此时,喜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随即,重重的脚步声传来。

每一步都走出“暴怒中,谁惹谁死”的气势!

玉迟欢抬头看去,然后——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天,好帅的美男!】

【还是原主的新郎!咸鱼,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开局,就送个盛世美颜给我洗眼睛!】

脑中,一道艰涩又冰冷的声音响起。

【宿主,休要多言,拿到休书,走剧情!】

【好吧,好吧!反正原主大喜之日,喜房偷情,是个男人都会扔休书的,这剧情妥妥的没问题!】

说到这里,玉迟欢对原主抱以深深的同情。

她穿的这个原主,是宁朝那个名声最狼藉,死状最凄惨的宁王妃。

据史料记载,原主大喜之日偷情被捉,气得宁王一封休书给她休掉。

被休后,回了娘家,可惜家有后娘,亲爹不爱,继妹不喜,亲兄又不在家。

玉家因她坏了名声,不肯收容,将她赶去庙里。

谁知道庙里进了歹人,将她轮了又轮,轮完之后还将奄奄一息的原主,扒光了扔在大街上供人观赏,最后被疾行的骏马给踏的支离破碎……

真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

玉迟欢摇头叹息,又同情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步伐顿住,用一副惊骇目光看向她帅的惊天动地的美男。

如果说原主是宁朝最杯具的王妃,那这位身穿喜服,在大婚之日,被戴绿帽子的美男,就应该是宁朝最杯具的王爷——宁王宁无缺!

先不说史料上记载他克死五任妻子的壮举,就说他的杯具人生,也是可歌可泣,跌宕起伏。

据记载,原主死后半年,宁王宁无缺骑马摔断了腿;半年后,遭遇火灾,没烧死,却毁了嗓子,坏了脸,毁了容;又过半年,遇刺射中眼睛,成了瞎子;再过半年,中毒,全身溃烂,腐肉横生。

史料上说,他死前生生哀嚎三日之久,痛到抠得床铺木渣纷飞,一双手的指甲全都脱离,才总算咽气……

真真儿是一对你惨我惨大家惨的皇家惨鸳鸯!

*

顿住脚步,惊骇看着玉迟欢的宁无缺,半响,才又走动起来,眼底暗潮涌动,薄唇微动,似是呢喃,又似是询问。

“你说什么?”

玉迟欢眨了眨无辜的眼神:“妾身没说话啊!”

心道:【这杯具王爷不会是被头上的绿帽子给气昏头了吧!我什么时候说话了?】

这次,宁无缺清清楚楚看到,耳边虽然响着玉迟欢的声音,但她的嘴巴根本就没动。

那他听到的那些是她的……心声?

“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宁无缺眼睛紧盯着玉迟欢的嘴巴,目光灼灼,险些要将她嘴巴看起火。

“妾身还是那句话,不曾做过的事情,妾身不认!”原主说过,她借用一下!

说完,嘴巴依旧闭的紧紧。

宁无缺的耳中却响着女子骂声:【瞧这杯具王爷长得人模狗样的,脑子却是个被门缝夹过的。大喜之日喜房偷情?玉迟欢得多蠢,才能做出这样的蠢事。设计之人蠢翻天,这杯具王爷竟也蠢得相信,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副好皮囊,果然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你美貌,就会收回你的脑子。】

宁无缺气得差点伸手掐死玉迟欢,一口一个蠢的,她真不想活了。

但是,他忍了下来。

因为,他得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玉迟欢生死,宁无缺不在乎,一个婚前没见过两面的女人,奉旨成婚,能有什么感情?

更何况,大喜之日还弄出喜房偷情这么一桩丑事,没直接弄死她,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善良。

宁无缺在乎的是他自己的生死。

还有和玉迟欢对话的什么咸鱼系统?

到底是个什么东东?会不会对宁朝不利?

宁无缺一时脑海思绪纷飞。

半响,他冷冷的开口,“既然你口口声声不认,那本王也不能强迫你认下,这事本王定会查清楚,让你认得心服口服!”

一旁装透明人许久的李公公,傻眼:都已经捉奸在床,就差脱衣服办事,还要怎么查清楚?

新王妃难不成是狐狸精投胎,王爷休书都已经写好,过来喜房就是扔休书给新王妃的。

怎么跟新王妃说两句话,就变了口风?

狐狸精转世投胎的玉迟欢,心道:【认个屁,我连奸夫长啥模样都不知道,还想让我认?当我跟你杯具一样脑子进水啊!】

【还有,你个蠢货王爷忽然不扔休书给我,我怎么走剧情啊?】

面上却是感激涕零:“多谢王爷宽宏大量,愿意查清此事,还妾身一个公道!”

他连绿帽子都不计较,这死女人竟还在心中嘲讽他。

还有那个死女人一再提起的走剧情,又是什么鬼东西?

宁无缺怒极,咬牙切齿,面上一片冰霜,冷声:“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就好好的给本王待在房里,一步都不允许踏出房门一步!”气死他了!

说完,拂袖而去,怕再待下去,哪怕他不想死,也会被这个死女人,给气死。

【该死的蠢货,穿越第一天,就将我关禁闭,真不是个东西!】

宁无缺气得眼珠子发红,险些没忍住转头一脚将玉迟欢踹飞。

死女人,又骂他!

【也不知道这蠢货王爷,会不会苛刻虐待我?让下人送什么青菜豆腐,不见半点荤腥的饭菜?或者派个容嬷嬷过来,借教规矩之便,行折磨之实!】

好主意!

险些被气死的宁无缺忽然眼前一亮:对啊,他不能一脚踹飞,但还不能教训教训这胆敢藐视他的死女人?

宁无缺脚下飞快离去,迫不及待琢磨如何实施虐待苛刻计划!

玉迟欢还不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大坑,百无聊赖的托着下巴,看着红烛发呆。

唉!

瞧那蠢货王爷的意思,是不准备扔休书给她了。

那她还怎么走剧情?

此时,那道冰冷艰涩的声音又在她脑海响起。

“宿主,咸鱼系统检测休书剧情走向未能开启,生命值降低5%,希望您尽快开启剧情走向!”

“不是吧!咸鱼,你这也太无情啦,我这刚刚穿越,就降低5%的生命值,你还让不让我活?”玉迟欢气急败坏。

“宿主,咸鱼系统奉劝你一句,想活命走剧情,别废话!求情,一毛钱用没有!”

咸鱼系统冷酷无情,“美容觉时间,咸鱼系统关闭!”

“不是吧!咸鱼……咸鱼……”

回应玉迟欢的是,

——沉默的康桥!

“呸,废物咸鱼,脑残系统!”

玉迟欢气得牙疼,狠狠的拍打喜床,迁怒:“都是狗逼、脑残、混蛋、傻缺、蠢货宁无缺的错,扔张休书,我5%的生命值不就保住了么!”

前世玉迟欢是个短命鬼,十八岁的年纪,花一般的生命就要凋谢。

好在死前得了个咸鱼系统,只要躺平走剧情就能活命。

可是,谁知道这蠢货王爷胡乱篡改历史,第一波剧情就对不上号。

愁死了!

不行,她一定想办法走剧情,拿到休书,保住这条狗命!

                           

原创文章,作者:三格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7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