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少,你老婆又闯祸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陆寻双,柳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戚少,你老婆又闯祸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漫漫亦灿灿

简介:嫁进戚家三年,陆寻双做了三年的软柿子,不卑不亢,任人揉捏。三年后才后知后觉,回过味来家中地位竟然不如一个佣人。离婚!必须离婚!千万小哥任他撩,何必惨死在一棵树上!连夜拟好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谁知!一纸协议被撕成了碎片,犹如鹅毛大雪落在他的脚边,男人搂住他的腰,低声呢喃“老婆。”不仅如此,戚少,一改三年本性,亲自诱妻下塌:“上次小双双说要生个哥哥,我答应了。”哥……哥哥?陆寻双捂脸大哭,这人遭遇了…

角色:陆寻双,柳默

戚少,你老婆又闯祸啦

《戚少,你老婆又闯祸啦》第2章 跟我念嫂,子免费阅读

“陆寻双,姨妈说了,这房间给我做钢琴房!”

她抬起眼,身侧的少女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纱织长裙,五官清秀,偏偏是一副颐指气使的神情。

陆寻双只瞟了一眼,罔若未闻般将散在桌面的笔收在笔筒里。

见她不予理睬,少女声音又拔高了好几度,眼角的揶揄毫不掩饰,“天天画这些垃圾,你凭什么霸占风景最好的房间!”

东西是没办法整理了,吵架陆寻双又提不起兴趣。

柳默是婆婆柳凡雁的侄女,好歹应该称她一声嫂子,张口闭口连名带姓她早习惯了。

能避其锋芒就退避三舍,这是她多年在戚家的准则,可惜啊!可惜!她逆来顺受得不到一个善果。

“陆寻双,你耳朵聋啦!”被陆寻双无视的柳默气得牙痒痒,抓起桌上的画纸狠狠砸在了她脸上。

画纸纷纷落,她耗费半天心血的画被柳默狠狠踩在了脚下。

饶是陆寻双秉着佛系心态,此刻已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她猛地起身,扬手落下,‘啪’的一声,耳根清净了。

火辣辣的疼痛来得猝不及防,柳默捂着脸,整个人都懵了。

“陆寻双,你……你敢打我?!”她错愕的瞪着陆寻双,打小就是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柳默啊,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陆寻双浅浅笑,笑意未达眼底,“我这当嫂子的吧平常也没怎么管束你,今天给你个教训,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也看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是我家,尊你是客,别蹬鼻子上脸!”

此言一出,不止柳默懵了,就是站在门口的佣人也倒吸了口凉气。

戚家太太不是出了名的软柿子?任人揉捏,不卑不吭?

以前柳默来的时候,要什么给什么,凡事她看得上的东西,陆寻双都会拱手相让。就算指着她鼻子骂她不要脸,她也最多一笑置之。

太阳也没从西边起来,这人朝夕间脾气暴涨。

“你!”

柳默气得发抖,不等话说完,陆寻双已笑着截断,“我是你嫂子,跟我念,sao,嫂子。”

“做梦!”

柳默抬起手,想要还给她一记耳光,陆寻双眼疾手快扼住了她手腕。

她压不下,抽不开,气得直跺脚。

“乌烟瘴气,也不怕被人笑话!”柳凡雁闻声而来,声色俱厉的站在门口。

陆寻双兀地甩开了柳默的手,弯腰捡起地上的手稿,还好没有脚印,否则她得掐死柳默才解恨!

“姨妈!”

仿佛看到救世主临世的柳默,跑到柳凡雁身边,挽住她的手泫然欲泣控诉道:“姨妈,她打了我,你看,脸都肿了!”

肿倒是不至于,五指印却隐隐浮现。

“哼——”陆寻双冷哼一声,背对着两人悠悠道:“称呼都不会,小惩大诫而已。”

柳凡雁黑着脸,房间里的气温似下降了好几度,“寻双,柳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对她下手?”

“哦?孩子,孩子就能像个鬼子一样强占别人的东西?”陆寻双拧着秀眉,眼看着截稿日期就要到了,差点毁了稿子,不生气才怪!

“不像话!乡野长大的丫头,连谦让都不懂?”

有柳凡雁为柳默做主,柳默重重颔首,鄙夷的眼神往陆寻双投去。

陆寻双不急不躁,玩味笑道:“您说的没错,我就是村里长大的,可是柳默小姐可是实打实的千金,她不懂谦让我凭什么要懂?”

一句话噎死柳凡雁,柳默气炸了肺,“陆寻双!你太过分了,难怪哥哥不喜欢你!勾引不成恼羞成怒是不是!”

勾引……

哦,陆寻双猛然想起,她在戚家守了三年活寡毫无怨言,只因父亲一句:戚家是你的归属,别给我丢脸。

至于为什么要破罐子破摔给戚少容下药,玷污他清白,正是因为柳默所说的’勾引’。

几天前,二楼的浴池堵塞,她到三楼沐浴。

好死不死被戚少容撞见,那个自持清高的男人,在她仓皇滑倒扑他身上时冷漠说道:别做没用的事,你脱光了对我而言毫无性趣。

他心中有别人,她忍了,在戚家像个外人,她也忍了!转念一想,为什么要忍,她陆寻双生下来又不是受气包!

那一幕被佣人看见,‘勾引’似乎成了证据凿凿的事。

忆起往昔,陆寻双腹中怒火蹭蹭往上冒,笑意不复存在,“我求着他喜欢?你少乌鸦笑猪黑,不知道谁勾引人呢!”

柳默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留学法国认识了个浪漫多情的法国佬,深陷爱河的同时又疯狂追星,都追到国内流量小生的休息室。意气用事的法国男友差点把她捅死,柳家这才慌里慌张的把人接回来。

小小年纪,勾三搭四的本领不小。

“你!”柳默气结,软柿子变成了刺猬头,一句句刺得她面色阵青阵白。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她嗤笑嘲讽,手上却没停下,一沓沓的画稿装进了纸箱里,麻利的用胶带封上。

转而,她敲了敲桌子,“这间房就赏给你了……”

话还没说完,佣人尴尬的站在门口,嗅着一屋子的火药味,鞠了一躬,“太太,少爷找您,在书房等着。”

戚少容找她?

“正好,我这就过去。”她挑了挑眉梢,拧起手包来。

门口伫立着的柳凡雁二人主动让开了一条道,柳默幸灾乐祸的扬起下巴来,“看少容哥怎么把你扫地出门!”

扫地出门,最好不过!

陆寻双睨了她一眼,阔步离去,沿着环形的回廊往前走,尽头就是他的书房。

可笑的是,三年来,他们就这样在一个屋檐下,两两对峙各干各的事,没有交集,没有言语。

一步步靠近,一步步,三年来的心酸,三年的委屈,每一件事像跑马观花浮过的电影片段。

“你找我?”

她推开书房的门,戚少容穿着一尘不染的衬衣,身长玉立站窗前,不知跟谁通话,声色温润。

“呐,这是离婚协议,我签好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离婚吧!”陆寻双抽出文件放在书桌,三天前睡了戚少容,她就没打算风平浪静的过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漫漫亦灿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6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