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宇梁,吴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小说:悬疑

作者:狗卷棘

简介:(请问这是双男主纯爱吗?)——(你怎么骂人!)(好的,请问是盗墓兄弟团吗?)——(是的,你说得对。)本文是,来自读者顾宇梁先生的倒斗平遗憾之旅。[我们都在以一己之力,抚平遗憾。]本文坑多,伏线千里,内含青铜门后终极+长生实验主角没啥本事,就是平平无奇地帅气男子罢了~~

角色:顾宇梁,吴斜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第1章 我与老吴共跳崖免费阅读

“里面会——会不会有只粽子?”

“不可能,没听说过先入殓再雕棺材的,应该是个空棺。”

“……”好吵。顾宇梁按了按抽疼的脑袋,什么粽子空棺的?

顾宇梁想坐起来,“砰”的一下磕到了脑袋。

“嘶……”顾宇梁一手按住头倒吸冷气,另一只手摸了摸身前,在他身前不到半臂的距离就是一块石料质感的……

顾宇梁一惊,急忙又摸了摸自己周围。

“卧槽!这,这怎么这么像棺材?”顾宇梁一惊,但是可能睡太久了,没喝水,他嘀咕的声音非常沙哑。

“老吴,你——你听见什么动——动——动静了吗?我怎么觉得——觉得里面好像有——有!有——东西!这不是空棺!”

外面有人!

顾宇梁一听到声音,就想求救,没想到一只手直接搭在棺材缝隙处,外面的人似乎想往棺材里看。

顾宇梁想也没想,直接抓上那只手!

“卧槽!”

顾宇梁听到棺材外边那人吼了一声,接着,被他抓住的那只手就开始疯狂甩动。

顾宇梁死死地握着他的手,这人力气还挺大的,硬是把石棺的缝隙给推开了。

顾宇梁急忙松手,直接坐了起来。

“卧槽,小哥?!”被顾宇梁抓着那人看到顾宇梁的一瞬间,冒出这么一句。

顾宇梁愣了一下,什么小哥?

还没等顾宇梁缓过劲儿来,那人就一拳头就砸了过来!

顾宇梁条件反射似的单手按住棺材板,一个空翻跳出石棺,躲过一拳,这才抬头看向“偷袭”他的男人。

是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白白净净的,挺书生气的男人,就是有点狼狈,身上带了点血。

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这男人的血。

“张起灵你什么意思啊?”那个男人气愤的开口。

“?”顾宇梁眨了眨眼,下意识指了一下自己,“张起灵?”

顾宇梁嗓子还有点哑,不过说出的话勉强也能听懂意思。

但是,张起灵?什么鬼啊?那不是盗墓笔记里的角色吗?

顾宇梁这才想起自己原先是在店铺里,刚收拾好东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工装裤,黑色连帽衫,连他的黑色背包都还在背上。

顾宇梁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录像设备。

“你怎么会来这儿?从西沙出来你去哪儿了?我还当你……”

“吴斜。”

顾宇梁话一出口,那白白净净书生气的男人果然闭嘴不说话了,顾宇梁这才确定,这人就是吴家小三爷。

“你——你们认识啊?”

顾宇梁听到声音,这才想起他在棺材里醒来的时候,是听到两个人在讲话的。

这人看着比吴斜老成,板寸头,三角眼,鼻梁挺高的,架着副眼镜。

带着个耳环,耳环是个四四方方只有指甲大小的青铜色铃……

卧槽!老痒?!秦岭神树?!

[地标确定,发放奖励。]

[检测到秦岭恐怖能量波动,系统自动解绑!宿主你要坚强,告辞!]

顾宇梁险些没站稳。

系统你别走!!

顾宇梁看着只留下一个空间仓库和一份随机血脉觉醒剂就出逃的系统,独自震惊。

空间仓库里是顾宇梁在地球上的全部家当,他是个塔罗牌占卜师,仓库里放着一些草药,仪式道具,精油,还有他的塔罗牌。

他放在铺子里的蜡烛打火机什么的一样不落,完全是把他的占卜铺子搬空了。

事已至此,顾宇梁又不傻,现在哪还需要解释!这分明是被辣鸡系统带穿越了,不是什么拍摄真人秀!

好家伙!光盗墓笔记就八部了,加上藏海花,沙海,重启,雨村!那么多选择不够你玩的吗?

偏偏选最诡异的没有大张哥的秦岭……

系统,请你停止你的丧背儿行为,你这是显摆自己玩儿的花吗?

我实话和你说了吧,要不是你跑得快,我今天必鲨你祭树!

顾宇梁吐槽完,琢磨了一下,他的身手虽然不能比张起灵,但他也出身武术世家!

所以,这一波只要别胡思乱想,秦岭这颗青铜树就奈何不了他。

还有,吴斜也稳住原著的水平,别胡思乱想。

“他——他怎么——怎么不说话?”老痒磕磕巴巴的问吴斜

顾宇梁差点冷哼出声来,老痒说话不利索,没错,但是眼前这个老痒绝不是真的结巴。

看原著的时候,顾宇梁其实想过凉师爷那一波人可能……

卧槽打住,不能想!

好家伙!处处坑!秦岭是唯一不能立flag的地方,很可能这脑子里一过的念头它直接就是现实了啊!

“张起……”

“我姓顾,顾宇梁。”顾宇梁看了吴斜一眼,但注意力一直放在老痒身上。

“你行,随便你。”有了张秃子的前科,吴斜现在怎么也不相信顾宇梁说的话,认定了他就是张起灵。

何况这丫的身手这么利索,一开口就知道叫他吴斜,死胖子说得对,丫玩儿什么cosplay呢。

老痒似乎想说什么,顾宇梁见他嘴巴一动,就直接开口打断了他。

“吴斜,把这个棺材搬开,下层入口的通道机关在棺床上。”

“你怎么知道?”老痒惊诧的看着顾宇梁,一双眼睛转了转,心说,这人认识吴斜,还知道这里……他到底是谁?顾宇梁?道上也没这号人啊!

但是老痒再好奇也不敢表现出来。

吴斜看了老痒一眼,做出了一副不屑的样子,心道,这世上还有闷油瓶不知道的机关?那可厉害了,这个机关要是活了,说出去得吹100年。

闷油瓶是谁啊?闷油瓶是机关的祖宗!

所以吴斜丝毫没有怀疑顾宇梁的话,他看到顾宇梁在搬棺材,自己也走过去,帮顾宇梁挪棺材。

吴斜把手电筒叼在嘴里,和顾宇梁一起用肩膀顶着棺材,棺材很快被两人挪开,底下的棺床露出一条黑色的缝隙。

“卧槽,”吴斜震惊的看着棺床上那条黑色的缝隙,问道,“还真有!你怎么知道这下面有一条通道?”

顾宇梁心说,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的?三叔就是这么写的,你这让我问谁去?

“走吧。”顾宇梁虽然在心里吐槽,但表面依然不动声色,他和吴斜把棺材合力挪开之后,语气异常平淡的说着。

“不行,这下面肯定很多机关,我们不能下去。”吴斜一听顾宇梁这样说,当场反对。

“下面没,没有机关。”老痒看到吴斜往后退,果然走上前来,说了这么一句。

顾宇梁眯着眼睛看了老痒一眼,抬手拍了拍吴斜的肩膀,说“吴斜,你别下去,我先下去看看。”

“不行!”老痒直接拒绝,后来他发现自己拒绝得太干脆了,又急忙补充了一句,“有——有危险的话,我下去,我先——先下去。”

这时候的吴斜还天真的很,当然,他肯定也没觉得老痒会坑他,所以,丝毫没有意识到老痒已经换了芯子的吴斜,在听到老痒的解释之后,直接拍了拍老痒的肩膀。

“滚你丫的,这就是你丫的跟我说出来旅游的?回去在收拾你,逞什么能耐的,有他在,什么危险难得住他呀?一起下去!”

吴斜一边骂着老痒,一边抬手指了指顾宇梁。

顾宇梁一看就知道吴斜压根没信他的解释,他又不好多说张起灵的事,只能作罢。

“给。”吴斜从背包里翻出一个手电来,自己试了试,电量挺足的,就直接递给顾宇梁。

顾宇梁也没跟他客气,墓室里乌漆麻黑的,他还有点轻微夜盲,说实话,他从石棺里蹦出来这么久了也没看清楚这间墓室的摆设,给他好奇的不行。

顾宇梁接过手电筒,这手电筒是登山战术手电,虽然不及现代狼眼,不过想想现在这个时代,顾宇梁也没有说什么。

能有这么个东西用也不错了,这玩意儿可老贵呢。

顾宇梁打开手电筒,顺着棺床上那条通道往下看去,这是一条笔直向下的楼梯。

顾宇梁没讲话,就直接带头往下走。

虽说是挺惨的,系统直接把顾宇梁带到了秦岭神树,但是,有谁能抵御得了古墓冒险的诱惑呢?

想想三叔那瑰丽又恐怖的环境描写,能自己跟着吴斜一起走一遍,简直是绝妙啊!

再说了,前阵子那青铜树叉子顾宇梁可是见过的,就因为见过,所以顾宇梁更不解这颗秦岭的青铜神树到底长什么样子?

究竟是怎样的结构,竟然还能让吴斜他们顺着爬上去?毕竟那青铜树叉子就算放大了几十倍,它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攀爬的。

顾宇梁刚往楼梯口上走下去,突然记起吴斜在下楼梯的时候提到过,楼梯旁边的墓墙上没有水却很潮湿。

所以顾宇梁回头提醒了一句,“下面很潮湿,注意安全。”

吴斜只看到顾宇梁走在前面,手也没有摸到墙壁,一只脚刚迈下去,就扭过头来告诉他小心……

他娘的,张起灵以前来过秦岭?

顾宇梁当然不知道吴斜在想什么,他还在努力回忆秦岭神树的剧情呢。

“秃了,这可怎么办,只记得猴子和缝纫机了,早知道我提前背一遍啊,现在可怎么办……”顾宇梁一边想着,一边继续不动声色的往楼梯下走。

这条楼梯越往下走,台阶越粗糙。

吴斜用手电照着石道,这里的台阶已经很宽阔了,他追上前面的顾宇梁,说道,“这里的石头这么粗糙,肯定不是有机关的样子,顾……顾宇梁,你刚刚是怎么知道这里没有机关的?你是不是来过这里啊?”

顾宇梁没有理吴斜,要不是顾宇梁清楚,张起灵本身的性格就不太喜欢说话,他一定会觉得是因为吴斜太烦了,所以张起灵才不说话的。

“诶,小……顾宇梁你看这里的石头好像是一种云母石,”吴斜蹲在地上,用手电筒敲了敲地上那些泛着红色细微闪光的石头,开口说道,“这石头好硬啊,是花岗岩?”

“嗯,这里改道了,应该是这里的石质太硬无法继续开凿,所以,修建楼梯的工匠们绕过了这一段石头。”顾宇梁说道。

吴斜点了点头,众所周知,张秃比死胖子还话唠,现在闷油瓶又易容了,身高都有一米八三,可能是鞋子的问题,看着比吴斜高很多,这比能解释,也算正常。

吴斜心里吐槽着,没有再多问什么。

三个人又往下走了几分钟,顾宇梁听到了下方传上来的水流声。

“好大的水声,难不成是下面还有个瀑布?”吴斜挠了挠头,有点疑惑的问道。

“下——下去看看。”老痒开口了,但是他在顾宇梁和吴斜身后,说完这句话之后,老痒也没有想过在吴斜之前下去。

吴斜显然不知道老痒在打什么主意,吴斜只是点了点头,就想要带头往楼下走。

顾宇梁这次没有拦着吴斜,因为他想起石道楼梯底下是什么了。

三个人下到底部,眼前的是一个宽阔的地下河,吴斜想要到河对岸去,他顺着河水走了几步,发现这条地下河太深了。

“水太深了,这个位置已经到膝盖了。”吴斜站在水里,对着岸上的顾宇梁和老痒挥了挥手。

突然,一道水柱冲天而起!

吴斜和老痒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顾宇梁这才小心的拿着背包,假意在背包里摸了摸,趁机从空间里拿出觉醒药剂,赶紧给自己灌了下去。

一瞬间,顾宇梁觉得全身针扎一样的疼,但这疼痛感来的快去的也快,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疼痛感就消失了。

“……”这就好了?

正在顾宇梁纠结觉醒药剂到底觉醒了什么血脉的时候,他听见吴斜骂了句

“这水是烫的!”

“你傻了?还不赶快潜水!一会儿烫熟了!”老痒在岸上喊了一句,直接跳进水里!

吴斜下意识看向顾宇梁,顾宇梁对他打了个手势,也跳进水里。

管他什么血脉,肯定是不能硬刚间歇性热喷泉的血脉!

顾宇梁潜在水里,一边骂系统一边骂三叔。

等游了一阵,顾宇梁猛地一顿,他妈!忘了逆着水游了,这一准要跳瀑布!

大概这就是冥冥之中吴斜命运的力量?

事到如今,顾宇梁也没了办法,与其一会儿被挂在铁链上涮羊肉,不如直接抓住吴斜这个真命男主角,这一波能蹭过去!

“前面声音越来越大了!我估计是个瀑布!快停下!”吴斜冒出水面嚷嚷了一句,就这会儿功夫,他就被水流带出去好几米。

顾宇梁哪管这么多,抓住吴斜的胳膊就往崖边冲。

“卧槽!顾宇梁你干什么!疯了啊?你松开小爷!”吴斜骂骂咧咧的,“你丫找死别带着我!这么高摔……啊啊啊……张起灵我……”

吴斜的声音完全被瀑布的水声淹没了。

顾宇梁没想到的是水流实在太大,一下子把他和吴斜冲的分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狗卷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6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