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医女逆袭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兰心,朱大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二嫁医女逆袭记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红太狼

简介:没人知道什么原因、杨家濒死的少爷,竟从京城带回一漂亮娘子。更另人惊奇的是,那少爷死后,漂亮娘子竟一人独撑起了、风雨飘摇的杨家。忽一日、敌军来偷袭,然后那杨家的漂亮娘子,消失不见。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她生得极美,定是被敌军掳走了;有人说不对、她是被山上的土匪抢走了;还有人说、明明看见她是被一个将军带走了……

角色:兰心,朱大海

二嫁医女逆袭记

《二嫁医女逆袭记》第1章 不速之客免费阅读

边塞重镇 ,晋城。

黄昏的护城河边, 一顶青布小轿、缓缓地跟在一个妇人的身后。妇人着淡绿色窄腰裙衫,背影绰约,纤腰若素。

女子走起路来,娉娉婷婷,虽看不见正面容颜、却也觉得形容甚美。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分明是姑娘的身段,却梳着妇人的发式。

绿衫妇人来到河边,倚着石刻的雕花儿栏杆,轻轻扯掉脸上的面纱,露出白玉般皎好的面容。对着清清凌凌的河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遂微微觉得境况似有不对、左右四顾,眉心微皱,平日里河边总是人来人往,想近这河边多是 不能,不知今日为何如此清静。

抬眼望去,初夏时节的柳枝己着满了新绿,河边有几丛叫不上名字的花朵,开得自在舒展,几只黄色的小鸟在枝间嬉戏玩耍,不时的几声啾啾鸟鸣,一切都让人欣喜。

妇人是城东杨家的少夫人兰心若,三年前从京城嫁到杨家,仅仅过了很短地一段日子,她的夫君便撒手人寰,独留她一人。令人想不到的是,她却是个医术在身的能人、用精湛的医术撑起整个风雨飘摇的杨家。

没人知晓这如花女子,为何会嫁与一个濒临死亡的病秧子。又为何替杨家守活寡,只是见过她秀美容颜的人皆可见,她眉目间锁着浓浓的哀思。

蓝心若纤纤玉手轻敲栏杆,心里数着日子,“快了,夫家的二弟来了消息,这几日就归家。当年她对亡夫承诺是,要照顾杨家直到二弟学艺圆满,归家主事。

如今这承诺己得圆满,介时交还家中一应事物,她也是时候该回京了,父亲的冤屈等着她召雪。虽知自身为一弱女子,前路艰险,不知能否得圆满,但是不做,这一世怕是不得安。

抬手接过飞于空中的一片落叶,喃喃地道:“日子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吧。”

“嘭!嘭!嘭!”

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她飘得远远的思绪,蓝心若转过头来,朝来人的方向看去,是府里的门房:“何事如此慌张。”

急带奔来的人,用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喘着粗气:“少夫人,府里来了一批官兵,说是要在府中居住,管家让您速速归家。”

一连串的疑惑涌上心间。晋城乃边塞重镇,外部蛮夷时来抢掠。是以一直有官兵驻守。可是嫁过来三年,也未曾听闻扰民之事,更不肖说来家里住的事,简直荒唐。

急步跨上了小轿,边走边听刚才的家丁、断断续续地又说了一些,原来说是晋城被鲜卑包围,城里来了一批官兵。

可不知怎地,府衙里既无粮草,也无扎营锱重,衙门里的老爷,便动员了城里的富户们,但凡家中有几重院子的,皆需暂时安置一部分官兵。

杨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因这晋城周围群山连绵,药材丰富,在这晋城里也算数得着的富户,院子大而宽敞,前后大三进,还有两跨院儿,自然是逃不掉的。

只是这晋城好好的,前面还有两个城池才是真正的边关,怎么会有鲜卑族入侵,在医馆里坐诊的时候,也没听什么人提起过晋城陷入危难,难不成边塞真的失守了。

轿夫的脚步也比平日里要快上许多,小跑着向杨府的方向,转眼进了府门前的小巷子,就见老管家已经在府门前、伸长了脖子在往这边看,见轿子回来了,立马弯腰小跑地迎上前来。

”少夫人,您可回来了,这府里都乱成一锅粥了。“

老管家一脸的慌乱,全然没了平日的稳重。太平了一辈子,怎么也没想到临老了,会遇到兵荒马乱的时节,这都是什么事儿呀。

兰心若稳稳地走在前面,没有一丝慌乱,只淡淡地说:“既然晋城里的官府有令,我们照办就是,没有什么可以慌乱的,该来的,慌乱也躲不掉。”

她这一番话,给了老管家一大颗定心丸。他们杨府的这位少夫人,别看年纪轻,那一手针灸的医术可说是出神入化,远近闻名。

管事的本事,一般的男人也只能望其项背。单看现在她还如此镇静,就是寻常的男人也做不到,只要她在,府里就不会有什么事。

说一点也不慌,那也是不可能的,兰心若明白,这一家子人都指望她这个主心股了,她要是慌了,府里的那些个老老小小的女人可如何是好。

下了轿、立于门前,停了几秒种,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才抬脚进府。

纵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府里的情形给惊到了。院子的前厅,回廊,院子里密密匝匝站满了兵士。

只见一个眼似铜玲地黑脸虬须大汉,似铁塔一般,大万金刀地坐于前厅正中。那身量,虽然坐在那里、依然能够感觉一定是高大魁梧,想来那三国时期的张飞便是这般容貌。

大汉见兰心若进得前来,一双充满色欲的牛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若蓝,这目光让若蓝极其的不舒服。

她的容貌她自然知晓,为了少惹事端,平素里不管是医馆坐诊,还是出门在外,皆薄纱蒙面,只一次没戴,便惹了龙虎寨的寨主。

管家看出其中端倪,欲将大汉的视线切断忙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军爷,这是我家少夫人。”

“少夫人,是吧。“大汉哼哼了两声,“快点儿叫你府上的人挪腾出空房,我们这几日便会在这里吃住。”那虬须大汉瞪着眼睛吩咐着,但是眼光始终在兰心若身上逡巡。

蓝心若礼貌一辑道:“敢问这位军爷,平素里遇到这种情况,将士们大多是几人同住一间房?”

’哐当‘一声, 大汉将腰间大刀往一旁几上一放,震得耳朵嗡嗡做响,那方几若不是结实,怕是此时己经塌倒。

“这个倒无甚要求,出门在外,事从权宜,三四个,五六个,只要能住下皆可,有没有床榻都无所谓。”

逞威风而已,蓝心若无视于他桌上厚重的大刀:“那军爷您呢,是否需要一个单独的房间?”

大汉显然听了这话很是高兴,嘴角微微上扬了:“如果有,那是最好。”

“那请军爷稍候,民妇这就去准备,看能否多腾挪出一些房间。”

黑大汉点头:“快一些,我等早就应该用晚饭了。”见兰心若离去的身影快走到门口时,喊了一嗓子:“叫我朱将军。”

兰心若回头颔首,而后转身离去,心道:“还真是个朱将军,野猪的猪。”

后面随即响起几声猥琐的笑声,还有个声音道:“这个小妇人长得可真是貌美如花呀,朱哥你说是不是呀,呵呵呵……”

说话的是那个朱将军身边的小校,惯常的油嘴,这位朱将军名唤朱大海,其实他只是一个偏将,不过他想在美人面前耍耍威风罢了,又不会有人拆穿他。

说话的小校叫刘三喜,跟了朱大海有些时日,知他素来好女色,但是风大将军治军甚是严格。

朱大海也知晓自己能进入风将军的军营,全因他家伯父是其军中偏将,与风将军同生共死的交情。是以在京城里他也只是去些花街柳巷,未曾闹出事情。

只是这妇人的姿色实在出众,不要说在这边塞之地,就是在京城也不多见,朱大海的眼珠子差点没粘到她身上,魂儿都要没了。

两个人相视了看了看,又笑了笑,朱将军又举起大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刘三喜便明白,他这是动了心思。

刘三喜颇有顾虑地摇了摇头,朱大海也摇了摇头,却是志在必得的样子,此时的他色胆己能包天,什么也顾不得了。

再说这晋城说不准就破了,到时候那妇人也必定落入鲜卑人手中,还不若叫他先快活一下。现在军情紧急,料想风将军己分身无术,哪里还管得了他的小事。

且不管兵士这边如何,蓝心若一出门,就被躲在一边的红姨拉了过去,两人快速地走进了二进院,红姨长出了一大口气:“哎呀,吓死我了,我看那个黑脸大汉可不是好人,一直盯着你看,我叫你姨丈在你身边保护你。”

兰心若与红姨道,“红姨这事先放一边,眼下有更要紧的事。”她马上吩咐管家,“管家,快叫所有人都到内院集合,要快。”

这杨府虽然院子面积较大,但是府里的人并不多,大部分宅舍闲置着。杨家老一辈的,只有老夫人在世,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长子杨慎也就是她的夫君,在她嫁进府里十天就过世了;次子杨直外学医,这几日就要归家,还有一个年方十五的小姐杨秀,正议亲待嫁。

院子是大三进的,最里面是老夫人小姐的院子,及贴身丫环的几间房。蓝心若的院子在三进院里另有一个小跨院。

周围的大片地都种上了各种草药,别人家种花种草的地方也被蓝心若种上了各种草药,真真是证明了她家就是开药铺兼开医馆的。

外院一下子来了好些个官兵,这么不寻常的事,府里的人自然也得了消息,心下皆忐忑,不知府上出了什么大事。也都加快了脚步往里院赶,除了老夫人和小姐杨秀。

见人都到齐了,兰心若拿眼光扫视了一下、底下站着的三十多人,神情严肃地开了口:“外院的事儿,大家也都听说了。这些官兵是府衙安排到杨府暂住。不单是咱们府上,晋城其它的府上也有,所以大家不必恐慌,并非是咱们府上出了什么事。待我打听清楚,是何原因,再告知于大家。”

底下的人了然,面上轻松了不少。兰心接着说道:“只是这些人人强马壮,出门迎敌就是兵,但是关起门来也可能是匪,所以从现在开始,所有年轻的丫环,仆妇,一律只准在内院走动,违者家法处置。

不论白日还是夜里,内院的门都要落锁,里面的人有事,敲小角门,我会派人在门外守着,直到他们离开。”

众人会意点头,兰心若转头对红姨说:“红姨,你现在领着二院的丫头们把东西都归置进来,能住在一起的都住在一起,莫要留单。”红姨点头应了,带人离开了。

兰心若又吩咐了管家派人去将药铺,医馆的男丁大部分都调进府里,安排在二进院里。一则保护里院的人,二则这么多人在这会有很多事情,光是生火烧饭的人手就不够。

杨家人少,拢共就三十多下人,厨上的人不过五六个,这个时候去外面寻人来帮忙,怕是给银子也寻不到。

估计药铺,医馆这几日定也没有生意可做,不如调过来,放进二进院里,也放心。再者,兰心若隐隐感觉那个野猪将军不是安生的主儿。

然后再吩咐了厨房里的人,将灶安在外院儿,抓紧生火做饭,暂时停止一应的洒扫,修剪之类暂时不急的活计,都去帮忙做饭,全由厨房的管事刘嬷嬷支配。

待众人都各自领命散了开去,兰心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思量着还有哪些事情漏了,突然想起这么多人吃饭,得向隔壁开酒楼的崔娘子家借些锅具,再问问这个时候的米粮,肉菜哪里还可以买得到。

三进院里,小姑杨秀的房间门口处,丫环红玉看着蓝心若急急的背影渐渐走远,忍不住啐了一口。

心中骂道:‘狐狸精,克死了大少爷不算,仗着貌美,还勾引二少爷,还真以为她是女主人了。

瞧她那神气的样子,反正二少爷这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就让娘撺掇老夫人,将她赶走,然后将自己收房,娘可是老夫人的陪嫁丫环,现在老夫人都听娘的。”

想到这里,心情突然好了,刚才的不快也散了。转身打了帘子回了屋里,见杨秀根本不关心外面的事,正在梳妆镜前插着一支新买的珠钗。

杨秀见红玉进来了,“红玉,你又疯哪儿去了,快过来,帮我插一下,怎么插都不好看。”

红玉见杨秀笨笨的样子,于是心生一计,还是这个小姐比较好哄骗,兰心若不是不让人去前厅吗,我偏要去,看你能怎么样。

                           

原创文章,作者:红太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6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