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炮灰努力逃出反派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诗冉,顾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炮灰努力逃出反派窝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雅雅幽诗

简介:一朝穿书,穿成了个早死的倒霉炮灰李诗冉怒得想撕书而出前世已经英年早逝了,这一世还让她早死?休想!于是努力从反派哥哥家中跑出来没想撞到一个人怀里她抬头一看,瞬间花痴这人长得太好看了!只好看也白搭,他竟也是反派反派加炮灰的组合,死亡速度加倍李诗冉瞬间泪流满面:“我们不适合,把手松开,让我跑吧。”那人冷笑:“休想,反派和炮灰是绝配,死也不分开。”没想最后,反派没死?炮灰也没死?

角色:李诗冉,顾安

穿书炮灰努力逃出反派窝

《穿书炮灰努力逃出反派窝》第1章 穿书免费阅读

浩辰大陆幅员辽阔,其上有吴、陈、洛三国,后来陈国势微,被吴国给吞并了,那片大陆上便只剩下吴国与洛国两强争霸。

版图扩大了的吴国,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国力越发强盛。锦州作为吴国的王都,遍地更是一派是繁华的景象。

宽阔的街道上人群攒动,商铺林立。

李诗冉所坐的马车,在这拥挤的街道上缓慢移动着,她掀起车帘的一角,惊奇看着那热闹的街市,发出一声声惊叹。

此情此景,李诗冉只觉恍若梦中,三天前的晚上,她还躺在两米宽大床上,吹着空调看着一本无聊的小说,叫什么《克妻太子爱上我》。

那本小说的内容如书名,讲的是吴国的太子接连克了几任未婚妻,就是不克女主,最后那吴国太子美人事业双丰收,统一了浩辰大陆。

那书还没看完,见里面那个意图造反的反派妹妹竟与李诗冉同名,而且成了被书中男主克死的未婚妻大军中的一员时,李诗冉心脏病发倒霉地穿书了,成了书中反派的炮灰妹妹。

刚穿越过来时,李诗冉有些懵,不懂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赶上了穿越的潮流。好在穿越过来也不是没有好处,那最大的好处便是她不再是个病恹恹养在福利院的孤儿,她拥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相依为命、贵为吴国吏部尚书的哥哥。

虽然那哥哥是书中最大的反派。

缓了几天后,李诗冉总算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趁着今日天气好,她便兴致勃勃地乘马车出来看看这古代的街市。

街道上有人在卖艺,看热闹的百姓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不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叫好声,欢声雷动,震耳欲聋。

那偌大动静引得李诗冉好奇伸头探出窗外去看,却不知她那美丽的容颜却也引得路上的百姓纷纷驻足朝她望来。

其中便有一位着青衣素袍、面容清秀的书生——顾安,他刚从书铺出来,怀中还捧着几本书,看见李诗冉那张俏脸竟呆愣了一下,出神地站在街道中央。

不料街道尽头飞驰而来几匹骏马,当头那匹白马四蹄生风,转瞬便到顾安面前,顾安躲避不及,眼看就要酿出血腥事故——

马背上的樊玖熙当即夹紧马腹,双手攥住缰绳用力一拉。

马儿被迫扬起前蹄,仰头嘶鸣。

李诗冉闻声看去,便看见了那一幕。

通体纯白,长鬃飘逸的骏马,前蹄凌空,仰头长鸣,背上威风凛凛坐着一位年轻公子。

而那年轻公子容貌之盛,差点看花李诗冉的眼,他桃花粉面,眼如点漆,精致得像个姑娘,好在一双入鬓长眉添了几许英气,让人不至于错认他的性别。

相比于樊玖熙顾盼神飞的风姿,马蹄下的顾安模样可狼狈多了,趁着马蹄扬起未踩踏下来,他赶紧丢开怀中书籍,狼狈地往旁边滚去。

待从地上爬起来,他也顾不上去拍身上的尘土,只怒目瞪着樊玖熙,“樊质子,别欺人太甚!”

“樊质子?”听到这么个不伦不类的称谓,李诗冉不解地呢喃出声。

马车上的婢女——香兰,凑到一头雾水的姑娘耳边,轻声解释道:“那是洛国三王子,前些日子被派来我们吴国做质子。”

李诗冉点头表示知道了,却见香兰幽幽叹息了一声,“姑娘你伤了脑袋,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三王子入吴那一天,许多小姐姑娘风闻他长得好,都悄悄跑去看,姑娘你也拉着我去了,您还夸他貌若潘安风姿卓越呢……”

李诗冉不自在摸着额头上已经结疤的伤口,讪然尬笑,“原来我还见过他呀,我都不记得了。”

她穿书而来,并没有继承这具躯体原来的记忆,幸运的是那个时候这具身体莫名伤了脑袋,她便谎称自己失忆了,把现今言行举止为何与以前迥然不同给找了个合理的借口。

李诗冉笑完,突然想起书里的男二好像是叫什么樊质子樊王子的,而且他还是书中的第二反派,专门与男主对着干,最后回洛国后,还发动了对吴国的战争。

而如今那第二反派正尽职演着他的反派戏码。

只见他手执金鞭,高坐在已经安静下来的马上,斜睨几步外气急败坏的顾安,“我当是谁,原来是顾公子啊。不过,本王就是欺你了,你又能如何?”

话罢,双腿轻夹马腹,驱马向前,把顾安洒落地上的书本踩于马蹄下,更恶劣的是,让马儿蹬跳了几下,把书本踩得残破不堪。

看着顾安被气得脸色铁青,樊玖熙那红润的嘴唇咧出一抹恶意的笑,“你看你根本奈何不了本王,只能站在那里把自己气个半死!”

那顾安瞳孔已经被怒火染成血红,拳头也握着咯吱作响,却忍着没有冲上来。

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实在让樊玖熙瞧不上,他冷嗤一声,“窝囊废!怪不得前陈会灭亡,有你们这样窝囊又贪生怕死的王族子弟,不灭才奇怪了。”

见顾安仍是怒不吭声,樊玖熙不屑再逗弄顾安。“无趣,简直浪费时间,我还不如去打猎呢。”

他往人家脚边吐去一口唾沫后,便领着身后的侍卫,嚣张地绝尘离开。

李诗冉在马车上看着这一出仗势欺人的闹剧皱了皱眉,这樊质子不愧是反派,把反派的王八气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那顾安被人欺辱至此,仍咬牙忍着,也是够能屈能伸的。

李诗冉朝那可怜人瞥去一眼,却见他瞪着血红双眼,死死盯着樊玖熙离去的方向,面上闪过阴狠之色。

李诗冉心中一凛,这顾安看来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稀奇的是,那抹异样的神色只短暂地在顾安面上停留一息,便飞快逝去,转而替换上一副委屈的面貌,可怜巴巴去捡那被马蹄踩进尘土里的书册。

那神色转换之快令李诗冉十分叹服。

香兰随着自家姑娘的视线一起看去,在旁边叹道:“顾公子太可怜了,也不知他怎么惹上了樊质子,这些日子听说一直被樊质子欺负呢。”

想起自家姑娘失忆了,可能未必能想起这顾公子是何人,香兰赶紧细细说明。

“这顾公子是陈国王室的什么郡王的儿子,我们吴国吞并陈国后,上一任吴王心胸宽广,没有把陈国的王族赶尽杀绝,让他们一些无足轻重的旁支子弟活了下来,那顾公子就是其中之一。”

陈国……

听到这个名字,李诗冉想起书中的一些内容,不由皱眉,放下车帘不再看。

“走吧,再不出城去道观上香该晚了。”

                           

原创文章,作者:雅雅幽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bjmc.com/66429.html